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12前夕,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及發言人黃沅琳在6月11日被警方以涉嫌「宣傳及公佈未經批准集結」的罪名拘捕,二人於今日(6月13日)凌晨獲釋,王逸戰須以一萬元保釋。他表示警方在釋放他之前,突然把控罪改為了「參加非法集結罪」。他表示自己一個人從住所出門,卻無端被控非法集結罪,事件十分荒謬。

王逸戰獲釋之後隨即在東涌警署外接受傳媒採訪,描述被捕過程。6月11日上午,他獨自出門,在東涌被多名警方便衣人員「夾」上一輛白色七人車。

「他們要求我開電話給他們看,聲稱懷疑我在網站上買賣軍火。」王拒絕開電話,對方以他不合作為名,聲稱要控告他兩條罪名,分別是「煽動他人」及「宣傳未經批准的集結罪」,並威脅將他帶返警署。

賢學思政發言人黃沅琳 6月13日凌晨1時15分從長沙灣警署保釋外出。(麥碧/大紀元)
賢學思政發言人黃沅琳 6月13日凌晨1時15分從長沙灣警署保釋外出。(麥碧/大紀元)

王逸戰坦言,「十幾年前,參與非法集結罪只是會判社會服務令,到現在(要判)十幾個月的監禁,再到今天,我擺一個街站,都會被控不同的罪名。」

他又勉勵香港人,即使面臨的打壓越來越大,也要對未來抱有希望,「香港處於一個最壞的時代,同時又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他批評港共政權無所不用其極,用盡一切方法打壓他們眼中的異見人士,限制人民的自由,剝奪人民不同的權利,包括擺放街站、集會、遊行,「同時它意圖剝奪我們的希望和未來⋯⋯但好在這一刻,香港還有一班奮不顧身、依然願意堅持的香港人。」

6月15日是反送中運動中,首位因運動而失去生命的市民梁凌杰的忌日。王逸戰呼籲當日大家都去悼念他,「這個政權就是不想讓我們在公共空間中有彼此見面的機會,但當日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對於過了612才被釋放,他表示如同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同大律師過了六四紀念日才被釋放一樣,「他們(警方)認為我在612會搞一場不知什麼的活動,搞一個街站,在他們眼中是暴力騷亂。」

他寄語香港人,留守在這片土地上,一起去見證這個時代,抓緊信念,勿忘初衷,「身土不易 香港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