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維權人士張建中因2018年圍觀人權律師王全璋開庭被抓捕並判刑二年三個月,今年3月出獄後仍遭當局嚴密監控。他表示中國沒有法治,希望用事實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共政權的殘暴。

張建中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狀況不太好,他出獄前一星期住處被安裝了一個錄像頭,實施對門監控。5月28日下午,天津河北區公安分局牆子派出所在門口又加裝了一個監控探頭,離他的房門僅有幾米。

稍早,他去南方旅遊,也被軟禁。「以往也是這樣,把人弄走,軟禁起來,經常發生的事情。」他說。

維權網報道稱,「六四」將至,中共進入「超級維穩季」。張建中表示,每年對這種上訪的、敏感的人物都要維穩。「所謂的敏感,其實就是曾經揭露過他們這些暴行的人。上訪的也是,受到不公的待遇,也是揭露他們。都被視為敵對勢力、不穩定因素、恐怖份子。」

記者致電牆子派出所,語音提示為關機狀態。記者打給該所另一電話,對方接聽後以剛接班為由,稱不了解此事。但他承認關機的電話為該所電話,解釋說沒電了。

天津維權人士張建中。右圖為張建中在天津濱海新區管委會維權。(受訪者提供)
天津維權人士張建中。右圖為張建中在天津濱海新區管委會維權。(受訪者提供)

張建中表示,國內的政治形勢很糟糕。他因言獲罪,揭露了實實在在的東西。希望把中國的人權現狀客觀的反映出來。

2018年12月26日,被失蹤近三年的人權律師王全璋律師開庭,張建中到天津二中院去旁聽,被警察當場抓走,之後遭到刑事拘留,被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刑2年3個月,於今年3月26日刑滿回到家中。

張建中告訴記者,「這次弄進監獄的由頭就是圍觀了被強迫失蹤近三年的王全璋的案子。但判罪的時候,隻字不提圍觀二中院的事情,是因言獲罪,說在Facebook上發了影響國家形象的東西。」

天津司法對張建中的起訴書和判決書內容,顯示其案由經過,沒有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而警方扣押了他的三台電腦和一部手機進行「取證」。

據判決書顯示,張建中註冊的Facebook帳戶多次發佈或轉發涉及國內重大事件的帖文,被控「嚴重損害國家形象等」,其中部份帖文內容為:人大代表能連任是「從小媳婦熬成老婆婆,也從小流氓熬成老流氓」;「新中國解放」為「解放流氓、土匪、罪犯」等。

張建中在Facebook發帖被控「損害國家形象」。圖為判決書局部。(受訪者提供)
張建中在Facebook發帖被控「損害國家形象」。圖為判決書局部。(受訪者提供)

判決書稱,境內IP地址無法直接訪問Facebook網站,張建中通過自由門翻牆軟件使用境外的隨機IP地址,以達到訪問該網站的目的。

警方經對張建中電腦硬碟進行檢驗並進入該硬碟的系統,運行系統桌面的自由門軟件進行翻牆瀏覽境外網站信息,登錄Facebook後直接訪問張建中的帳戶信息。警方對張建中Facebook帳戶的好友頁面進行固定,並以網頁截圖形式進行保存。以此作為起訴證據。

張建中表示,法庭上,法官不讓他說話。實際上該判決和起訴經不住推敲,是上面市政府、政法委指派下來的,必須得判,量刑明顯過重。二位律師簽了保密協議,所謂證據資料不允許外傳。不公開審理,不允許旁聽,家屬要求網絡直播也沒有得到批准。

被舉報天津官員已落馬 舉報人仍受打擊

張建中原是泰達集團的職工,從2004年左右,他依法向中紀委、天津市紀委、各部門實名舉報當地官員。沒想到公安局把他舉報的錄音提供給其所在單位,紀委部門把舉報人名單提供給單位,導致單位對他進行瘋狂的報復。

比如說,公司制定了好多折磨人的規章制度,他在泰達開車時,一個季度超出公司規定的油耗0.6升,就罰款600元;比如車輛晚點了,沒接到領導或員工,員工打出租的錢都由司機承擔;大冬天逼著司機給公司掃雪,雪後寒,他因此患上哮喘……

張建中曾實名控告張高麗、黃興國、武長順、劉惠文、何立峰、苟利軍等官員在天津主政期間涉嫌不作為,涉嫌參與包庇和縱容泰達集團的董文勝、黃濤等涉嫌貪腐勢力的行為。

據陸媒報道,泰達集團董事長劉惠文於2014年4月19日在家中身亡,終年60歲,坊間傳聞是自殺。武長順、黃興國分別於2014年7月和2016年10月落馬。

張建文說,「劉惠文是泰達的老總,畏罪自殺。當年舉報黃興國、武長順,都遭到滅絕人性的打擊報復,他們抓起來了,應不應當給我們平反?好多苦難人民公開喊打倒共產黨,為甚麼?因為人民已經看不到希望了。人民有苦有難還不允許說話。」

他表示,「我沒有能力改變中共的殘暴,但是我有能力用事實讓更多的人知道現在政權的殘暴。」

2009年,張建中因為上訪被單位開除,沒有收入,看不起病。他回憶,「我背著材料上北京當時,趕上兩會,被搜到舉報材料,他們說我在天安門自殺,拘留十幾天單位就給開除了。在中國沒有對與錯,只有強和弱。」

「官場裏面的事情黑水太深了,原來我不認為中國腐敗到這種程度,一黨制是最大的弊病。希特拉不就是(納粹)黨領導一切嗎?反腐是利益集團的內部爭鬥,不是真正的反腐。你守著糞堆打蒼蠅打得完嗎?」他說,「現在更加殘暴了,連說話都有罪了。槍桿子就是法治,你對著扛著槍開著坦克的流氓,你能講甚麼道理?」

他強調,當年自己是實名有證據的,中央巡視組找他談過這些事情,但沒有下文。「快20年了,遭到這種滅絕人性的打擊報復。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我現在已經60多歲了。」

在天津市河北區看守所,一個月的基本生活費用是300元,飯是定量的,不管飽。由於嚴重缺營養,他身體每況愈下,感覺「待一年折壽三個月」。

「在看守所又落下一個新毛病,不明原因的頭暈。病情惡化突然間摔倒了,不省人事,送醫搶救,差點成了第二個郭宏偉。」他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