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一對兒子仍留在香港,鐵定沒有將來可言!」80後的香媽媽(化名)向記者道。在倫敦一個公園進行採訪時,她的眼神堅定,認為離開香港的決定是對的。

自去年中共強行實施「國安法」以來,香港自主權移交後再迎來一波移民潮。前宗主國英國自今年實施英國國民﹙海外﹚簽證 ﹙BNO﹚,首季已經收到超過3.4萬份申請。由於申請人數遠超預期,政府其後宣佈將會撥款4,300萬英鎊,向移居當地的港人提供房屋、工作和教育等方面的支援。

《大紀元》曾訪問多名流亡英國的港人,但今次是首次訪問香港典型的中產家庭,香媽媽的丈夫在香港從事金融行業,收入理想,然而,在「國安法」實施後,也放棄香港的高薪厚職,毅然帶一對兒子移居英國倫敦。

難以忘記「7.21」警黑勾結

香媽媽在香港是一名典型的中產家庭主婦,丈夫賺錢養家,自己在家中打點一切,並照顧兩名兒子,一家生活其樂融融。然而,好景不再,在2019年中,香港爆發「反送中」示威,香媽媽回憶:「電視直播見到催淚煙子彈橫飛,警員與示威者街頭激衝突的畫面,頻頻上演。」

7.21是香港黑暗的一天,對香媽而言亦是難以忘記的一天,她無法相信香港可以發生如此無法無天的事,「我在電視看到元朗恐襲直播,徹夜難眠。香港的警察竟然袖手旁觀,授意黑社會向手無寸鐵的市民揮棍,打得他們遍體鱗傷。但事後可以警黑搭膊頭,完全無法無天」。

香媽媽憤怒了,直言事件是極權政府的手段:「共產黨用官鄉商黑警去聯手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還要高調到無法無天!」眼見社會變得「荒謬」,家中的長輩竟對遇襲市民冷言相向,「不出去就沒有事囉!」,這些話語令香媽媽十分憤怒,雙方更爆發罵戰。最終香媽媽決定要在7月27日的遊行中站出來,立心要為受傷的市民討公道。

「7.21」元朗襲擊事件被認為是「反送中」運動的轉捩點,示威者指香港警察在事件上袖手旁觀。圖為2019年7月27日警民雙方在元朗爆發衝突時,港警施放催淚彈的畫面。(文苳晴/大紀元)
「7.21」元朗襲擊事件被認為是「反送中」運動的轉捩點,示威者指香港警察在事件上袖手旁觀。圖為2019年7月27日警民雙方在元朗爆發衝突時,港警施放催淚彈的畫面。(文苳晴/大紀元)

7月27日遊行當日,由於遊行申請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民眾轉而參加各種民間活動到元朗「行街」,連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副校長莫家豪及協理副校長亦兌現早前承諾到場,與多名學生和校友步出元朗大馬路,呼籲學生和平理性表達訴求。唯警民雙方最終在南邊圍村外一帶爆發衝突,期間警方發射催淚彈,海棉彈及橡膠子彈,以及使用警棍和胡椒噴霧鎮壓,造成多名巿民、記者和社工受傷。在衝突爆發後,香媽媽收到親友的來電,勸告及早離開現場,她在掙扎良久後,離開前線,「老公和一班姊妹說我做開家庭主婦,沒有體能衝向前,最後我都是做後勤幫手傳送物資上前線。」

初到英國 與丈夫分隔兩地情緒一度低落

香媽媽在去年11月,決定先帶兩名兒子前往英國,三人揮別土生土長的香港,抵達當時仍處因中共病毒疫情封城的倫敦,「整個城市死氣沉沉,加上英國經常下雨,心情差上加差」。其實兩人已花了約半年時間準備移民事宜,「吹風要立『國安法』期間已經考慮緊,後尾有BNO簽證就已經拍板」。

香媽媽是BNO護照持有人,兩名兒子只持有香港特區護照。但因為母親的關係,3人都可以在英國機場入境,向入境官員申請「特許入境許可」(Leave Outside the Rules, LOTR)。她指申請過程順利,官員在取得其銀行單、在英地址證明等資料後,等候僅一小時,就已獲批准入境。

被問到何要先獨自帶著2名兒子移居英國,而不是一家同時離開時,香媽媽進一步解釋道,由於香爸爸仍要在港處理工作。香港已經不再是溫水煮鞋,共產黨已撕破假兩制的畫皮,「香港已經不宜久留」。

香媽媽續指,去年「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後,香港已徹頭徹尾變成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香港已經不再是一個自由、法治和包容的國際城市,而是一個中國普通城市」。她坦言,『國安法』的各項不合理條文是她決心要離港的原因之一:「一個人在港犯法被拘捕,當然是由香港法庭審理。現在可以隨意送中,無限期還押。」 

抵埠後,香媽媽便馬不停蹄地為兩名兒子四處打問公立學校學位。雖然早在香港租到合適的住所,但同時要申請當地銀行戶口,國民保險(NI)等,可謂忙得透不過氣,「找學校不難,但申請其他項目好煩」。她指,當地最懊惱的不是英語口音,而是當地的行政效率,但她寄語港人「這裏的生活不應該甚麼都跟香港做比較,這裏是英國。」

