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周四(5月27日)引述一位熟悉中美最高貿易官員會議內容的消息人士稱,戴琪與劉鶴的通話是在雙方工作組級別的電話討論之後進行的。

這是拜登1月就任美國總統以來,世界兩大經濟體的貿易牽頭人第一次正式交流。消息人士說,在電話中,中方強調了關稅減免的重要性,認為這是兩國關係下一步發展的必要組成部份。

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周三(5月26日)晚刊出的公告,戴琪與中共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進行了一場「介紹性」的會談,並提出了美方「關切的議題」。

中共商務部網站稍早刊登的新聞稿稱,雙方進行了「坦誠、務實、建設性的交流」,同意繼續保持溝通。

中方落後協議目標

新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琪5月5日在國會聽證上,承諾繼續執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保證美國政策的連續性。

她在3月底接受上任後的首次專訪時表示,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是為了「糾正不平衡且不公平的貿易狀況」,美國並不準備近期取消對中國的進口關稅,但可能考慮與北京進行貿易談判。

根據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美國保留關稅作為槓桿,以確保北京遵守協議——包括加大力度採購美國商品、更好地保護美國知識產權的條款。此外,北京也保留了對美國出口到中國商品的關稅。

在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2021年底到期之前,拜登政府正在對中美貿易政策進行全面評估。到目前為止,中國2020年的實際購買規模較目標少了大約40%,2021年的進口量仍然落後;拜登政府仍保留了特朗普時期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的關稅政策。

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數據,2020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相關產品總額為999億美元,而承諾的是1,731億美元。

布魯塞爾歐洲國際政治經濟中心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告訴彭博社,中美雙方都沒有興趣「啟動一項協議,以結束特朗普時代的關稅」。

「雖然中方認為,關稅是非法和敵對的行為,但拜登政府則認為,關稅不能在增加支持率方面給他們帶來甚麼收益,卻會失去其它所有的好處。」他補充說。

戴琪與劉鶴通話前稱:中美間存非常大的整體挑戰

戴琪在與劉鶴進行視像通話前,接受了路透社採訪。

戴琪在採訪中表示,美國在與中國的貿易和經濟關係方面仍然面臨「非常大的挑戰」,需要拜登政府全面關注。

戴琪說,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很重要,但這只是中、美之間充滿挑戰和複雜關係的一部份。

「我們與中國的整體挑戰也仍然存在,而且非常大。」戴琪說。

對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定位,戴琪說,「我們應該把它放在整個中美貿易和經濟關係的脈絡下,而這個關係是非常、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需要我們全面關注。」

她還對美國和歐洲之間解決飛機補貼的長期爭端感到樂觀。她說,解決爭端後能使雙方能夠更自主地關注更大的問題,包括中共發展商用飛機的全球野心。

戴琪補充說,面對來自中國的挑戰,美國和歐盟需要「理順那些讓我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互相掐架的事,這樣我們才能把注意力轉向更大的問題」。

拜登政府承諾對中共國家驅動的經濟模式進行強有力反擊,對創新進行新的投資以保持美國的科技優勢。

美國負責亞太事務的最高官員、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負責人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周三表示,中美長達近半個世紀「接觸」時代已經結束,現在是正式進入「激烈競爭」時代,這跟習近平治下中共政府越加嚴密控制中國有關。#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