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福奇(Anthony Fauci)的數千封私人郵件被媒體曝光。福奇的電子郵件顯示,他知道武漢實驗室主任的公開聲明提及到有關美國的資金被用於武漢一項具有爭議的病毒研究 。經過一連串的官員之間的電郵往來後,社交媒體平台、衛生官員和世界衛生組織 (WHO)便開始積極壓制所有關於「病毒可能從實驗室洩露」的公開言論。

美國免疫學家福奇,乃現任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他亦是白宮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組成員及總統首席醫療顧問。最近,《華盛頓郵報》、Buzzfeed和CNN通過美國《信息自由法》,獲得了福奇超過3,000頁私人電子郵件,郵件時間從2020年1月到6月。

欲迅速定調:病毒「非」實驗室洩漏

福奇2020年1月31日晚上8:43收到其助理——辦公室主任福克斯(Greg Folkers)的一封電子郵件(電郵第3,229頁;圖一)。郵件中沒有任何文字,只是附上了當晚發表在《科學》雜誌上的一篇冗長文章。

圖一:福奇2020年1月31日晚上8:43收到其助理——辦公室主任福克斯(Greg Folkers)的一封電子郵件。(福奇電郵截圖)
圖一:福奇2020年1月31日晚上8:43收到其助理——辦公室主任福克斯(Greg Folkers)的一封電子郵件。(福奇電郵截圖)

這篇文章的作者科恩(Jon Cohen),是最早描述科學家如何瘋狂研究「病毒基因組」,以「了解2019-nCoV起源」的文章之一。

文章作者強調病毒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煞費苦心地駁斥實驗室洩漏理論,指出病毒序列「完全否定病原體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看法」。

然而,作者又「擔憂研究所早於這次爆發(前的實驗)」,並詳細引述一位科學家「在2015年批評一項實驗,即對在中國蝙蝠中傳播的、類似SARS的病毒進行了修改,以研究病毒是否具有導致人類疾病的可能性」。

《科學》雜誌文章中引述的實驗發表在2015年11月9日《自然》雜誌上,是一篇詳細介紹「功能增益性」(gain-of-function,又譯為「功能獲得性」)實驗的文章,作者包括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武漢實驗室將病毒刻意製造成更具毒性的「嵌合病毒」,利用小鼠進行實驗。而他們的研究在美國政府暫停「功能增益性」研究之前就開始了。

作者們還補充說,他們的文章「已經過資助機構的審查」,而且至關重要的是,「請求了繼續進行這些研究,並且已獲得NIH的批准。」「這份研究手稿得到了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的資助」,而福奇則是NIAID的所長,隸屬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NIH)。

在收到NIH同事的電子郵件後,福奇晚上9點47分將《科學》上的文章轉發給了 NIH的馬斯科拉(John Mascola)且註明「這是喬恩·科恩(Jon Cohen)的文章。」

兩分鐘後(第3,187頁;圖二),福奇又將這篇文章轉發給了英國一家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法拉爾(Jeremy Farrar)和斯克里普斯研究(Scripps Research)的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告訴他們:「這是今天剛剛發表的。你可能已經看過了。如果沒有,這對當前的討論很有意思。」

圖二:福奇又將這篇文章轉發給了英國一家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法拉爾(Jeremy Farrar)和斯克里普斯研究(Scripps Research)的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們都成為努力消除實驗室洩漏理論的主要力量。(福奇電郵截圖)
圖二:福奇又將這篇文章轉發給了英國一家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法拉爾(Jeremy Farrar)和斯克里普斯研究(Scripps Research)的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們都成為努力消除實驗室洩漏理論的主要力量。(福奇電郵截圖)

福奇為什麼選擇聯繫法拉爾和安德森,他們都不為福奇或者NIH工作,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們都成為努力消除實驗室洩漏理論的主要力量。2020年3月,安德森與人合著了極具影響力的文章「SARS-CoV-2(中共病毒)的近端起源」,被廣泛引用作為自然起源的證據。安德森和他的合著者從NIH和法拉爾的組織中得到過資助。

福奇還在晚上9:49,將這篇文章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了卡德勒克(Robert Kadlec)(第3,222頁),他是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負責防備和反應的助理部長(Assistant Secretary for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並告訴他:「這是今天剛發表的。給出一個平衡的觀點。」

當晚10:32(第3,187頁),福奇收到了安德森的電子郵件回覆。安德森承認收到了這篇文章,並説出了他的觀察。根據安德森的說法,「病毒的不尋常特徵構成了基因組的一小部分(<0.1%),因此必須非常仔細地查看所有序列,才能看到某些特徵(可能)看起來是經過改造的。」

然而,當天早些時候,安德森發了一條推文,反駁共和黨籍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病毒可能源自武漢實驗室的理論。推文說:「這些分析完全有缺陷和錯誤,可以安全地被忽略。」

