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晚上大約十時,一位市民陳先生在金鐘太古廣場與高等法院間一條通道旁的花槽上,放了一行白色燈箱。大約數分鐘後,有數名警員到場,向陳先生發出警告。表示為免引起人群聚集,要求陳先生把燈箱收起,否則會進行票控及沒收燈箱。大約擾攘十分鐘,陳先生無奈地把燈箱逐一收起。

陳先生向本報記者表示,記得一年前同樣有燈箱放在這個地方,他說,「這些燈箱代表著埋葬在沙嶺公墓的手足,但今天我是來悼念烈士梁凌杰先生逝世兩週年,想不到警方竟然連這小小擺設也不能包容。」

晚上11時20分,有市民把一個個白色燈箱排在祭壇旁邊。大約數分鐘後,有十多名警員到場。手腳並用,將所有燈箱堆到祭壇處。@

晚上11時20分,有市民把一個個白色燈箱排在祭壇旁邊。(麥碧/大紀元)
晚上11時20分,有市民把一個個白色燈箱排在祭壇旁邊。(麥碧/大紀元)

燈箱被警員手腳並用堆到金鐘祭壇下。(麥碧/大紀元)
燈箱被警員手腳並用堆到金鐘祭壇下。(麥碧/大紀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