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6月4日那個晚上,讓一心想報效祖國的陳師眾再次認真思考了自己的人生。

上接6月9日A8版

陳師眾記得,1989年5月的一天,他從海邊回來,在車上打開收音機,聽到學生絕食的消息。「我的眼淚一下子流下來。」事態發展,很快超出他的想像。6月4日晚上,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對請願的學生開槍。「那個晚上,聽到槍聲,你就算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科學家,那也沒甚麼用了。」

對中共徹底絕望

陳師眾表示,自己徹底絕望。「1989年6月4日那個晚上改變了我的生涯。『目睹』天安門廣場屠城,我才想起外公給我說的那些話的恐懼之處。」27歲的他完全想像不到共產黨會這麼兇殘。「那天晚上,我整個人就傻了。」「(我)生命的志向在那個晚上就改變了。」從此,陳師眾全心投入中國民主運動。

1989年,芝加哥成立「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陳師眾後來擔任該聯合會的副主席。再後來,陳師眾推動《1992年中國學生保護法案》(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 of 1992,簡稱「CSPA」),很多留學生因此得以留在美國。

到了1992年,陳師眾覺得,自己還是看不到中國的希望,這才加入美國國籍。

法輪功萬人上訪 他見希望

1999年4月25日,陳師眾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問:有誰聽說過法輪功,說法輪功一萬多人在北京中南海(編註:中南海信訪辦)請願。

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當時要求:1. 當局釋放此前在天津被當地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2. 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合法出版;3. 給予法輪功修煉民眾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

4月29日,陳師眾到中國店買菜,店裏赫然貼著法輪功的海報,「真善忍」三個字格外引人注目。「我想這就是請願的法輪功了。」於是,他來到旁邊的書店裏,一口氣把有法輪功消息的報紙都買了一份。

首先讓他震驚的是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要求煉法輪功的人都做好人,而且,居然有一億人聽他的。歷經六四民運的陳師眾說:「我對中國人、對中國社會一碗涼水看到底,如果有人在北京開班教人坑蒙拐騙,能招一億個跟著學,那我信;教人做好人去吃虧,就匪夷所思了。」

他說,參加中南海請願的「這些人都是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在『六四』將近的時候在中南海靜坐對他們意味著甚麼。這麼多人能夠平靜地對待這件需要天膽才能做的事,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他們真的沒有想跟政府作對,自然也就沒有想到害怕」。

陳師眾對宗教信仰少有涉獵,但他知道,耶穌曾經講過,神會再來。他說:「如果各種宗教預言的2000年時神會再來解救世界是真的話,那麼神首先解救的一定是世界上最危難的地方,那不就是中國嗎?在如此的世道,還能有一億人向善,願意做好人,這不就是希望嗎?」「經過4月25日那天的思考,我就認準了,『四二五』是神蹟。我就覺得,(李洪志)師父是來救人的。」

走入法輪功

4月30日,陳師眾來到加州聖地牙哥法輪功學法點上借到了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當天晚上,一夜看完。「讀了《轉法輪》,我看到了中國的希望。因為師父讓人做好人。」

第二天(5月1日)是周六。聖地牙哥法輪功學法點的學員當時就說,要到中領館去請願,告訴中領館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剛接觸法輪功的陳師眾說,自己不會去。他告訴大家:「你跟它(中領館)講,你是去做好人,你不是找死嗎?你說我們這幫人是坑蒙拐騙的,它(中共)保證不鎮壓你;你告訴它你是好人,它鎮壓的就是好人。」「當時,因為我民運的那段經歷,讓我對(中共)邪黨有這樣的認識。」

在陳師眾的心中,他已預感到共產黨會迫害法輪功。但即使如此,他還是走入了法輪功修煉,做一位「真、善、忍」的踐行者。

開啟全新人生

上大學時,陳師眾患有咽頰炎。醫生告誡他,每天要睡足9小時,否則就要犯病,感冒發燒。「(醫生的話)真的很靈。我在美國大學念研究生,做實驗,就得熬夜,一熬夜就犯病。」

陳師眾說,修煉法輪功後,他不僅咽頰炎痊癒,而且精力非常充沛。「我現在睡4個半小時,是以前睡眠時間的一半。」「現在年近60。我感覺精力跟年輕的時候沒甚麼差別。別人見了我說:你怎麼沒變。」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宇宙特性為準則的性命雙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對改善身心健康效果神奇。

正如陳師眾所料,1999年7月20日,中共正式鎮壓法輪功,發動軍、警、媒體等一切力量以「消滅法輪功」。全球的法輪功學員挺身而出,匯入反迫害的洪流之中。

2000年10月21日,美國三藩市法輪功法會。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法會現場現身。很多法輪功學員飽含熱淚,陳師眾也是其中之一。

陳師眾說:「師父在講法的最後說,師父謝謝大家。」「我當時對師父的這一聲謝,感到這句話太重,承受不起,不敢當。」他表示,自己難以想像師父的慈悲與胸懷,以至當下難以抑制自己的情感⋯⋯

至今,全球法輪功學員走過22載正法風雨路。陳師眾也走過22年的法輪功修煉之路。

陳師眾說:「現在得法已經二十多年了,可以說生命是再造。」「在大法中修煉,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一個通過其它方法都無法變成的好人。」

「人最難的是戰勝自己。我以前毅力不強,這是我的最大的弱點,我現在覺得,自己的意志力大大增強,甚至可以說是百折不撓。心胸也開闊了。」「這些年,在大法的啟發下,在師恩的呵護下,我成為了自己根本無法想像的那麼一個人。」

他舉了這樣一個例子:

2003年,陳師眾在美國一家公司任職技術主管。由於其他的幾位平級主管勾心鬥角,他的一些好的技術想法往往無法得到實現。當時,公司和一家美國知名公司強生(Johnson & Johnson)之間的一個重要合同項目即將到期,強生公司馬上就要驗收。然而,實驗結果一直都出不來。周五那天,公司的CEO覺得對這個項目已經不抱希望了,其它部門的主管也都回家了。

陳師眾放下抱怨心,以大局為重,自發地把幾個部門的基層員工召集起來。那個周末兩天,他和員工通宵達旦,把項目結果做出來了。

到了周一,項目順利通過驗收。公司CEO事後非常感激,覺得他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CEO對陳師眾說:「整個過程,我一直知道你(的想法)是對的,但是苦於要平衡公司管理層之間的關係。」

項目驗收過關後,CEO要去美東的強生公司總部述職。臨行前,陳師眾送給他一本書《中國法輪功》,這是一本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的佛家修煉書。陳師眾告訴CEO:「你在飛機上看一下。」

CEO出差回來跟他說:「我看完了這本書。我知道你是按照這本書在做。我現在知道了你為甚麼是這樣的人(Now I know why you are who you 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