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國外匯儲備在過去一年中沒太大增加,中共央行對這一輪人民幣升值越發感到不安,並正在暗中抵制人民幣升值。

《華爾街日報》周三(6月2日)報道說,人民幣升值為更多中美貨幣摩擦埋下伏筆,因為「任何阻止人民幣進一步上漲的企圖都將為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貨幣操縱指控提供新燃料」。

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簡稱人行)周一(5月31日)表示,它將提高銀行的外匯存款準備金要求,此前一位前央行官員接受中共官方媒體採訪時暗示,人民幣最近的強勢不可持續,也不可取。

《華日》說,人行對人民幣升值越來越感到不安。

目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約為6.38(1美元兌換6.38元人民幣),處於人民幣自201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只要再上漲超過5%,人民幣匯率就能創下歷史新高。在過去一年中,人民幣已經升值了近12%。

人行對人民幣漲勢感到不安的原因是,中國的外匯儲備在過去一年幾乎沒有增加,顯得很反常。在過去,比如2000年代以及2010年代初,中國有大量的貿易盈餘,對應有大量的外匯儲備積累。

但是自2020年初以來,中國的儲備量按美元計算只上升了2.9%,相比之下,南韓和台灣的增幅分別為10.6%和13.2%。

《華日》報道說,從表面上看,人行沒有太多干預遏制人民幣升值,但其它數據卻展現了一個更複雜的局面。

中國2020年最後一個季度的國際收支數據顯示,儲備資產略有增加,但有兩個剩餘類別資產激增。第一類是「其它投資」,除直接投資、證券投資或儲備交易外,其它的投資都會被納入這一類。第二類是「淨誤差與遺漏」,是確保國際收支實際平衡的最後一欄。在今年最後一個季度,這兩類資金加起來超過2000億美元,是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

雖然一些資金外流可能代表國內借款人利用美元疲弱和人民幣堅挺來償還美元債務。比如在「其它投資」類別下標記為「貸款」的中國新負債從2020年第一季度的130億美元下降到今年最後一個季度的負440億美元,意味著大規模償還。

這部份負債只能解釋巨額資本外流的一小部份,剩下的一大部份仍然是未解之謎。

Exante Data的高級策略師、前美聯儲經濟學家亞歷克斯·埃特拉(Alex Etra)表示,國際收支平衡表的兩個部份與銀行的淨外國資產積累保持一致;中共央行因長期依靠國有銀行來干預貨幣市場,必然引發普遍關注。

改動剩餘類別資產或許也是一種抵制人民幣升值的方法。《華日》報道說,與積累儲備相比,這種抵禦人民幣進一步走強的方法很少能引人注目並成為頭條新聞。但是,如果這確實是正在發生的事,它也不太可能逃過美國財政部的注意。

《華日》文章說,展望未來,不僅貨幣市場值得密切關注,還要關注中國資產負債表的支付數據細節,才能提前預測未來的政治麻煩。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在一周內分別跟美國新任貿易代表戴琪、新任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進行首次通話,雙方表示,要繼續保持溝通。

劉鶴同時也是習近平的首席經濟顧問,他面臨的一個緊迫問題是,如何緩解中共政府認為的人民幣過度升值壓力。人民幣走強可能損害中國出口。

此外,中共政府目前也不願讓外界以為,它在試圖管制人民幣匯率以獲得優勢,特別現在華盛頓的許多官員都在對中共的重商主義政策提出質疑。

中共政府的一位顧問告訴《華日》,劉鶴6月1日跟耶倫的通話應該提到了中國的匯率管制問題。

中美雙方均未透露耶倫與劉鶴此次交談的任何細節。#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