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民吳菊芳位於鼓樓區的江景房遭政府非法強佔11年,問題至今未獲解決,而她卻在維權過程中遭遇拘留、關黑監獄等各種迫害。5月底,南京截訪人員在北京將吳菊芳綁架回南京,將其拘禁在家。

進京查詢被綁架案 吳菊芳再遭綁架

日前,吳菊芳向《大紀元》記者爆料,去年在北京被截回後,她在黑監獄中遭到毒打,被打得頭破血流;她出來後向北京警方報案,已立案。她今年5月中旬去北京是詢問偵查結果。5月15日,一個南京警察和其僱用的臨時工要綁架她,她報警後擺脫了他們。

她說:「5月26日白天,又碰到他們一群十多人,我脫不了身,只好跟他們回來了。到了北京南站,有二個警察和一個司法所的截訪人員強行用黑車把我帶回(南京)來,然後就上崗24小時輪班監控我。」

政府侵佔合法房屋 上訪遭打擊報復

吳菊芳原本在南京市鼓樓區有一處兩證齊全的合法房產,該房產2010年被南京市政府違法侵佔。她上告到法院,法院判決確認政府違法,並責令60日內與業主協商賠償;但是南京政府拒不履行賠償法定義務。還每逢重大會議、重大活動的時候,僱傭社會散閒人員監控她。

吳菊芳表示,「政府人員濫用職權,拿著工資、獎金,開著公務車堵在單元門口不讓我自由出行,更甚者搜空(我)身上一切,(把我)關進沒有陽光的黑監獄,24小時看守,三餐從狗洞傳遞進來,這就是所謂法治國家。」

吳菊芳氣憤地說,「我被無數次的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取保候審。(政府)不解決問題,只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前幾年吳菊芳長期住在北京上訪維權,屢遭南京政府與公安的打擊報復。「2018年地方政府人員為了維穩,半夜用電鋸把我租住房子的防盜門鋸開,衝進來,再用黑車把我押回來,說我『結夥作案』,又以『尋釁滋事』(把我)送進南京市看守所拘留一個月;一個月後再給我取保候審。出來後我到北京退房,回來又被拘留了。」

江蘇省南京市政府行政覆議決定書。(受訪者提供)
江蘇省南京市政府行政覆議決定書。(受訪者提供)

關黑監獄 被打得頭破血流

在2020年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期間,吳菊芳接到北京豐台區分局讓她去一趟北京的通知,但她一上車就遭到南京當局攔截,她就把父親住院的資料全部拿給截訪者看,當時她父親在醫院的深切治療部。「我說我肯定要回去的,哪怕要我寫保證,我本來就打算當天回去的。」她說。

「他們(截訪人員)說『行』,但是沒想到他們騙我到一個原來駐京辦的地方,前面停了一輛商務車,(車上人)他們下車就把我抬上車去;(把我)帶回南京後,搶走我所有的東西,給我戴上頭套。(去黑監獄的)半路又上了人,又給我戴上一層頭套,上面再蓋上一件衣服。然後把我換上另一輛車,到達黑監獄房間後才摘掉頭套。」

吳菊芳說,關押她的房間和前年關她的是同一房間。前年她被押送來時,因只戴一層黑頭套,隱隱約約知道黑監獄是在南京郊外。「因為太氣憤了,七八次都這樣,而且投訴他們都不承認有這事。我就把鏡子砸碎了作為記號,而且(牆上)有一塊瓷磚掉下來的,很明顯。」


「以前他們打我,半個月一個月傷就好了,等我放出來就沒有證據了。但是去年這次我要出來那一刻他們怕我反抗,就再把我打了一頓,(打得)頭破血流,又把我丟棄在沒人的郊外。我去醫院治療檢查,將這些(遭毆打的)證據交給北京警方,已經立案。」她說。

「去年被綁架後,手機還沒被收走,我在車上先拍錄所有人的臉,後來這短影片沒被刪掉,我就交給北京警方作為證據。」

2020年吳菊芳在黑監獄被看守人員暴打頭破血流。(受訪者提供)
2020年吳菊芳在黑監獄被看守人員暴打頭破血流。(受訪者提供)

2020年吳菊芳在黑監獄被看守人員暴打渾身是傷。(受訪者提供)
2020年吳菊芳在黑監獄被看守人員暴打渾身是傷。(受訪者提供)

吳菊芳表示,「像這樣非法拘禁的事例在中國很多很多,大概我這個是唯一被立為刑事案件的。我估計北京警方有壓力,但是我不會放棄的,」

記者致電吳菊芳轄區的新街口社區綜治辦蔣書余主任,他表示不太清楚情況。

記者又致電新街口社區綜治辦司法所科長陳洪峰,他聽到吳菊芳被拘禁的事,並未作任何回答便掛電話。

被非法拘禁北京警方受案回執。(受訪者提供)
被非法拘禁北京警方受案回執。(受訪者提供)

被非法拘禁北京警方立案告知書。(受訪者提供)
被非法拘禁北京警方立案告知書。(受訪者提供)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