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長髮斑白的陳先生,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衫,上面寫了「六月聯合」「2007/6」等字,一條黑色長褲,默默端坐在已被警方以公安法條例封鎖的維園球場前,右手挎著一個黑色背囊,前面放著一個黑色的結他袋。
四圍是來來往往的市民、悼念六四的人,當然還有很多警察、便衣。

陳先生說,89年6月4日,他在日本,每半小時看著日本電視台NHK的新聞報道,看著北京的槍林彈雨,看著奮不顧身的人們,悲憤不已。

他說,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對他影響甚巨。此前他是一個只顧個人藝術創作的人,毫不關心社會政治,六四事件改變了他。自此以後每年,他都會做作品悼念六四。

6月4日晚上大約七點二十分,陳先生拉開結他盒拉鏈,將結他拿出來,用兩條紅色膠紙, 把兩枝白洋蠋黏貼在結他盒背面。一會兒後,他又將上面用黑色字寫住「不要到維園點起燭光」的紅色膠紙貼在結他袋上,然後將一枝狹長的木棍夾在結他絃線板下。

然後,陳先生站起來,背起結他袋,高舉著結他。

陳先生說,藝術是一種基本的善意。他曾在北京和六四倖存者和死難者的家屬傾偈,向他們展示自己紀念六四的作品,他們很激動,覺得自己很孤單,看到陳先生的作品很受鼓舞,互相釋出善意,也讓大家知道不是要一個人去面對困境。

陳先生穿著的白色短袖衫,就是2007年6月,他們找了64名行為藝術家,做了一場紀念六四事件活動的營衣。

陳先生穿著的白色短袖衫上面寫了「六月聯合」「2007/6」等字,代表2007年6月,六四倖存者和死難者的家屬,找了64名行為藝術家,做了一場紀念六四事件活動的營衣。(潘志雄提供)
陳先生穿著的白色短袖衫上面寫了「六月聯合」「2007/6」等字,代表2007年6月,六四倖存者和死難者的家屬,找了64名行為藝術家,做了一場紀念六四事件活動的營衣。(潘志雄提供)

大約六點十分左右,背著背囊、手提結他盒的陳先生欲進入維園時,被數個警察截停、搜查、拍攝紀錄。但警察找不到什麼可疑的東西,搜查約十分鐘後將他放行。

陳先生說:「如果驚就死啦……如果驚就唔使做啦,咩都唔使做啦,啫係如果我哋驚,大家都匿埋角落去驚囉,龜縮埋一齊,咁佢地咪好開心囉!」@
 
(鳴謝攝影師潘志雄)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