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冠聰於英國時間6月12日,出席倫敦「612兩周年」活動並在集會上發言。有約3千人出席這一次的活動,他表示很感動,又多謝在場曾為香港抗爭過、付出過的朋友。

發言其間,羅冠聰向目前仍堅守在香港「開街站」的朋友如鄒幸彤致上最崇高的敬意:「他們比我們更有勇氣、更加知道這時我們最需要的是希望,需要有人願意去延續我們的意志。」

他又說每一天都會告訴自己:「我所做每一件事,均為我盡早可以回家、回香港,此乃海外香港人的使命。」

羅冠聰表示香港人心裡都清楚,在香港「犯法」的人不一定有錯:「做公義的事情可能會招致政權打壓、要入獄。良心幫我們決定了,我們要走一條甚麼樣的路。」又希望剛出獄的周庭,仍在囚的黃之鋒、朱凱迪、岑敖暉、戴耀廷和黎智英等人,都能夠平安。

以下為羅冠聰今天的發言全文:

很感動可見到這麼多香港人,我相信港人鬥爭、抗爭的意志無論去到世界任何角落,都會繼續延續下去。2017年我被DQ一個月後進了監牢,兩個半月後獲釋,對許多手足來說乃相對短的時間。記得在我離開塘福懲教署那一天,很多院所職員對我講,「不要回頭看」。當中有幾個其實選舉時投了我票,他們說不要回頭看,意思可能是不好再犯法了、不好再進去坐(監)。

但我們心裡都清楚,在香港犯法的人不一定有錯。做公義的事情可能會招致政權打壓、要入獄。良心幫我們決定了,我們要走一條甚麼樣的路。

但從另一角度看,「不要回頭看」對我來講是一個警惕,因為坐監時你的靈覺、敏銳的政治嗅覺可能會被磨蝕,每一天做重複的事。為何寫信這麼重要,此乃在囚人士每天可接觸的新鮮事物、感受到生命的一些變化。我呼籲大家如果行有餘力,可寫信給在囚朋友。

「不要回頭看」就是別讓自己困在那種思維當中,如離開監獄後你的想法依然被困在在囚時狀態,就會失去敏銳觸覺,對權威完全崇拜。這對一個自由的人來講,乃一種枷鎖、囚牢。

不少人說香港是個大監獄,離開了是否很多人跟你們講,「不要回頭看」,出來先照顧好自己。此說法可能有部分是對的,但「不要回頭看」不代表我們不關注正在發生甚麼事情。當我離開監獄之後,我仍與黃之鋒、邵家臻去跟進囚權工作,因身為過來人我清楚裡面發生著甚麼事,有甚麼不人道的事情,有甚麼可改善的地方。

雖離開了香港,但我們攜帶著香港的故事、精神,儲存著其價值,正是因為在香港抗爭過,我們面對過不公義,才使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在海外傳承這些故事,令更加多人知道港人勇氣、爭取民主的歷程以及所創造的奇跡。

我們不要被香港那種不自由的氣氛困住,將「光復香港」變成你人生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事情。每一日跟自己講,我所做每一件事,均為我盡早可以回家、回香港,此乃海外香港人的使命。無論你是甚麼原因出來,我們跟移民了卻不問世事的人最大之分別是,我們心裡面有著一個重返應許之地的決心,做個可挺起胸膛的人,作為奮鬥目標。

所以我都好希望各位,一定可以找到一個方法,去講香港的故事、傳承香港人文化、身份認同和歷史真相,這是我們對抗集權最大的武器。

我想很多人同我一樣,在兩年前的612出現在金鐘。那天很多人包圍著立法會,每人只希望能阻擋《逃犯條例》二讀。突然一個和平集會來了許多催淚彈、防暴。我記得我當時在添美道、添華道走到中信大廈的天橋,橋上面所有人都低著頭在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不清楚那些槍聲代表著甚麼子彈,只為阻擋條例通過但卻變成很多血腥畫面。

之後兩年這些血腥畫面不停出現,甚至更加血腥的狀況、更多警察暴力,但那一日正是香港人第一次面對這樣無理的警暴,所以才會令到很多人在那天發覺,「我們都不能再回頭」,好多事都回不去了,就正如在英國的各位,好多事都不能回頭、回不去了。

十分多謝在場多位曾為香港抗爭過、付出過的朋友。我們一定要在海外、英國、全世界各地繼續堅持理念、信守價值。感謝依然在香港最前沿的朋友,包括鄒幸彤、還在開街站的朋友,致最崇高敬意。他們比我們更有勇氣、更加知道這時我們最需要的是希望,需要有人願意去延續我們的意志。也希望在囚的包括黃之鋒、剛出來的周庭、阿迪(朱凱迪)、Lester(岑敖暉)、Benny(戴耀廷)、Jimmy(黎智英),所有人都能夠平安、心安。在海外的我們,一定不會忘記他們,定和他們走他們的路。@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