今日(6月15日)是反送中運動中首位犧牲者梁凌杰的忌日,傍晚開始已有大批市民身穿黑衣手持白花,無視警方限聚令警告,在金鐘排起長長的人龍,悼念梁凌杰。

傍晚7時,金鐘太古城二期外的一棵樹下,已堆滿了黃色白色的鮮花,樹幹上掛著梁的照片。趕來悼念的市民,已排到太古城一期門外。

警方在現場戒備,並不停播放「限聚令」錄音,但排隊的市民越來越多。8時許,排隊的市民要「打蛇餅」。

入夜,一名黑衣市民手持今日的蘋果日報獨自站在太古廣場內,遭十多名機動部隊成員截停搜查。

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羅子維,以個人身份接受本報記者獨家訪問時表示,當局對市民的悼念活動越來越收緊,今年可以容許我們擺放鮮花,但明年很可能繼續收緊。「政府越打壓,香港人只會用更加強烈的方式紀念梁先生,他說,「不要忘記每一位烈士的犧牲,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因為梁凌杰的犧牲所感染,激發起上街的念頭。」

另一名不願意上鏡的市民鄭先生接受本報記者訪問表示,今年比去年在法例上有很大程度的收緊,他被告知不能停留在天橋,「警方說收到指令,怕有人站在那裏會引起更多人聚集。這太荒謬了。」

去年商場並沒有警方駐守,但今年警方進入商場又搜查市民,「擺到明是威嚇。他們不想人們有反抗意識,也不想讓人看到市民有反抗意識。」他表示很明顯控制疫情只是藉口。

他又說香港人有不同形式的反抗,就算壓制,大家只會積累越來越不滿和憤怒。香港越來越像大陸,完全沒有所謂的一國兩制了。「越打壓說明這個政權的失民心。」他希望香港人要眼光放遠一些,歷史上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反對獨裁,爭取自由,都是經過了漫長的過程。「這是必經階段,毋需因一時而灰心喪氣。香港對比其它國家來說,不是什麼都做不了。不要被紅線嚇倒,他們就是想要你們自我審查,製造驚恐效果。」他呼籲香港人在這段時間裝備自己,宣傳民主自由的價值理念,不能忽視這些長遠的工作。

在2019年6月16日的「譴責鎮壓,撤回惡法」200萬+1大遊行前夕,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高位掛上標語橫額示威,提出撤回而非暫緩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釋放612警民衝突被捕人士,以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引咎辭職等訴求,後於當晚從高處墮下身亡,成為反送中運動中的首名死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