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香港泛民派議員4月21日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郭榮鏗(前排中)曾表示,如果可為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和捍衛法治,因而被取消議員資格,這是他一生的光榮。(宋碧龍/大紀元)
原香港泛民派議員4月21日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郭榮鏗(前排中)曾表示,如果可為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和捍衛法治,因而被取消議員資格,這是他一生的光榮。(宋碧龍/大紀元)

郭榮鏗(Dennis Kwok Wing-hang,1978年4月15日-)生於加拿大,3歲時隨家人回到香港,13歲時又跟隨哥哥到英國讀書,1999年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法學系畢業後回到香港。不過後來有孩子後,他每年夏天都回加拿大探親,他說他最喜歡在卑詩省的湖裏游泳,也喜歡為溫哥華加人冰球隊歡呼。

香港泛民派議員郭榮鏗2020年11月宣佈退出政壇後回到加拿大。雨傘運動中香港人敬佩他,讚譽他「骨子裏是個頑強的人」。郭榮鏗在一次記者會上也曾表示,如果可為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和捍衛法治,既使被取消議員資格,這是他一生的光榮。

從事務律師、大律師到議員

2017年在接受香港律師協會專訪時他回憶說,在大學二年級時,並不清楚自己想成為事務律師還是大律師,所以他決定申請見習合約,並接受了Herbert Smith的聘用。完成香港大學PCLL課程後,他加入該律師行的香港辦事處,在那裏工作了5年。

香港的律師分為大律師和律師(又稱事務律師)兩種,不能同時擔任。律師的出庭發言權是受到限制的,而大律師在所有法院(包括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均享有出庭發言權。大律師專門從事訴訟工作及代表當事人出庭發言,但亦會代顧客草擬法律文件或提供專業法律意見。

郭榮鏗在Herbert Smith擔任事務律師3年後,2006年轉為大律師。他表示,決定轉任大律師,是因為他希望處理更廣泛法律問題,如司法覆核和香港面臨憲制挑戰。

「我喜歡處理大型商業案件,但也開始對香港社會其它法律問題產生興趣。這推動我提供義務法律服務,在公共屋村提供免費法律諮詢。這引發了我的思考,最後改變了我的長遠事業規劃。」

郭榮鏗對政治的興趣,加上他提供義務服務時接觸到多位具影響力的大律師和立法會議員,如梁家傑等,這批律師後來組成了公民黨,並於2006年邀請郭榮鏗加入成為創黨黨員,於是他開始從政之路。

夫妻恩愛 家庭幸福

2012年,34歲的郭榮鏗參加香港立法會選舉。為了參選議員,他還放棄了加拿大國籍。

其實4年前就有人勸說他參選,因太太黃愛恩懷上了他們的大兒子,他決定暫時不參加。

黃愛恩任職一間國際知名律師行,而且專做收購業務,收入隨時多過任職大律師的丈夫。如果Dennis當選做議員,私人執業時間一定大減,這樣家庭收入肯定會減少很多。

但為支持丈夫參選法律界的立法會議員,黃愛恩放棄了高薪,在家照顧孩子,全力以赴地支持郭榮鏗。

2012年9月9日,郭榮鏗擊敗建制派支持的前律師會會長王桂壎,以56.20%的得票率,當選香港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界別的議員,接替了吳靄儀的立法會議席。10月16日,他還當選了香港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副主席。

2015年8月,郭榮鏗(Dennis)在facebook發佈消息,稱他太太9月將生下第二個孩子。本來他不想公佈,但為抽更多時間在家陪太太,他頻頻缺席周六和周日的公開活動,包括公民黨行獅子山籌款,於是決定提早宣佈喜訊,希望大家諒解。

他還說,現時五歲的兒子,對於會多個妹妹或弟弟來陪他,都覺得好開心。後來是個弟弟出生了。

溫和理性 連任後維護香港法治

一直以溫和、理性形象遊走政壇的郭榮鏗,2016年連任立法會議員。2017年在接受律師協會採訪時表示,作為法律界代表,他的兩個主要工作包括:一、捍衛法治和憲法,維護一國兩制,推動香港民主進展;

二、鞏固香港的法治基礎,確保司法獨立,而司法機構有足夠的資源和人力,發展和推廣香港法律界在本地及海外的發展,跟進法律改革建議,爭取擴大法律援助和其它訴諸司法的問題。

