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發起反送中運動,阻止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港府以暴力鎮壓,一年後,中共在港強推國安法,使得香港移民海外人數創新高,其中四成移民台灣。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表示,越來越多香港移民選擇成為「新台灣人」,與台灣人共享自由、民主、法治的價值。

曾在台灣大學讀大學和研究所的桑普,在去年中共在港實施國安法前夕,為了貫徹他的言論自由,選擇移居台灣,他曾經說過,「2020年的香港,等於1949年的中國」,知識份子必定要二擇一,他選擇移居自由民主的台灣,盼望在新故鄉成立一個港人的「同鄉會」。一年過去了,他的成果如何呢?612前夕,《大紀元》專訪桑普,暢談他的心路歷程。

「我一步一腳印地踏出去,去尋訪他們的生活。」桑普說,目前加入協會的「台港之友」,人數大約有數百人,絕大多數是近10年來移居到台灣的新移民,他們已經拿到台灣的護照和身份證,有些開餐廳、美容店、書店、經營其它事業,遍佈台北、新北、桃園、台中、高雄、台南、宜蘭、花蓮等多個縣市。

桑普表示,透過「台灣香港協會」的成立,相互串連,彼此為對方加油打氣,在中秋節、冬至舉辦活動,「這些勤懇工作的港裔台灣人,他們都是崇尚自由、民主、法治價值的。」「如果沒有任何價值含量的協會,是沒有意義的。」

「台灣香港協會」除了連結彼此,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成立宗旨,就是「對台灣歷史的理解」,協會成立以來,曾經舉辦到中南部與年輕農民交流、參觀鄭南榕紀念館、走訪司馬庫斯原住民部落、體驗原鄉文化、與緬甸新住民互動交流、分享鄉愁以及跨文化的故事。

今年5月,協會舉辦了《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兩部電影放映會,桑普說,周五上午300人場地的電影院,幾乎坐滿了人,讓他感受到,「很多新來到台灣的香港人,他們對於香港所發生的這場運動,並沒有喪失掉他們的期盼。」

同鄉會獲啟發傳遞價值 抵禦中共分化滲透

桑普談到,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前,他就有成立協會的想法,源自於台灣民主發展軌跡中,身在美國的台灣人成立了「台灣同鄉會」所起到的作用,「這是一個可以長期深耕細作的組織」,於是他毅然決然結束香港的法律、評論工作。來到台灣這一年,要兼顧法律事業、評論事業,還要經營協會,生活非常忙碌、充實。他坦言,自己花最多時間的就是經營協會。

「同鄉會的概念,就是我們協會的定位。」桑普補充,這個「同鄉會」,不只是基於互助的考慮,也不單是同鄉情誼的交流,而是基於一種普世價值的追求,唯有基於價值的結合,才能抵禦中共黑手的滲透。

「在反送中運動後,離開香港到世界各地的人非常多,中共早晚都會伸手到海外,去干擾移居海外的香港人,其中包括香港移民、在台港生、在台港人,他們的比例相當的高,而且越來越多。我發現缺乏一個真正的互助網,而這互助網是抵抗中共暴政的重要形式。」桑普說。

去年一年,香港移民潮創新高,一些香港的抗爭者,用不同的方式延續這場運動,桑普則從同鄉會、政策倡議、構築社會安全網等方向努力,他說,未來還會推出駕車、報稅、免費法律諮詢等課程。

港人良心小店遍全台 疫情期間發起幫助醫護

幫助移居到台灣的香港人落地生根,台灣香港協會不定時翻新推出分佈全台的「小店地圖」,桑普說,「每一家店我們都訪尋過,不是依賴網絡上的資訊,而是一步一腳印去感受,去聽他們的故事。」疫情過後,還會推出「在台港人市集」、「港人良心小店」等活動。

桑普舉例,前一陣子由港人開設的「九月茶餐廳」,聽到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醫護要加班,外頭餐廳都關門了,沒東西吃,就自願煮了很多菜、飯盒,捐贈給醫護人員,讓人感到香港人和台灣人站在一起,共同面對疫情。

記者也訪問到「九月茶餐廳」的老闆成三灝(Andy),他客氣地說,台灣政府這段時間真的幫香港人不少忙,這個時候更需要香港人走出來,報答台灣,「不要讓人覺得香港人自私,甚麼也不做,而且不是只有我在幫,很多台灣餐廳也一起加入。」

感念台灣政府和民間:講得少但幫得多

針對有輿論批評,台灣政府並沒有積極幫助香港人,桑普認為,這樣的批評並不客觀,可能有個別案例幫得不夠,或緊急個案沒幫上這是有,但在他眼裏,台灣政府、菁英和民間團體,過去兩年來持續幫助香港人,「台灣政府是低調地、有效率地做到救助個案」。

「如果拿來跟五眼聯盟中的四眼,加拿大、美國、澳洲、英國相比,他們的政府會大剌剌地講更多,做得少,但實際上,台灣是講得少,幫得多。這一點我是感念的。」桑普說。

「還有很多台灣人,他們會主動地去光顧港人開的良心小店。」桑普認為,透過這些接觸,台灣人慢慢發現,新一批移居到台灣的香港人,正在改變了大家過去對香港人自私、冷漠的印象,「希望是一群有骨氣、自立自強,願意和台灣人溝通,融入台灣社會的新移民。」

面對中共的霸凌,桑普認為,香港人會和台灣人站在一起,尊重多元文化,分享共同的價值。一年來,他努力地實踐,發現距離理想越來越近,同島一命,將不再是一句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