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維基案因涉及酷刑及貪腐問題不斷發酵,疑已有多名貪官因此被查。但當局一邊抓貪官,一邊打壓被判刑者家長,被判刑的年輕人名字再度在看守所充值系統消失,顯示案情並不明朗。

「惡俗維基案」發酵 多名官員被查

惡俗維基案因涉及酷刑及貪腐問題不斷發酵,疑已有多名貪官因此被查。其中,廣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江楷鑫(左圖)正在接受調查;茂名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二級高級警長李土華(中圖)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茂名市茂南區網警大隊大隊長楊觀耀(右圖)據信已失聯多日。(網絡截圖)
惡俗維基案因涉及酷刑及貪腐問題不斷發酵,疑已有多名貪官因此被查。其中,廣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江楷鑫(左圖)正在接受調查;茂名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二級高級警長李土華(中圖)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茂名市茂南區網警大隊大隊長楊觀耀(右圖)據信已失聯多日。(網絡截圖)

據廣東茂名市紀委監委5月20日消息,茂名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二級高級警長李土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李土華是廣東湛江人,1963年5月出生。2011年起歷任化州市副市長,化州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2013年起任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長,茂南區委常委,茂南分局黨委書記、局長。落馬前為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長,二級高級警長。

目前官方沒有通報李土華被查的具體原因。有些諷刺的是,2021年1月,李土華剛剛被茂名市政府授予「茂名市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

據知情人士透露,李土華積極參與了查辦惡俗維基案,或是導致其落馬的原因。茂名警方被指不顧國家領導人形象,讓案情持續發酵,只顧自己立功發財,按住這個案子翻不了,不管老百姓死活。

5月11日,廣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江楷鑫被通報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也被指與此案有關聯。另一名主管此案的廣東省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李春生,於今年1月當選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被指仕途到了盡頭。

4月9日,中共廣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上,李春生被免去省公安廳廳長職務,其接替者王志忠是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長。

親北京的港媒《星島日報》在報道王志忠任職消息時介紹說,2018年機構改革,公安警衛部隊不再列武警部隊序列,改為公安部特勤局,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兼任局長,王志忠成為其副手,負責各級黨政機構以及大型活動的安保工作。

而王小洪被認為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鐵桿親信。早年習近平出任福州市委書記時,王小洪出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長。2015年3月,王小洪調往京城。2020年4月,中紀委宣佈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落馬」,執行行動的正是王小洪特勤局管轄的中央警衛團。

《北京青年報》主辦的微信公眾號「政知局」發文稱,廣東省公安廳迎新任廳長,是從公安部「高規格」部門「空降」。文章還提到,李春生此前也是從公安部「空降」廣東省的。

知情人表示,李春生因處理習近平女兒信息外洩案,被控是涉製造冤案的黑手之一。廣東茂名公檢法聯手炮製陰陽文件,將「惡俗維基」技術人員牛騰宇構陷為「主犯」,李春生被質疑為事件的幕後操控者。此外,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網警大隊大隊長楊觀耀據信已失聯多日。知情人透露,其七部手機均為關機或無人接聽狀態,外界猜測可能他已被雙規。記者嘗試給楊已曝光的四部手機打電話並發短信,但沒有回應。

楊觀耀在惡俗維基案(1902136專案)中負責協調和緝捕工作,將25名年輕人送入監獄。

主犯是「選」出來的

知情人告訴記者,此案是由公安部督辦的,茂名警方是承辦方之一。當時出動大批警力抓人,每抓一個人就出動十幾個人。

「惡俗維基」案肇因於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和姐夫鄧家貴的個人資料,被海外網站公開,中共公安對分享海外網站鏈接的內地網站「惡俗維基」的人員動手,共有24人被捕。

2019年10月,孩子們被搞到佛山,北京國安經過調查後撤離廣東,案子交給茂名警方負責。後來廣東警方還搞過一個「感化教育名單」,準備釋放一部份人,但檢察院不同意,已經獲得一等功的也不幹了,為此多次開會,最後還是判了刑。

這個案子從開始抓捕,公安偵查半年多,檢察院半年多,到了法院又是好幾個月。未成年人已經關了一年多了。廣東警方騎虎難下,乾脆一錯到底,不放人了,因為已經是超期關押。

知情人表示,牛騰宇被重判14年是臨時決定的,之前通過律師傳出消息,要判4年,當時定的是網絡信息滋事罪。開庭前檢察部門突然增加了兩項罪名,一個是尋釁滋事,另一個是非法經營,單單一個尋釁滋事就判了八年。

警方被指根據他們的家庭背景、收受到的賄賂多少來量刑。牛騰宇是技術人員,而且是來自單親家庭,沒關係也沒背景。據已經出獄的未成年組人員透露,他們遭受蹲馬步等體罰,強迫寫牛騰宇罪證的材料,他們是違心地寫材料、做假證。知情人說:「牛騰宇家沒給楊觀耀送錢,把牛騰宇選成主犯也是因為這個。國內辦案根本不尊重事實,主犯是選。這個案子就是誰錢多誰判得輕,挨打少或不挨打,誰沒錢打得重。牛騰宇是各種酷刑都用上了。」

辦案之初,惡俗維基網站的站長顧某於6月14日就上了網逃名單。10月15號顧某被抓後,惡俗維基網站隨即關閉,但顧某很快被釋放。

惡俗維基網站創辦人肖彥銳曾透露,顧某的父親是上海教育局高層,母親是浦東新區人大代表、阿里巴巴股東,且與前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關係密切,顧家「不缺錢,也不缺勢力」。

龔道安於2020年8月落馬。2021年2月10日,龔道安被雙開,3月1日被以涉嫌受賄罪逮捕。而李春生被指與龔道安有聯繫,收受顧家賄賂。

「廣東的高層很害怕,他們一手做了這個冤案,乾脆搞重點兒——怕牛騰宇出來把真相說出來。這就是牛騰宇被重判的原因。還有這些孩子被搞成『惡勢力』,茂名警方為了立功,把案件無限拔高。」知情人說。

中共打擊「精日」份子

大約在2018年、2019年,中共把「惡俗」、「精日」聯繫到一塊,開始著手打擊。

2019年7月,中共警方以抓捕「精日」辱華份子的旗號,抓捕大批惡俗維基網站的會員、管理員。

大紀元此前報道,當時全國抓捕了幾百人,凡是在惡俗維基網站註冊的國內用戶幾乎全部騷擾一遍。全國範圍內進入刑事程序的88人,最終判刑的是24人。其中成年組15人,未成年組9人。

目前,當局一邊抓辦案貪官,一邊打壓家長。

知情人表示,該案二審維持原判,是因為一審已經錯了,肯定要控制二審。判決書原件已經沒收了,不准家人申訴,跨省打壓家長,使用威脅、跟蹤等手段。

近日,部份出獄年輕人的微信聊天記錄流出。一張對話截圖顯示,年輕人的父母給警方送了錢。一個年輕人說:「我爸媽說也塞了錢給他,讓他別搞我,所以就象徵性看了下我被抓的設備。」

對話中還提到,牛騰宇一月份被打,被打到胳膊骨裂,三四個月才好。「開庭的時候,牛騰宇一直說自己被打,檢察院直接出示了一個健康證明了事,牛騰宇要求排除非法證據泡湯,當了替罪羊,一坐就是14年。」

這個聊天記錄曝光後,茂名看所守內被關押的牛騰宇等人,名字再度從看守所充值系統中消失,至今下落不明,讓案件更加撲朔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