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而言,2021年第57屆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MSC)頗有特別。這倒不是因為疫情導致本年度的慕尼黑安全會議被推遲,原定的2月19日開幕會議變身為「特別版視像會議」(美國現任總統首次參加),而是因為「特別版視像會議」並未如往年一樣安排中共代表發言,另於5月25日安排「中國專場」,邀請中共外長王毅以影片方式出席。這是一種意味深長的「區別對待」。

事實上,1963年創辦的慕尼黑安全會議,原本是歐美「跨大西洋的家庭聚會」,1995年首次邀請俄羅斯代表與會,1999年向中歐、東歐、印度、日本以及中共的政治、軍事和商業領導人敞開了大門,目前已是國際安全政策決策者交換意見的最為重要的獨立論壇。

王毅早在2002年就參加過慕尼黑安全會議,算是熟客,去年還在會議上發表了題為「跨越東西差異、踐行多邊主義」的演講。在今年的「中國專場」,王毅又老調重談,但這一年多來,由於疫情,由於中共戰狼外交猖獗,國際形勢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王毅的老調變成了破調。本文簡評兩點。

第一、試了方知還是馬克思主義好?

馬克思主義首先出現於西方,是西方文明的逆流。共產黨篡奪國家政權後所製造的空前災難,致使蘇聯東歐國家人民最終唾棄了它。但是,作為殘存的最大共產政權,中共還緊緊抓著它,當作維持統治的旗幟。可這面旗幟如此之破爛與臭名昭著,中共竟視而不見,這不僅顯示了中共的愚蠢至極,更顯示了中共頑抗到死的邪惡。

中共跟人類文明、普世價值的根本對立,決定了中共與自由世界必將有一場殊死之戰。只不過,中共當今實力還遠不夠,所以還在用盡一切手段掩蓋自己的真面目迷惑國際社會,還在爭取時間發展自己(但也會「偶爾露真容」)。中共的危險性和迷惑性實在遠在昔日蘇聯之上。王毅聲稱中共「是世界各國可信賴的夥伴,而不是相互對抗的制度性對手」,無恥讕言也。

王毅稱,有調查顯示,95%的中國人支持中共政府,難道這不是民主嗎?在一個人連自由說話、選擇生幾個孩子的權利都沒有的社會裏,即使調查顯示100%的人支持中共,這不同樣還是一個「皇帝的新衣」童話嗎?

就中國歷史而言,近代以來的艱辛探索、篳路藍縷,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黨人創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1912),是中共顛覆了中國人民所取得的歷史性成果,竊國成功,神州沉淪,掀開了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超過8000萬人無辜死亡,一半中國人遭受了中共迫害,而「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牟利,至今還在進行。

中國人民正在覺醒,迄今超過3億7000萬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拋棄中共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對此,國際社會應有清醒認識,適作準備。

第二、中共將歐方視為夥伴而非對手?

王毅稱,中共始終從戰略高度看待中歐關係,認為「合作」是中歐關係的大方向和主基調。表面大致是這樣,但要解讀一下。的確,歐洲是中共長期統戰的重點對象。早在上個世界70年代,毛澤東提「三個世界論」,就把歐洲當作不同於「第一世界」(美蘇)的「第二世界」,支持歐洲走一體化道路,目的是要把歐洲從美國主導的西方世界裏拉出來。鄧小平以來提「和平與發展是時代的主題」、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等等,支持歐洲成為多極世界裏的一極;2014年3月,習近平在布魯塞爾提出打造中歐和平、增長、改革、文明這「四大夥伴關係」,這樣做的目的與毛還是一致的。

王毅稱,中共將歐方視為夥伴而非對手。這就是假話了。雖然最近幾年歐盟對中共有些拉開距離,對中共進行了「夥伴、競爭者、系統性對手」這樣三個定位,但還在幻想「戰略自主」,要在美中之間扮演「平衡者」的角色。鑒於中共的戰狼外交和對中共在新疆大規模侵犯人權的反感,迫於國際社會壓力,今年3月歐盟32年首次對中共實施制裁,但也就是象徵性的。可是,中共當局今年要搞「百年黨慶」,被打了雞血,妄想震懾歐盟,你打一拳來,我兩拳回去,這樣就打起了制裁戰。表面上看,這是中共不理智,反應過度,得不償失(例如,歐洲議會決定擱置中共渴求已久的中歐投資協定);但實際上,這是中共敵視、蔑視歐盟的心理流露。

王毅稱,雙方要避免虛假資訊遮蔽真相,不讓政治病毒破壞團結,為中歐關係行穩致遠奠定堅實的民意和社會基礎。這就是倒打一耙了。中共的國際霸凌和中共在國內的加強專制是一體兩面的。中共剝奪了中國人的基本人權和自由,整個社會充滿了假新聞、假信息,對國際社會搞「大外宣」,遮蔽真相不遺餘力。中共自身就是政治病毒,在這個基礎上,中歐關係如何能行穩致遠?哪來的堅實的民意和社會基礎?

結語

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在與國際社會交往時,雖然使用了相同或相似的話語,但其實際含義卻大不同於國際社會所理解的。中共有一套獨特的外交話語體系,具有特定的政策含義。

例如,中共一直在說自己始終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而非挑戰者,是國際秩序的建設者而非破壞者,是國際秩序的貢獻者而非所謂「搭便車者」。 請注意,這裏的「國際秩序」一詞,並非現存的國際秩序,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在3月18日的中美高層會晤中就強硬提出中共遵循的「不是一小部份國家所鼓吹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這個「一小部份國家」,指的就是美國和歐洲等西方國家,歐盟可不能自以為不在其中。

總之,對於中共不僅要聽其言而觀其行,更要在「聽其言」時「察其言」,不被其似是而非的話語繞糊塗了。準確理解中共的話語體系和思維方式,是西方成功與中共打交道的前提和基本功,西方過去在這方面吃了很多虧,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