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5日,參與解放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最後一名倖存的前蘇聯士兵大衛·杜赫曼(David Dushman)與世長辭,享年98歲。然而,在歷史過去了76年後的今天,類似的集中營依然存在於共產中國。

1945年1月27日,身為猶太人的蘇軍戰士杜赫曼駕駛著坦克摧毀了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電鐵絲網後,釋放了集中營內的囚犯。

「到處都是骷髏,」 杜赫曼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道,「他們搖搖晃晃地走出軍營,坐或躺在死人中間。太可怕了。我們把所有罐頭食品都扔給他們,然後立即去追捕法西斯分子。」

奧斯威辛集中營是二戰期間德國納粹建立的最大的集中營,內有用於大規模屠殺和進行人體試驗的毒氣室、屍體解剖室和焚屍爐。1940年至1945年間,超過100萬人在這座集中營內被殘忍殺害,其中大部份是猶太人。

今天,許多人以為這種慘無人道的集中營早已隨著二戰的結束不復存在了。但在中共統治的中國,這種隱秘集中營卻長期存在著。

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

中共的勞教制度始於1957年,屬於行政處罰,但實際上是獨立於監獄系統的集中營。因不是刑事處罰,不走司法程序,只需市級公安局長蓋章即可。

按照中共的法律,行政處罰是不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但勞教所卻是比監獄還惡劣的關押場所,主要關押不夠判刑條件的異見人士和其它刑事輕罪。

1999年7月中共系統地迫害法輪功後,勞教所成了重點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為了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採用了所有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其中包括各種酷刑、性虐待、精神藥物迫害等。

據「追查國際」報告,雖然中共迫於國際壓力在2013年底廢止了勞動制度,但卻利用各種「法治教育培訓中心」「教育轉化班」等黑監獄繼續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美國國務院《2017人權國別報告》中,明確提到法輪功學員受到中共系統性的酷刑迫害,比其他群體都更嚴重。

新疆再教育營:迫害少數民族的集中營

近年來,中共把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中積累的所謂「經驗」應用到對其它信仰團體和少數民族身上。典型的例子就是新疆的再教育營,一種強制性地洗腦中心。

儘管中共否認再教育營的存在,但2017年以來,隨著越來越多的從新疆集中營逃出來對倖存者的披露, 國際社會也越來越關注新疆集中營的情況。

2019年,美國國務院發表的《2019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提道,美國政府估計,中共政府在新疆專門建造的拘留營或改建的拘留設施中拘留了超過100 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和其他穆斯林群體的成員,以及一些維吾爾族基督徒。使他們遭受強迫失蹤、政治灌輸、酷刑、心理和身心虐待,包括強迫絕育和性虐待、強迫勞動以及因其宗教和種族而未經審判長期拘留。

活摘器官:比納粹還邪惡的罪行

當年,德國納粹直接把猶太人投入毒氣室,而今天中共則直接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2006年3月9日,一位化名為皮特的日本記者首次向海外獨立媒體大紀元曝光,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地區, 秘密關押著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作為器官移植的活體器官庫,隨時被摘取器官後扔進鍋爐房改裝成的焚屍爐火化。

2006年,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助理國務卿大衛・喬高,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應邀的獨立調查中,羅列了52項證據,確認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是真實的。

大衛・麥塔斯說:「我們發現發生的時間是從2000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直到今天,發生的地點是遍及全中國。指控的內容和我們的發現是駭人聽聞的。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我們在這個星球上還沒見過的邪惡。」

前美國智囊研究員、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從2006年開始調查此事,他在2014年出版的《大屠殺》(The Slaughter)一書中估計,從2000-2008年間,至少有6.5萬名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

 

--------------

4.16 搶修復印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