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4日,香港當局第二年禁止支聯會舉辦的維園燭光集會,更派出大量警員「佔領」維園,封鎖交通,然而無阻市民在全港各地悼念六四。近日,親共陣營繼續叫囂取締支聯會,支聯會秘書蔡耀昌表示,支聯會將合法、理性地做一貫做的事。而六四當日自行上街悼念的網台主持「霸氣哥」曾建峰則表示,市民如水抗爭,在接下來的「七一」,當局也不可能阻止遍地開花的抗議。

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6月7日在《明報》發文稱,在「港版國安法」下,支聯會只有解散或取締兩個選擇,即使變換形式也不能繼續保存。

支聯會秘書蔡耀昌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回應指,支聯會作為在香港註冊的一個合法團體,自1989年成立以來,公開並長期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及合法的原則,進行工作和活動,「看不到我們有所謂的違法,甚至是需要解散的必要」。

對於盧文端指控支聯會具有「顛覆組織」的性質,以「民主」之名,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蔡耀昌強調,支聯會沒有做任何非法的、甚至所謂的顛覆行為。他指出,支聯會一貫以「平反八九民運、毋忘六四」作為主要的基本信念來工作,同時「也希望中國走向民主、自由,我想這個也是長期所有中國人的希望」。他還提到,過去幾年中國政府在大陸宣傳所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24個字裡邊也有民主嘛,也有自由嘛,還有法治嘛,所以我們都是從這個方向,去希望中國能夠走向民主、自由」。

蔡耀昌也指出,盧文端的觀點並沒有法律依據。除了今次撰文的盧文端,還有早前的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在內,不同時期都出現一些人士發表評論支聯會的文章,但是「事實上他們幾乎就是一些政治的表述,沒有涉及法律的依據」。他強調,「國安法」本身基本上是一個刑法,就刑法而言,不是用一個政治概念就能夠把人定罪的。盧文端並非法律界人士,而田飛龍雖然是法律學者,但他主修憲法也不是刑法專家,更可能不認識香港的普通法法系。

面對比過去更嚴峻的政治環境,支聯會近期也經受了各種打壓,蔡耀昌認為「我們一貫做的事情都是合法跟理性的,還是繼續做下去」,只是在堅持基本信念的同時,做事情需要更加小心。

近日,親共陣營繼續叫囂取締支聯會,支聯會秘書蔡耀昌表示,支聯會將合法、理性地做一貫做的事。(宋碧龍/大紀元)
近日,親共陣營繼續叫囂取締支聯會,支聯會秘書蔡耀昌表示,支聯會將合法、理性地做一貫做的事。(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情勢如文革 親共派各自表忠

網台主持「霸氣哥」曾建峰認為,對於親共勢力頻繁發話不需要理會。目前香港的情況,每個派別的人互相鬥爭,類似「文革」般,都分別向北京表忠。盧文端等人也是其中之一,絕對不能當作官方信號。

他也指,中共內部可能也在爭論對港政策,現在還不知道習近平的路線是否要繼續對香港強硬,對支聯會動手。他相信,國際形勢與中共內部的鬥爭都會影響中共對香港的政策。

支聯會在1989年的百萬人大遊行中成立,是香港傳統泛民中的溫和派組織,以「愛國」為原則。如今泛民中的溫和派紛紛入獄,而支聯會也受到越來越嚴重的政治壓力。

曾建峰質問:「中共其實你究竟你想令到社會安定下來呢?抑或你連六四、你連支聯會、民主派裡面溫和的人你都要對付?在對付支聯會這件事上激化這個矛盾?」

曾認為,可能部份當權者是想繼續挑動社會矛盾,從而維持自己「維穩的權力」,如果香港社會恢復安靜,他們可能就沒有工作了。這些人想將香港的年輕一代推向極端,從而可以繼續維持鎮壓,表示他們的路線正確。例如梁振英上台之後開始打擊所謂「港獨」,即使當時社會根本沒有港獨思潮。曾建峰說:「如果用這個思維推高矛盾,方便你鎮壓,小心最後玩火自焚。」