美國資金用到武漢   病毒爆發後速斬與其關連

第二天早上,即2020年2月1日7:29(第3,221頁,圖三),福奇給NIAID首席副主任奧金克洛斯(Hugh Auchincloss)發送了2015年《自然》雜誌上那篇詳細介紹「功能增益性」實驗、並得到 NIH資助的文章。他用了強硬的措辭說:「我們必須上午談。保持手機暢通。」福奇指示奧金克洛斯「閱讀這篇文章,以及我現在轉發給你的電子郵件。」他寫道,「你今天會有必須完成的任務。」

圖三:福奇給NIAID首席副主任奧金克洛斯(Hugh Auchincloss)發送了2015年《自然》雜誌上那篇詳細介紹「功能增益性」實驗、並得到 NIH資助的文章。(福奇電郵截圖)
圖三:福奇給NIAID首席副主任奧金克洛斯(Hugh Auchincloss)發送了2015年《自然》雜誌上那篇詳細介紹「功能增益性」實驗、並得到 NIH資助的文章。(福奇電郵截圖)

科恩在最近發表的文章中間接引用了《自然》雜誌上的文章。35秒後(第3,215頁),福奇將前一天晚上轉發給他的《科學》雜誌上的文章,轉發給了奧金克洛斯。

2021年2月3日,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中共病毒起源小組成員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抵達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後,向媒體發表講話。(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2月3日,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中共病毒起源小組成員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抵達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後,向媒體發表講話。(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14年,福奇的NIAID向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提供了37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這個聯盟總部位於紐約,由達扎克(Peter Daszak)領導。NIH的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表示,作為「生態健康分包合同」的一部分,一些研究經費「給了武漢」。

鑒於「功能增益性」研究的固有風險,奧巴馬政府於2014年暫停了「功能增益性」研究。福奇轉發給奧金克洛斯文章中2015年的研究,很可能已受這項禁令所制。

上午8:19(第3,210頁),福奇將《自然》雜誌的文章發給了NIH的塔巴克(Lawrence Tabak),並將電子郵件標為「重要」。福奇簡單告訴塔巴克,「就是這個。」

大約兩個小時後,上午10:34(第3,197頁,圖四),法拉爾發了一封群組電子郵件,宣佈下午2點開電話會議。他的電子郵件指出,「信息和討論的分享完全保密,在下一步達成一致之前不要外傳。」電郵還包含一個簡短的議程,包括「介紹、重點和預期結果」和「摘要和後續步驟」等項目。包括法拉爾在內,共有13人在這次電話會議的名單上。

圖四:法拉爾發了一封群組電子郵件,指出「信息和討論的分享完全保密,在下一步達成一致之前不要外傳。」(福奇電郵截圖)
圖四:法拉爾發了一封群組電子郵件,指出「信息和討論的分享完全保密,在下一步達成一致之前不要外傳。」(福奇電郵截圖)

法拉爾電話會議的電子郵件發出後不久,奧金克洛斯於上午11點47分(第3,206頁)回覆福奇,郵件標題是「繼續」。這條電子郵件鏈與福奇當天早些時候發送兩篇文章時的電子郵件鏈不同。奧金克洛斯寫道:「你寄給我的文章說,這些實驗是在『功能增益性』暫停之前進行的,但此後已得到NIH的審查和批准。不確定這意味著什麼,因為艾米麗(Emily)確信。沒有冠狀病毒工作通過 P3 框架。她將嘗試確定我們是否與國外的這項工作有任何遠距離聯繫。」

「P3 框架」是指HHS P3CO框架,即用於指導決定是否資助涉及潛在大流行病原體研究計劃的衛生與健康服務部框架,也是指導衛生與健康服務部和NIH的資助決策。看來奧金克洛斯是在反駁武漢實驗室研究人員關於「功能增益性」的實驗已獲批准的論點。

福奇在下午12:51(第3,206頁)非常簡單地回覆了奧金克洛斯的電子郵件。只寫道,「好的。繼續關注。」

下午1:13(第3,197頁),法拉爾發送了另一封與下午2點即將召開的電話會議相關的電子郵件,「克里斯汀(Kristen)和埃迪(Eddie)已經分享了這些,並將在電話會議上進行討論。謝謝你。希望這將有助於構建討論。」克里斯汀似乎是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後來被稱作KA。

由於一些內容被覆蓋,目前尚不清楚法拉爾所說的「分享」是指什麼。

下午1:34(第3,197頁),福奇將法拉爾的電子郵件轉發給了塔巴克,提醒他下午2點的電話會議,只簡單說,「僅供參考。」

下午1:43(第3,172頁),考普曼斯(Marion Koopmans)給法拉爾發電子郵件,並抄送給福奇和電話會議名單上的其他成員。考普曼斯負責監管荷蘭曾進行過「功能增益性」實驗的一個實驗室。他的電子郵件正文已完全被覆蓋。

就在考普曼斯發送那封電子郵件(第3,187頁)的同時,福奇回覆了安德森的電子郵件,安德森郵件之前曾指出「必須非常仔細地查看所有序列,才能看到某些特徵(可能)看起來是經過改造的。」福奇簡單地寫道:「謝謝,克里斯蒂安。儘快在電話中談。」

