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周六),北京前呼吸科醫生趙陽,參加了新澤西州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加州舉辦的早餐會,他向議員請願,呼籲美國關注中共對醫生的迫害,並敦請國際組織徹底調查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真相。

北京前呼吸科醫生趙陽(右一)與新澤西州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右二)合照。(徐繡惠/大紀元)
北京前呼吸科醫生趙陽(右一)與新澤西州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右二)合照。(徐繡惠/大紀元)

去年一月北京已出現疑似染疫患者

趙陽曾在北京某所三級醫院擔任呼吸內科的主治醫師,他在去年一月份接收了一名疑似中共病毒(COVID-19)肺炎的患者,當時北京中共病毒肺炎的病例數是零。趙陽說:「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大家一致認為不能排除他是病毒性肺炎,因為那時可能還沒有基因檢測等一些很先進的檢測設備。那個病人大約是1月16日收治到我科,18日住進深切治療部,當天晚上發病死亡,我感覺整個發病到死亡過程很符合新冠肺炎的演變。」

趙陽表示,因為當時北京的確診數據是零,所以大家保持「政治正確」,這件事自然也就沒有繼續追究。他說:「這絕對不是個案,一月份我所在醫院從上到下收到了北京市衛計委的指令,不准透露疫情的相關消息,甚至是對自己的親人也要三緘其口。」

被迫前往武漢醫療支援而辭職

趙陽在大陸一直是異議分子,時常翻牆瀏覽境外網站,也因發表支持民主自由的言論遭領導視為麻煩製造者。他在單位既不是科室領導也不是骨幹,但武漢疫情曝光後,趙陽被醫院指派前往支援武漢。他說:「他們想利用派我去武漢的機會給我找麻煩,我不怕死,但不想以這種方式去犧牲,我當醫生就不怕死,但我不想以這種方式結束我的生命。」

因為在中共體制下,所有的醫院都必須服從「黨」的命令,趙陽說:「讓你去你就一定要去。因為你拒絕了,那不只是在原單位待不下去,還有可能會被吊銷執照。用這種方式迫害你,讓你沒辦法生存。」他評估情況後,決定辭去醫院工作,並於去年2月入境美國。

中共防疫絕對有問題

趙陽表示自己到美國後,就發現大陸的疫情已經瞞不住了。他從同僚處得知北京醫院收治了很多病人,當時雖已有核酸檢測,但尚未普及,那些病人發病過程非常快,整個發病到加重病情的過程就像武漢疫情一樣。他說:「國內(防疫)是絕對有問題的,首先國內的疫苗是不過關的,因為它與美國的輝瑞(Pfizer)和莫德納(Moderna)甚至是強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製作與生產過程是不一樣的。另外國內的疫苗在製造與檢測方面存在很多問題。」

趙陽表示,中共的疫情控管主要是以「防堵」為主,以非人道的方式阻斷疫情傳播,小區若出現疑似感染病例,中共就會封鎖整個小區。他說:「據我了解,去年二月份到去年年末,甚至到今年年初,北京一直存在疫情。這個小區出了一個疑似病例,不是確診病例,整個小區就要封鎖,他(中共政府)不管你家裏有沒有菜,這種做法特別不人道。」

人們迫於中共淫威而不敢說真話

從醫生的觀點分析,趙陽認為中共病毒是人為製造的可能性很大,他甚至懷疑2003年的SARS疫情也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人為製造的。他說:「迄今為止,自然界沒有出現過這麼毒的病毒,從去年到現在,這種病毒一直在變異,自然界中應該不會存在這種病毒。」

趙陽到了美國以後在推特(Twitter)上發表文章,記錄自己在醫院收治疑似中共病毒患者的情況。但第二天凌晨,他就接到單位所在轄區的國保電話,對方要求趙陽到分局報到,但當時他已在美國,當然沒有前往接受審問調查。後來警察循線找到趙陽的老家,威脅他的父母交代其下落,趙陽的母親還因此嚇得心臟病發。中共就是以這種方式阻止人民說真話。

趙陽說:「我都已經逃離了那個國家,它(中共)依舊不讓我開口,依舊要迫害我。這種恐怖的方式,我覺得並不是人們沒有膽量、沒有良知,是人們迫於中共的淫威,不敢發表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