下決心容易,但香媽媽坦言,剛到埠英國時,感覺是舉目無親。要全天候照顧兩名兒子,持大學學歷的她,自結婚生子為全職家庭主婦。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辦法在處理上述情況的同時再去身兼正職 ,「先生不在身邊,凡事都要自己想辦法解決。」她坦言,在先生抵埠前一段時間,情緒一度低落,「我也曾感到不開心,擔心丈夫不能離境。」

租房時,香媽媽憶述,被地產經紀刁難,「交吉時,清潔好整間屋給他,又話這裏要收清潔費。還要扣我押金,態度極差。」即使香媽據理力爭,但都只能搖頭嘆息。

香媽媽又向記者表示懷念一系列港式美食,包括腸粉、叉燒包、肉餅蒸飯等,透露出其思鄉之情,「以前在香港,隨時去餐樓,但現在不可以日日這樣吃。」

在此階段期間,唯一讓香媽媽感到興幸的是兩名兒子融入當地生活,她指兩人具語言天份,在英國學校就讀一段時間就已經融入當中:「他們在學校已經有好朋友,我完全不擔心他們不能融入和適應英國生活。」

幸皇天不負有心人,香爸爸在安頓好一切後,亦在今年年初抵達英國,與家人團聚,一家人從此不用再分隔兩地。

香爸爸最終抵英與家人團聚,一家人從此不用再分隔兩地。(文苳晴/大紀元)
香爸爸最終抵英與家人團聚,一家人從此不用再分隔兩地。(文苳晴/大紀元)

周末家庭樂 讓下一代瞭解英國歷史

隨著英國的疫情緩和,英格蘭已經逐漸解封。兩夫婦在周末便會帶同兩名兒子前往各大博物館參觀,以了解英國歷史。

在訪問的當天,兩人正帶同兩子前往英國皇家空軍博物館,以了解英國航空史,特別是英國皇家空軍歷史,「我們都想在英國落地生根,一定要了解當地歷史,融入當地。不然就跟唐人街的那堆人一樣,整天圍爐取暖。」

被問及英國對港人的4,300萬英鎊﹙約4.6億港元﹚撥款,以協助透過BNO簽證移居的港人融入當地生活,如尋找工作及住屋等。香媽媽認為是政府重視港人的一項體現。她認為,簽證政策寬鬆,容許更多不同經濟背景的港人移民當地,當中或有部分人未必有充足資金、專業技術等。她幽默地說,「我是這裏的『藍絲』,一定會投票給保守黨。好感謝英國政府和首相約翰遜給我們逃避暴政。」

夫婦在英國享受周末家庭樂,更帶2名兒子參觀英國皇家空軍博物館,了解英國歷史。(受訪者提供)
夫婦在英國享受周末家庭樂,更帶2名兒子參觀英國皇家空軍博物館,了解英國歷史。(受訪者提供)

疫情緩和 機會湧現

香媽媽一家在倫敦Zone 2落腳,寸步難行的日子過了約逾半年,生活開支成為首要解決問題。然而,香爸爸早前由於疫情關係,一直找不到工作。但隨著英國的疫情緩和,工作機會逐漸湧現,事情也略有起色。

就在訪問前數天,香爸爸獲一間銀行通知,決定聘請他,將來可以有穩定工作收入。對此香媽媽坦言,薪金在扣稅後沒有香港多,但她認為在英國起碼可以享受到言論自由、自由的空氣,這些都是在香港得不到的:「自由是多少錢也買不到!」

少有發言的香爸爸在此時終於「開金口」,指港人素來勤勞兼適應力強,還展現男子漢的氣勢,他說:「賺少了些錢沒關係,最多做多份開Uber。」 英國對勞工保障較香港多,英國法院今年2月裁定,叫車服務Uber的司機應享有同等勞工權利。Uber在上月底已宣佈,已確保駕駛就業權益視旗下英國駕駛為勞工,並給予就業權益,包括最低工資和有薪假期。

香媽媽在公園看着兩個活潑好動的兒子,指夫婦押上一切,帶著兩子逃離熟悉的香江,「如果沒有他們,我鐵定不會離開香港。我在香港不缺什麼,但為了下一代,我必須要離開,因為我不想兩子生活在一個充滿歪理的社會!」談到未來,她只有對兩名兒子的寄望:「人離鄉賤,百物騰貴。為父母的不求回報,只要一家人在英國好好生活,我已心滿意足。」

對於有親共陣營指移民英國是二等公民,香媽媽笑言道,「就算我後代是要在他鄉做二等公民,至少都能在一個有真正民主自由的社會生活,不會因言入罪。」

訪問結束之際,香媽媽向記者展示其後頸一個迷你獅子山紋身,指這已經是唯一和香港的聯繫。難捨難離,她在回憶起剛抵達希斯路機場時不禁哽咽,「其實好不捨得香港,真的好不捨得⋯⋯」

香港開埠180年,「移民潮」再次湧現。「香港監察」發起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早前在李斯特廣場的六四集會的發言中指出,「香港的法治等體制已被中共完全破壞,亦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但香港在大家心中,並沒有被破壞」。@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