電話會議表面上是在下午2:00按計劃開始的。下午2:56(第3,172頁),在電話會議期間,據信法拉爾向正在通話的13個人中的4人(包括福奇)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詢問:「我可以建議我們掛斷電話,然後重撥嗎?就5—10分鐘?」

下午3:03(第3,172頁),福奇直接簡單回覆法拉爾的請求「可以」。

下午3:07(第3,167頁),法拉爾似乎重新加入了電話會議,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內容有些令人困惑,「我已經重新加入,所以有一條線是開放的,如果要幫忙重新加入。」

下午3:50,柯林斯(Collins)發電子郵件(第3,167頁,圖五),似乎在指世衛組織負責人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傑里米(Jeremy),我可以全天候與譚德塞通話。只要讓我知道。感謝您在這個關鍵和敏感問題上的領導。」

圖五:柯林斯(Collins)在電郵中說:「我可以全天候與譚德塞通話。只要讓我知道。感謝您在這個關鍵和敏感問題上的領導。」(福奇電郵截圖)
圖五:柯林斯(Collins)在電郵中說:「我可以全天候與譚德塞通話。只要讓我知道。感謝您在這個關鍵和敏感問題上的領導。」(福奇電郵截圖)

此後不久,法拉爾在下午3:59(第3,133頁)給全組發了一封電子郵件,感謝他們的參與。法拉爾寫道:「對此顯然有很多需要理解。這次電話會議非常有助於聽到我們當前的一些理解,以及我們知識上的許多差距。」

法拉爾最後說:「我希望這是一個合理的方法,請提出任何想法或建議。再次感謝你們在週末抽出時間,就一個複雜的問題進行如此有見地的討論。謝謝你,並祝,傑里米。」

與世衛通訊後  社媒突封殺「質疑」聲音

凌晨3:30(第3,130頁),富歇爾(Ron Fouchier)向未知收件人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感謝法拉爾「有用的電話會議」,還有一段標題為「羅恩的筆記」部分。筆記部分有兩整頁以上,被完全覆蓋。

法拉爾回覆富歇爾說「謝謝羅恩」,並以「非常歡迎對那個的想法」結束。

法拉爾隨後在凌晨4:48(第3,128頁)給朗博(Andrew Raumbaut)和電話會議組的其他與會者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法拉爾寫道,「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這個評論之後是一段被覆蓋的部分,然後法拉爾以「我建議我們不要在這裡進行進一步的科學討論,而是等待那個小組成立。」

NIH負責人柯林斯(Collins)隨後在上午10:27(第3,128頁,圖六)給法拉爾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並抄送給福奇和塔巴克,稱他可以「與譚德塞通話」。他寫道:「告訴我,如果我能夠幫助打通他的層層保護關卡。」

圖六:NIH負責人柯林斯(Collins)稱他可以「與譚德塞通話」,並寫道:「告訴我,如果我能夠幫助打通他的層層保護關卡。」(福奇電郵截圖)
圖六:NIH負責人柯林斯(Collins)稱他可以「與譚德塞通話」,並寫道:「告訴我,如果我能夠幫助打通他的層層保護關卡。」(福奇電郵截圖)
上午7:13(第3,126頁),柯林斯給法拉爾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並抄送給福奇和塔巴克,「非常感謝我們仔細考慮選項……」。

上午11:28(第3,125頁,圖七),法拉爾給福奇和柯林斯發電子郵件,並抄送給塔巴克。法拉爾與其他人分享道:「譚德塞和伯恩哈德(Bernhard)顯然已經進行了祕密會議……在我看來,他們需要在今天做出決定。如果他們真的推諉,我會很感激今晚晚些時候或明天與您通電話,以考慮我們如何推進。」

圖七:法拉爾在給福奇的郵件中寫道:「譚德塞和伯恩哈德(Bernhard)顯然已經進行了祕密會議……在我看來,他們需要在今天做出決定。(福奇電郵截圖)
圖七:法拉爾在給福奇的郵件中寫道:「譚德塞和伯恩哈德(Bernhard)顯然已經進行了祕密會議……在我看來,他們需要在今天做出決定。(福奇電郵截圖)
在電子郵件末尾,法拉爾引用了「零對沖」(ZeroHedge)剛剛發表的一篇中共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文章。「零對沖」是一個極右翼自由主義金融博客。

在法拉爾發布消息的第二天,「零對沖」就被推特封殺了。

儘管不知道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2020年2月3日被告知或詢問了什麼,但他發佈了「總幹事報告」,其中包括呼籲「打擊謠言和錯誤信息的傳播」。譚德塞還發了一條推文。

譚德塞在演講中宣佈:「我們與谷歌合作,確保人們在搜索有關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信息,最先看到世衛組織信息的搜索結果。社交媒體平台,包括推特、Facebook、騰訊和抖音,也已採取措施,限制錯誤信息的傳播。」◇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於2020年2月24日在日內瓦世衛組織總部舉行新聞發布會。(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於2020年2月24日在日內瓦世衛組織總部舉行新聞發布會。(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原文:Fauci Team Scrambled in January 2020 to Respond to Lab Leak Allegations, Emails Show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