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12日)是6.12兩周年,大批警察到銅鑼灣設置路障。大約下午4時,時代廣場、SOGO附近地方全部被圍封,平均2、3分鐘就有一名市民被截查。由於下午至傍晚一直有陣雨,不少市民帶傘出街,卻成為警方眼中的「攻擊性武器」。

一名身穿茶色上衣的黃姓男子,被警方截查後,接受採訪時表示他是附近居民,準備去乘搭地鐵。警察搜查他全身物品並指他的一個黑色「縮骨遮」是「攻擊性武器」,該男子向記者展示「縮骨遮」,強調上面無任何政治圖案。

黃先生憶述,他當時與警員對望了一眼,他認為警員可能覺得自己盯著他,因此截查。他批評警員「看不順眼就捉人到一邊」,並質疑警方封街,卻不解釋原因。

同時有一位路過的市民因封區感到不滿,一邊走一邊怒問警察「點解要封?」不過在場警員沒有理會他。

另一位長者被截查後,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警察警告他不準打傘,否則會拘捕他。不過阿伯表示不需要害怕,他說政府是人民的,人民養政府,政府應該為人民服務。

老伯指,中共不得人心,被全世界孤立,太過猖狂、野蠻、專制。他表示有堅定的信心認為香港很快會光復。

另有兩位身穿黑衣黑褲帶黑色口罩的年輕人在下午被截查,他們對此感到無奈:「無咩感覺,都慣左」。

不過另外兩位身穿同樣裝束的年輕男子就有不同遭遇。一位楊姓男子和周姓男子今晚在銅鑼灣1小時內被警察截查4次,第3次被警告用手機錄影是阻差辦公。楊先生對此表示不解,身份證已經交出,也完成搜身,不明白自己如何阻差辦公。

他憶述,當時被警告3次,其後警察更明言若不停止錄像會即時拘捕他。他有些哽咽地說「我唯有在不知是否阻差辦公的情況下被迫關閉我的錄影」,他強調錄影全程只是拍攝地面或警員心口以下,只想錄音,想知道他們是否說清楚自己觸犯什麼罪,如何不合作阻差辦公。

楊先生指出,之前兩次被截查同樣有錄影,但都沒有被警告阻差辦公。他質疑第三次截查他的警員是想宣示權力,試圖恐嚇並令他認為錄影是不合法的行為。

至於自己為何被針對,他坦言自己不清楚警察截查的準則,猜測他們可能對某些顏色特別敏感。不過據他觀察,今日警方普遍都是針對穿「黑色」人士截停搜查。

而一位背著黃色背囊、身穿黑衣黑褲的廖姓女子,在銅鑼灣指在場警員沒有保持社交距離,「你哋都冇做點解要我做啊?」她直言警方的行為沒有說服力。

廖女士隨即被一位女警員截查警告,她憶述該位警員「講到明黑衫、黑褲、黃色背囊」,稱她這個裝束可能涉嫌煽動,有機會被追究。

廖女士更被大批警員包圍,她事後表示不害怕,又反問記者「驚咩?我做錯啲乜?」不過她又無奈地聳聳肩,坦言警察若要拘捕她也沒辦法。她強調這是她的言論自由,香港是一個自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