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泰州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有「國泰民安」之意。歲月往替,在一輪輪城建拆遷中,不少百姓卻從此失去家園,投訴無門。民眾痛斥「流氓拆遷」,「黑水太深!」

接上文:「盛世」強拆 江蘇泰州萬達廣場背後的故事

江蘇泰州的王宇先生告訴記者,拆遷水很黑,有很多暗箱操作。比如,有的人通過關係,戶口不在這裏也來了,拿了一套房,死人都冒出來拿補償;村幹部利用手中的權力,幾個平方的小房子也拿了一 百二十幾平米的房屋。

王先生家的房子也是祖上留下來的,蓋有三層樓房。拆遷前,家家戶戶都在院子裏搭建房子,而王先生家後院是竹林,前院裏種著樹,長了幾十年了,捨不得砍掉,拆遷公司就不給補償。前後院子將近兩畝多地,每平米只給200元錢。

「我們家跟宋姐隔了一條河,原本不在這次公示的拆遷範圍之內,當地政府耍流氓,要順帶拆掉。我們不同意,請了律師開始維權。」王先生說。

王宇家三層樓原貌。(受訪者提供)
王宇家三層樓原貌。(受訪者提供)

他指出,實際上拆遷就是商業開發,但當地政府都說是鳳城河環境整治項目。「把上面的房屋住宅全部拆掉之後,以收土的方式賣給了萬達集團。我們這塊地是鳳城河建設開發公司自用的,開發商業一條街。」

王先生的父親王金泉就徵地批文向江蘇省法制辦提起了複議,官司打到了國務院。省法制辦來泰州調查出示資料時,王家發現了國土局偽造他們的簽名。2013年3月,國務院最終裁定(2009)250號徵地批文違法。

然而,過了不久,泰州市委書記張雷,在2013年搞了一個「春雷行動」,就是各個拆遷遺留地塊掃尾,公開宣傳不留一戶。「所有沒拆的人家,(政府)全部都用非法的手段、黑手段。幾百號人帶著面罩、鋼盔,手拿鐵棒,強行到這些人家裏去,破門而入,把人家從家裏綁走,關到黑監獄去,控制起來。」王說。

王宇的父親王金泉和母親管瑞華。(受訪者提供)
王宇的父親王金泉和母親管瑞華。(受訪者提供)

王先生回憶,2013年5月9日下午,三個城管送來一個拆違通知書。事隔一天,5月11日上9點多,來了幾百號人,把他們家的路全封掉了。

「當時我在醫院裏陪老婆保胎,只有我母親一人在家。就被他們撞開大門,強行把她拖上汽車,導致她的腿傷殘。後來我們上午10點多鐘的時候趕回家,現場已經一片狼藉。他們動用大型的挖掘機器,強行把我家三層樓房、平房、門口的樹木、園林綠化、竹林全部毀掉了。」

王宇家2013年遭強拆,百年的大槐樹(右上圖)被毀。(受訪者提供)
王宇家2013年遭強拆,百年的大槐樹(右上圖)被毀。(受訪者提供)

他表示,母親在非法強拆之前,曾打110報警,本來走路5分鐘的路程,警方拖了半個多小時才到,而且根本沒下警車,對非法毀壞財物的事情聽之任之。

「我們又去派出所報警,2013年發生的事情,我們跟他們打了二十幾個官司,一直到了2015年10月,才出具了一個不立案通知書……」採訪過程中,王先生的電話一度信號極差,甚至無法接通。

泰州警方在暴力強拆案三年後才出了個不立案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泰州警方在暴力強拆案三年後才出了個不立案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依法維權 處處碰壁

被強拆後,王宇一家走上了漫長的行政訴訟之路。他們要求確認「5.11」強拆違法。

據介紹,拆違通知書上有三個章,一個是海凌區政府,一個是城管局,還有城南街道辦,王金泉就起訴這三個部門。最初法院裁定拆違通知書程序不合法,但對於這些行政行為要另行訴訟,而被告否認房屋拆除是他們所為。最後法院一紙裁定,說原告提交的證據不足,駁回起訴。

他們後來又開始告公安,訴由是不受案,不保護公民的人身財產,並舉報非法侵入民宅、綁架拘禁、故意傷害致人傷殘的涉黑涉惡犯罪。後來城南街道出了一個房屋被誤拆的情況說明。

王先生指,「這個(誤拆)完全是捏造的。我們又申請拆遷信息公開,法院卻不審理,裁定我們濫訴,拒不審理。把我們這個案子的路全部堵死掉了。」

不過他們又找到新的證據。海陵區政府法制辦的負責人,在城南辦事處找他們家講話時,明確說出就是鳳城河管委會三番五次地找海凌區政府,要求區政府拆除。

他們向二審法院提交了錄音光碟,但法院對新證據置之不理,照抄一審。到最高院還是如此,也不質證,維持原判。此前,法院以他們證據不足,一審駁回,他們要求調取當天非法強拆的現場錄像,法院稱跟本案無關聯。

「我們又向檢察機關要求監督,有案不立,壓案不查,法院不作為,中國的法院太黑了。」他說。

王金泉提請檢察院監督被拒。(受訪者提供)
王金泉提請檢察院監督被拒。(受訪者提供)

過了幾年,江蘇省高級法院表示要化解矛盾,徹底地解決問題。在高級法院指導下,以王宇的名義告泰州市政府、海陵區政府、城管局、城南街道辦事處。

提交證據一年後,2019年3、4月,法院突然裁定,大意說不應該是王宇重新起訴,應該是他父親王金泉申請再審。對此,王宇舉報最高院第三巡迴法庭法官王岩,稱其「再審也不審,重新起訴也不受理,程序空轉,玩法弄權,司法害民」。

風燭殘年 無家可歸

家被強拆後,王宇的父母在原地搭個簡易的棚子,住了八九年,守在那裏,種菜種樹。「過的不是人過的日子。母親管瑞華因為腿部受傷致殘了,就不斷地住醫院,現在更是得了抑鬱症,這一兩年全部在醫院裏面。」

2016年又發生一起非法強拆案。城管局動用挖掘機,把老人田里的菜和樹木全部毀掉,要弄草坪。該起訴訟中,法院稱這個地方已經徵用了,但最高院網站有個判決就是有補償才有徵收,沒有補償可以拒絕搬遷。

「沒想到最高法又說這個行為不是政府行為,檢察院也是一模一樣的腔調。」他們上中紀委去反映,一年多後,法官稱信訪案件,再重新判不怎麼可能。後來王家接受了協調。

王宇說,「母親馬上80歲了,沒享甚麼福,晚年受到綁架、傷害致殘。他們就在那個廢墟上生活,基本上沒人管沒人問。」相反,有一次老人悽慘生活的照片發到網上後,卻遭當地警方大力追查。

今年3月份「兩會」期間,王宇被非法跟蹤。他說,「每逢這個重大的節日,街道辦、還有社區一般就派七八個人,分三班,睡在我們家門口,我到哪去他們就跟到哪去。報警以後,有的警察還說,他們在你家門口又沒到你室內去,這個行為不違法。」

王宇一家十年依法維權無果,感嘆司法黑暗、民不聊生。

他說,「(中共)宣傳依法治國喊得震天響,我父親他們也是老大學生,看新聞聯播覺得依法治國、應該打官司、依法維權,哪知道『依法治國』就是騙人的。」

「這是一個中國老百姓艱難維權遭受迫害的(例子),相信『依法治國』,但是成了一句空話,因為在中國根本就沒有人權,沒有法制,根本就沒有!」#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