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23號是中共所謂的「和平解放」西藏70周年。中共國務院發佈西藏白皮書,聲稱西藏在社會主義制度下,人民幸福,脫貧攻堅全面勝利,堅決抵制所謂「達賴集團」的滲透破壞。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格桑堅參批評,那是謊話連篇的大內宣,並透露中共為了建黨百年慶功,更加大力度控管西藏。

【大紀元訊】

中共定調對「達賴集團」 鬥爭方針不變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該白皮書稱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西藏精神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為「十四世達賴集團」,指控他搞滲透、分裂。

達賴喇嘛長期主張「中間道路」,即要求中國政府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承諾給予西藏人民的高度自治。但白皮書指稱,「中間道路」宣稱西藏歷史上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圖謀建立歷史上從不存在的所謂『大藏區』,要將西藏、四川、雲南、甘肅、青海等地的藏族及其他民族聚居區合併建立所謂統一的行政區等,這不符合中國的歷史、現實、憲法,更有違全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

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吳英傑二十二日強調,對達賴集團鬥爭的方針政策不動搖。

對中國政府最新發佈的西藏白皮書,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格桑堅參24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示,中共歷來已發佈十幾個白皮書,國際主流媒體沒有人關注,連反駁的價值都沒有,只是大內宣。

格桑堅參:中共撕毀十七條協議 已無法理基礎

格桑堅參說,中共吹噓西藏被它治理從落後走向進步,都是謊言。事實上,這七十年是西藏最黑暗的時候,造成一百二十多萬名藏人非自然死亡,六千座寺廟被摧毀,超過一百五十多名藏人為了民族尊嚴自焚抗議,是西藏歷史前所未有的劫難。

格桑堅參指出,「十七條協議」對中共來講其實是非常尷尬的事情,一方面他不敢讓民眾知道其內容,另一方面他每年都需要紀念一下,以展示對西藏擁有主權的姿態。但所謂「十七條協議」,姑且不說是中共武力威嚇之下的城下之盟,中共自己公然違背和撕毀協議內容,導致西藏的合法政府及其領導至今流亡國外,兩邊政府也公開宣佈協議無效,因此,該協議早就成為了沒有任何法理基礎的一紙空文!

相反的,格桑堅參說,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推動民主制度,讓流亡藏人投票選自己的領導人,即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新司政邊巴次仁剛當選,包括美國、捷克、法國、比利時、日本、台灣等多國表達祝賀,美國也承認藏人行政中央是西藏合法代表。捷克和比利時邀請邊巴次仁訪問。

格桑堅參提到,今年中共建黨一百年更加大力度管控打壓境內藏人。「以防疫為藉口控制藏人朝拜寺院,踐行自己的宗教信仰自由。又以所謂維護專案名義建立所謂雪狼突擊隊,威風凜凜地在街上喊口號,進入藏人家裏翻箱倒櫃,清查有沒有私藏達賴喇嘛的肖像,堅決禁止懸掛,做得愈來愈極端、恐怖。」

格桑堅參還說,中共對海外藏人推動所謂「愛國不分先後」政策,挨家挨戶清查有沒有家人流亡在外,加強監控並威逼家人叫境外藏人返回西藏,分化境內外藏人的團結,意圖瓦解境外藏人對境內藏人和國際的影響力。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李酉潭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質疑中共所謂「和平解放」都是假話,真正是將人民鎖在中共鐵牢裏被壓制。表面推動繁榮,卻剝奪西藏人自決權、自治權和人權。

學者: 西藏已被政治化管理

李酉潭提到,他曾親歷西藏見到的情景,表面是藏人統治,實際是中共控制。他在搭火車的時候,看到很多漢族青年被送進西藏。

李酉潭說:「他們有帶我們去看脫貧村努力的成果,那種脫貧是以破壞生態環境為代價,漢人大量移居進去發展經濟,某種程度有一些脫貧的效果,但代價就是藏人語言、文化、宗教、生存權全部被破壞。藏人想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你建樓房要他跟漢人住平地,藏人原有謀生技能就喪失掉。」

李酉潭指出,中國政府在西藏築鐵路、公路,大肆破壞水源、生態,布達拉宮前的各種標語形同掐住藏人的脖子,藏人受到高度監控和歧視。這種所謂繁榮發展代價太高了。反觀蒙古共和國獨立,在蘇聯垮台後卻享有民主自由。

李酉潭提到,他曾到印度達蘭薩拉訪問過達賴喇嘛,達賴喇嘛說,中共稱西藏政教合一世襲制,他二零一一年完全交出政治權力,反觀中共卻永遠把持政權。

李酉潭說,看到流亡藏人沒有很高的物質享受,卻保有西藏宗教、文化、語言、道德、生態、高度的精神文明。而境內藏人即便繁榮,但被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評分自由度只有一分,跟處於戰亂中的敘利亞所差無幾。

李酉潭說:「我去西藏走了一趟,藏人家裏尊者的佛堂不能放在客廳內,只能隱藏起來,客廳只能放所謂三皇五帝: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像,西藏已被中共政治化管理。」

李酉潭認為,極權專制就像猛獸,只要獠牙未除,禍害不止,不管西藏人、蒙古人、維吾爾人、香港人、台灣人,都面臨相同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