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

蘇格拉底說完後,議會的500名成員以240票對160票判他有罪。審判官建議給予的處罰是死刑——賜他一杯毒藥。依法律規定,當事人可以選擇另一種刑罰,提供議會從中選一。蘇格拉底覺得如果提出另一種議會能接受的刑罰,等於是間接承認自己有罪,所以故意提一個讓議會成員多無法接受的輕刑,使他們不得不判他死刑。

在審判確定後,蘇格拉底最後說了一番話:

「你們這些給我定罪的人啊,我願意向你們預言;因為人臨死的時候是賦有預言能力的。我死去之後,立刻就有比你們加之於我的更重得多的懲罰在等待你們…… 如果你們以為,用殺人的辦法就能防止別人譴責你們的罪惡生活,那你們就錯了;那是一種既不可能而又不榮譽的逃避辦法。最容易、最高貴的辦法並不是不讓別人說話,而是要改正你們自己。」

訣別時刻 眾人哀傷

裴亞尼爾轉述完蘇格拉底對議會說的最後一段話後,沉默的走著,不一會抵達了關押蘇格拉底的監獄,天已近黃昏了。阿利斯托的心情非常複雜,既怕來不及見蘇格拉底的最後一面,又怕面臨相逢時即是離別時的悲傷時刻。

他隨著裴亞尼爾走下陰暗的牢房,看到十餘人坐在那兒低聲交談。裴亞尼爾慌張地問他們蘇格拉底在哪兒,聽到說是去沐浴,他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向大家介紹阿利斯托。

阿利斯托在旁邊聽著他們零散地討論今天與蘇格拉底交流的內容,是有關輪迴轉世及靈魂不滅的論題。從他們的言語中可以感受到,在知的喜悅裏,摻雜了即將失去如師如父的智者的悲慟,使在場的人一會哭一會笑,心情彷彿在天堂與地獄之間徘徊。

一個老人走進來,自然而然地成為眾人焦點的中心。阿利斯托知道他就是蘇格拉底了。有人把他的家人領到他身邊——蘇格拉底有個妻子和3個兒子,其中兩兒年齡尚幼——他將他們託付給他的門生克立多(Credo)。蘇格拉底交代完後,讓他的家人離去,就來到眾人這邊。這時已經是黃昏時刻了,夕陽即將沉落,時候已經到了。

服毒臨終 神態自若

獄卒悲傷地前來通知蘇格拉底必須準備服毒了,克立多要蘇格拉底開懷飲酒用餐後再服毒,蘇格拉底回答道:「別人在刑前喝酒,因為他們覺得如此可以多爭取一點時間,但我認為為了拖延時間而喝酒,對我絲毫無益,反而覺得自己可笑,怎麼如此地眷戀生命。」他神態自若,其他人則是愁眉苦目。

獄卒端了個陶杯進來,蘇格拉底面不改色地接過毒藥,平靜地一口飲盡,眾人已經淚如泉湧。蘇格拉底說:「你們在做甚麼呢?親愛的朋友呀,我之所以要婦人們先離開,就因為她們無法在這種時候克制自己。我經常聽人說,當一個人要死時,應該保持安靜。所以靜靜地當個好樣的吧!」

他依獄卒所示,在牢房裏踱了幾步,感覺到膝蓋變沉了,就躺了下來。獄卒不時摸摸他的雙腿與膝蓋,確定他的身體已經從下到上逐漸僵硬。當蘇格拉底的腹部也開始變冷時,他突然拉開被子,說:「克立多啊!我們還欠艾古拉碧斯一隻雞,別忘了還他!」這是蘇格拉底在人世間說的最後一句話……

數年後,阿利斯托讀到了柏拉圖寫的《菲多篇》,得知了那天在他到達前的完整談話內容。蘇格拉底的預言在他死後不久即已實現,雅典人認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將那些誣告者處以嚴厲的刑罰。據說有的被處死、有的被放逐,也有人說他們由於被孤立而自殺。

「他是先知!一個集先知、智者、聖人於一身的人比全雅典、甚至全希臘所有的財富都還珍貴,而人就這麼把他處死了!」 阿利斯托掩卷長嘆。

隨著蘇格拉底之死,雅典的黃金時代,悄然落幕。◇

──節錄自《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