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近日爆出美國傳染病學專家福奇的數千封電郵。這些電郵顯示,福奇在疫情之初就曾與多方探討中共病毒(COVID-19)可能源自中共實驗室的說法,但是他卻一直在公眾面前淡化該說法;同時福奇還被指與中共官員關係密切,並繼續為中共辯護和掩蓋。

被曝光的福奇(Anthony Fauci)私人電郵超過三千頁。這些電郵的時間段是2020年1月到6月,內容涵蓋福奇在美國疫情爆發之初與政府官員、專家以及陌生民眾來往的電郵。

福奇涉掩蓋病毒真相

福奇「電郵門」爆出後,立即引發眾媒體開始研究郵件內容,其中很多涉及到掩蓋COVID-19病毒來源的真相。

最受關注的莫過於美國斯克里普研究院病毒免疫學專家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寫給福奇的一封郵件。安德森是堅定支持病毒自然進化說的專家之一。

該郵件寫道,「在系統發育樹上,該病毒看起來完全正常,且表明蝙蝠是病毒的儲存載體。該病毒的不尋常特徵只佔基因組的一小部份(< 0.1%),人們必須仔細觀察所有的序列,才能發現其中一些特徵可能是經過設計的⋯⋯Eddie、Bob、Mike和我都發現到基因組與進化理論的預期不一致。」

Eddie、Bob等人應該是安德森團隊的專家成員。

2020年3月17日,安德森在《自然》雜誌發表題為「SARS-CoV-2的近端起源」的論文。「我們回顧了通過基因組數據的比較分析,可以推斷出SARS-CoV-2的起源⋯⋯我們的分析清楚地表明,SARS-CoV-2不是實驗室構建體或故意操縱的病毒。」他在論文中寫道。

然而,安德森寫給福奇的郵件是在1月31日。因此,安德森應該是先發現病毒基因組有一小部份具備不尋常特徵,並且是團隊的共識。然而,他在之後的論文中卻對此隻字不提,令人生疑。

另外,還有美國生態健康聯盟總裁達茲扎克(Peter Daszak)於2020年4月18日感謝福奇駁斥實驗室洩漏之說。達茲扎克至今仍堅持病毒起源於自然。

達茲扎克是赴武漢調查的世衛專家組中唯一的美國成員,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關係密切。不僅與其合作發表了二十幾篇論文,還曾資助武毒所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2020年2月18日,他和26名專家在《刺針》聲明,稱病毒實驗室理論是「陰謀論」。該文正是由達茲扎克起草。

福奇答覆道,「非常感謝你的善意來信。」

美國保守派監督組織「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6月2日再次拿出此前獲得的301頁郵件,顯示中共和世衛共同隱瞞疫情,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對此知情。

2020年2月13日,世衛向前往中國調查疫情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官員發出一系列簡報,要求官員們對內容保密。郵件寫道,「重要提示:請將此視為敏感信息,在我們與中國(中共)達成協議前,勿公開。」

2020年2月14日至15日的一封郵件顯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官員根據中共的要求制定了保密表格。「這次的表格是根據中國(中共)的條款量身訂做的,所以我們不能使用之前的表格。」世衛技術官員曼蘇克‧韓(Mansuk Daniel Han)如此地寫給福奇下屬雷恩(Clifford Lane)。

據《國家脈動》6月1日報道,尼爾森(Erik Nilsen)博士是卓有著述的物理學家,也是神經科學研究公司「生物信號」(Bio-Signal)的行政總裁。在郵件中,福奇無視這位物理學博士對中共的COVID-19數據不可信的警告。

福奇在回覆尼爾森的電子郵件時寫道,「太長了,我讀不下去。」

《國家脈動》寫道,雖然福奇可能沒有時間閱讀概述中共操縱COVID-19數據的電子郵件,不過福奇卻有時間撰寫自己的「人生哲學」書籍,也有時間推廣COVID-19疫苗的兒童書籍,甚至還花時間在進行功能增益研究的大學發表畢業演講。

福奇與中共官員關係密切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中國疾控中心(CDC)主任高福於2020年3月28日向福奇發郵件道歉。此前高福接受《科學》期刊採訪,報道指,高福指責美國等西方國家叫民眾不用戴口罩,正在「鑄成大錯」。

高福在郵件中用暱稱「Tony」稱呼福奇,並解釋自己沒有指責。他說,「我看了《科學》的採訪,怎麼能用『大錯』這個詞來說別人呢?那是記者的措辭。希望你理解。讓我們攜手把COVID病毒逐出地球。」

福奇在回覆中說,「我完全理解。沒問題。我們將共渡難關。」

福奇後來因建議實施社交距離等措施,受到一些保守派的指責,高福4月8日再發郵件,稱「我看到一些新聞(希望是假的),說(你)正被一些人攻擊。在這種非理性的環境中,希望你一切順利。」

「感謝善意的問候,一切都很好,儘管這個世界上有一些瘋子。」福奇在回函中寫道。

從郵件中可以看出他們的關係不錯。

福奇繼續為中共辯護和掩蓋

福奇5月25日(周二)在國會作證時,繼續為中共辯護和掩蓋。他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給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60萬美元,不是給他們用於病毒功能增強研究的。

他認為,該60萬美元贈款的目的是,「研究動物與人類的界面,進行監視,並確定這些蝙蝠病毒是否有能力感染給人類」。福奇對「功能獲得」這個名詞的定義是,「獲取可以感染人類並使其更易傳播和/或致病的一種病毒」。

他還說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非常令人尊敬」。

隨著西方國家對中共病毒源頭追查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總統拜登下令17個國家實驗室協助找出病毒起源。而福奇6月3日則表示,調查中共新冠病毒的起源時,若對中共「過於指責」(too accusatory),可能導致中共不願分享信息。

根據消息人士公開爆料,白宮正在積極準備拋棄福奇。

保守派活動人士傑克.波索別克(Jack Posobiec)6月2日在社交媒體上透露說,拜登的白宮官員們在「積極討論」辭退福奇的策略。

作為白宮應對中共病毒大瘟疫的首席傳染病顧問,福奇在過去一年裏的言論反覆無常,已經引起很多批評之聲,而最近幾天曝光的大量電子郵件更是勾畫出福奇的兩面性。美國著名媒體人、霍士新聞大牌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譴責福奇是徹頭徹尾的欺詐,他呼籲對福奇進行犯罪調查。@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