網台主持「霸氣哥」曾建峰表示,市民如水抗爭,在接下來的「七一」,當局也不可能阻止遍地開花的抗議。  (容家兒/大紀元)
網台主持「霸氣哥」曾建峰表示,市民如水抗爭,在接下來的「七一」,當局也不可能阻止遍地開花的抗議。 (容家兒/大紀元)

六四顯示香港人Be Water

對於香港民主運動的前景,蔡耀昌說,現在是一個很不容易的時候,但回顧過去,香港和大陸的民主運動都有高潮、有低潮。他說:「無論是香港的市民,還是內地的民眾,大家對於自由、民主這些基本價值的追求,肯定不會完全消失,而且政治的施壓也不可能永遠長期地存在。」

蔡耀昌肯定,未來可能有一些新的活動,「在疫情之後,政府也更加沒有理由,長期的阻撓一些市民出來,做出一些表達,」他說,「總有機會再進行一些新的工作和行動。」今年六四也反映出香港人毋忘六四的態度,「所以就算是遇到一些阻撓,也不容易動搖,大家都能夠用大家的智慧,用不同的方法出來,各自地去表達」。

今年6月4日,警方封閉了支聯會歷年舉辦燭光晚會的維園,在維園內每隔1.5米安排一名警員霸佔場地,更在過海隧道設置路障,阻礙市民由九龍前往港島。

曾建峰說:「政權永遠好蠢,它以為控制好一個地方不出現群眾就叫作成功控制住局面,就像天安門廣場,現在那一套放到香港維園。」

曾建峰續說,六四當日,在維園外圍,悼念六四的群眾舉著手機燈光圍著維園行街。警方當日拘捕數人,但是並未能制止市民在街上流動悼念。

「霸氣哥」曾建峰當天也身穿黑衣,在旺角行街,還與驅趕市民的警員理論「行街」是否違反限聚令。

曾建峰因為去年5月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和你Sing」期間,獨自一人站在一個位置,被控違反「限聚令」,在上個月獲法院裁定罪名不成立。曾建峰表示,雖然香港近年來法院逐漸傾向政府,但是畢竟不同於大陸,一人「聚集」無法入罪。

近期香港民主派團體紛紛受到當局打壓。警方聲稱民陣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而親共派幾乎每日都恐嚇支聯會違反「國安法」。曾建峰相信,雖然民主派團體受到政治打壓,香港市民仍然會繼續發揮Be Water的精神,自發參與民主運動。

七一勢再起抗爭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2020年7月1日也是「港版國安法」實施翌日,雖然當局禁止遊行並部署大批警察預備拘捕市民,但仍有許多市民按照往年七一遊行的路線行進。(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7月1日也是「港版國安法」實施翌日,雖然當局禁止遊行並部署大批警察預備拘捕市民,但仍有許多市民按照往年七一遊行的路線行進。(宋碧龍/大紀元)

每年的六月、七月是遊行高峰期,六四之後,還有香港人每年的七一大遊行。去年七一,在「港版國安法」實施翌日,雖然當局禁止遊行,並在港島一帶部署大批警察拘捕市民。但是仍然有無數市民站在港島的大街小巷,當警員暫時退卻時,市民立即按照往年七一遊行的路線,高呼口號行進。

今年七一適逢中共建黨百年。曾建峰說:「我好有興趣知道,今年的七一,香港警方究竟用什麼手段呢?除非政府用《緊急法》用戒嚴,藉口疫情,不讓人出門,都可以這樣的。但是這樣其實中共就會非常尷尬,因為中共黨慶100週年,竟然可以不讓香港人出門!」

曾建峰表示,中共多年來靠鎮壓來分化群眾、維持權力,但是群眾的力量是不可以輕視的。「群眾真的如水一樣,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知灼見。」@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