其實,郭榮鏗為捍衛香港法治而跟北京發生衝突,從2014年就開始了。

他說:「2014年中我仍是新議員,當時國務院發表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在本地和國際社會引起巨大爭議。我身為議員,必須採取堅定的立場。」

「有人可能會問:為何要向國際社會發表立場堅定的聲明?如果我們沒有這樣做,白皮書在未來就有機會成為事實。白皮書的立場損害我們建立的社會、法律制度和經驗價值。我們若要維護我們的生活方式,就有義務向北京和國際社會表明我們的立場,我們的意願是保持一國兩制以原本的方式運作。」

擔任議員期間,郭榮鏗還與律師會合作,推動立即更新和改革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訟費評定收費率,該收費率自1997年以來一直沒有進行修訂。

2016年立法會通過了《金融機構(處置機制)條例》,在主要金融機構發生崩潰的情況下,讓監管機構進行干預。他還說:「上市改革對香港成為一流國際金融中心至關重要。2017年涉及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災,就證明有迫切需要改革。」

2017年7月,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初期,曾採納郭榮鏗提出的一手樓空置稅建議。

據香港親共媒體介紹,有建制中人踢爆郭榮鏗曾搭路想見中央領導,到林鄭月娥當選特首,他旋即埋身成為林太WhatsApp之友,助她出謀獻策。

在一次政府午宴上,林鄭還把郭榮鏗介紹給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

拉布半年 立法會內會無法運行

不過,親共官員很快發現,郭榮鏗跟自己不是同路人。

2019年,反對修改《逃犯條例》的反送中運動,在香港如火如荼地展開,而最初的2019年5月6日,因為是涉及他主管的法律領域,郭榮鏗還當選《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的副主席。

在經歷200萬港人冒著烈日上街反對《逃犯條例》、而港府依舊要按照北京旨意行事之後,外界發現,郭榮鏗變了,他從中間溫和派,慢慢變成了支持民主運動的積極派了。

當時正值中美貿易戰激烈交鋒,親共媒體披露說:「郭榮鏗豈會察覺不出中美關係的波譎雲詭?他積極為一班泛民大佬奔走,成為黎智英家中飯局常客,自2018年底更頻頻訪美,尋求美國介入香港事務。

2020年4月,他就因為主持立法會新一年度內會主席選舉故意拉布拖延長達六個月一事,而被港澳辦、中聯辦批判。」

2021年4月,有港媒發文稱:「立法會2019/20年度內務委員會,因時任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所主持的17次會議均未能選出主席,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最後透過尋求外間法律意見解決僵局,前後經歷19次會議,耗費近950萬港元開支。據了解,警方正就內會選主席風波對郭榮鏗展開調查,有建制派議員近日亦受邀錄口供。」

讓建制派後悔不已的溫和郭榮鏗

「拉布」是西方議會政治的專業術語,運用者通過以冗長發言來拖延時間,阻止政府提案的通過。

拉布在香港政壇上經常發生,比如1999年的殺局,港府想解散有民選成份的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2010年反對高鐵撥款事件等。到了梁振英時代,拉布行動了10多宗,到林鄭月娥時代,拉布已成常態。

於是,親建制派於2017年提出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並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該修訂減少了泛民主派議員的拉布機會,立法會主席則擁有更大權力。

然而,郭榮鏗主持的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卻讓支持民主的泛民議員們成功拉布了半年,阻止了內會選出正副主席,從而阻止了「國歌法」等的通過。

據說事後建制派非常後悔,他們說:「這個困局,原來一早可以避免。按立法會機制,選舉會議本該由上年度內會主席李慧瓊主持,只因她要角逐新年度主席之位,才讓上年度內會副主席郭榮鏗頂上主持選舉。」

「當時有人提出,先由李慧瓊主持內會選舉,讓其他建制議員成功選上內會主席後,再提出辭任,換上李慧瓊,郭榮鏗便由頭到尾無機會主持內會會議。」一名建制政黨高層透露。

他續說:「但是這個做法容易被外界覺得建制派霸道,令人觀感不好,加上大家沒估計郭榮鏗會變成這樣,才沒有實行,現在回想確實有點悔不當初,搞到建制派陷入挨打局面。」

那時,郭榮鏗在公民黨內不及陳淑莊、楊岳橋等出位,形象偏向溫和,所以外界對他突然成為重炮手感到十分意外。◇(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