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警方就原定於昨(30日)舉行的「毋忘六四」遊行及六四燭光晚會發出「反對通知書」,支聯會提出的上訴亦在29日被駁回,唯港人悼念六四的決心未有減退。

支聯會昨重開六四紀念館,展出主題「八九民運與香港」的圖片。同日,職工盟於銅鑼灣擺設「記憶之戰 六四街站」派發六四特刊呼籲市民關注(詳見報道)。而王婆婆則獨自一人遊行紀念六四(詳見報道)。

支聯會秘書蔡耀昌對六四遊行集會上訴被駁回感到失望,並對公眾表示抱歉。蔡耀昌指出,今年六四悼念活動面臨前所未有的打壓,並且涉及難以估計的政治同法律風險。表示必須以支持者及成員的安全、組織的可持續運作與推展,以及延續多年信念作為優先考慮,「小心應對,保存實力,在信念不改的情況下,走得更遠」。

支聯會成員在重開的六四紀念館前合影。(宋碧龍/大紀元)
支聯會成員在重開的六四紀念館前合影。(宋碧龍/大紀元)

蔡耀昌:堅守32年的承諾

蔡耀昌在5月28日因為2019年10.1遊行被判囚14個月,緩刑兩年。此前他被還押10日,這是他首次在香港坐監。出獄兩日,蔡耀昌馬不停蹄地投入支聯會工作。「能做多少做多少,你的位置是甚麼你就去做。」蔡耀昌說。

在八九民運期間,蔡耀昌參與學聯,組織香港學生遊行、集會。1989年6月3日晚,蔡耀昌在學聯會所通宵看著電視上北京的鎮壓,到如今記憶猶新,影響了他的一生。他說:「我從那時起對自己有一個承諾,要為推動中國民主而努力。」

32年之後,蔡耀昌說:「我回頭望,我很慶幸,我經歷三十年仍然在這個位置上。甚至可能我還在一線上,尤其在支聯會的工作上推動中國的民主,至少在六四這件事情上。」

在六四屠殺之後,擔任學聯秘書長的蔡耀昌與學聯成員繼續參與營救大陸的民運人士。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1990年尾、1991年初,蔡耀昌秘密前往北京,探望民運人士家屬,包括王軍濤、陳子明的太太等。當時正值波斯灣戰爭,國際焦點從中國人權轉移到中東地區,中共當局打算重判民運領袖。他幸運地安全返回香港,將民運人士的消息傳遞出去,喚起公眾的關注。

蔡耀昌回港後沒有對外公佈他前往北京,希望以後可以繼續去大陸聯絡。可惜,1993年他陪同工運領袖韓東方回大陸的時候,在廣州酒店被國安拘捕,遣返香港,回鄉證也被沒收。

當記者問是否會覺得香港情況越來越像大陸,蔡耀昌說,這兩年香港情況確實惡化,但是始終比內地空間大。即使是在中國大陸惡劣的環境下,三十年來仍然有不同人前仆後繼、尋找空間嘗試提出民主的信念。

當局今年再次以疫情為藉口,禁止六四維園集會。支聯會考慮法律風險後決定停辦集會。然而蔡耀昌相信,雖然無法向往年一樣舉辦大型活動,香港仍然有空間悼念六四。支聯會重開六四紀念館,設有悼念區。或許有的人因為各種原因,不便公開悼念,至少可以與下一代講六四這段歷史,將歷史記憶薪火相傳。

蔡耀昌強調,香港合法的抗爭空間仍然是比內地大,支聯會在香港還是合法組織。他認為,面對當前的嚴峻環境,支聯會應該沉著應對、步步為營,儘可能保持組織運作。「我們有比較大空間,我們唔好輕易地一舖玩完。」

八九民運經過三十幾年,當時的學生早已人到中年,都有不同的人生抉擇。30多年來,蔡耀昌始終實踐自己為中國爭取民主的承諾,而一些身邊的朋友已經淡出民主運動。對於這種情況,蔡耀昌處之淡然,「每個人的考慮、經歷、可以承擔的不同。」至於他自己,「我覺得我願意做這種承擔。」

蔡耀昌認為,即使是不再參與民主運動的人,也不能說是「懦夫」、「民運逃兵」。他相信,每個人不可能做同樣的事,但是只要保持信念,可以在不同崗位做不同的事,有人向下一代講這段歷史,也是對歷史負責任的表現,「無論大無論小,我們相信對我們信念的延續都是很重要的」。

他又相信,支聯會和香港人一定不會忘記六四,「希望大家平安,希望香港人be water」,運用智慧,以合法、安全、和平、理性的方式各自悼念六四,「讓這個真相不被消失」。

六四紀念館的展覽作品。(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紀念館的展覽作品。(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紀念館重開  設場區供市民獻花悼念

六四紀念館昨重開,舉行主題展覽「八九民運與香港」圖片展,回顧當年歷史、反思今日的香港。聯會常委盧偉明表示,今年紀念館「破天荒」地設立一個場區,將八九北京場景與歷年維園燭光組合起來,讓市民獻上鮮花。

他引述米蘭昆德拉《笑亡書》的話:「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呼籲港人守護記憶,政權的打壓阻止不了港人將史實薪火相傳下去。

為紀念「六四」32周年的電子蠟燭,可以防風吹熄,適合放在各種場合紀念六四。(宋碧龍/大紀元)
為紀念「六四」32周年的電子蠟燭,可以防風吹熄,適合放在各種場合紀念六四。(宋碧龍/大紀元)

蔡耀昌表示考慮到疫情,呼籲市民透過晚上預約的方式參觀紀念館。他指紀念館是私人地方,限聚令不適用,但館方會安排防疫措施,相關做法是合法合情合理的。又表示,預料6月4日當晚將會有不少市民前來紀念館,屆時館方或以「潮水式」的方式安排市民參觀。

被問到支聯會有沒有考慮到被「踢館」的風險,蔡耀昌表示很難去評估,「政治環境大家都知道,宜家越來越嚴峻」,但他相信今次展覽是完全合法的。不過他提醒市民,參與活動前要再三評估自身可能要面對的風險。

六四紀念館中的展品,有當年市民支持學生的橫額。(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紀念館中的展品,有當年市民支持學生的橫額。(宋碧龍/大紀元)

盧偉明則表示,今次展覽的內容、展品和材料不會有法律風險,只是將八九民運的史實和港人32年來的堅持「原原本本、真真實實」地寫出來,「除非我哋話今日嘅香港,連講真相、連講歷史、連講事實都係犯法」。

對於反送中相關的展品被收起,盧偉明指,因為新主題不涉及反送中,故而將有關展品收起。蔡耀昌表示,支聯會的長期核心項目是「平反六四」,而其它主題的展品會有其時限,強調收起展品的決定與政治壓力無關。◇

六四紀念館展示1989年支援北京學運的有澳門市民也有台灣學子。(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紀念館展示1989年支援北京學運的有澳門市民也有台灣學子。(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紀念館中的展覽。(宋碧龍/大紀元)
六四紀念館中的展覽。(宋碧龍/大紀元)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