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的號房裏,孟慶霞用僅有的一支筆芯,在牆上畫了一幅菩薩。晚上,她能看到牆上的菩薩金光閃閃,屋內一片祥和。羈押人員們平時都悶悶不樂,但特別愛看那個菩薩,說一看心裏就高興。

今年49歲的孟慶霞畢業於中央工藝美院,酷愛畫畫。

孟慶霞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因修煉先後被非法判刑和勞教,迫害長達7年,出獄後仍長期被騷擾、恐嚇、監視。

2020年7月19日,她在北京昌平區租屋裏再次被警察綁架,至今已經被關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裏10個月,現被構陷到北京東城區法院,面臨非法庭審。

同一天,還有10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今都關在同一看守所裏。他們是許那、劉強、李宗澤、李立鑫、鄭玉潔、鄧靜靜、鄭豔美、張任飛、焦夢嬌、李佳軒。

和孟慶霞一樣,他們被非法起訴的主要原因是「往網上發疫情期間的照片和文章」。

走入修煉 其樂融融

孟慶霞的父母都是小有藝術成就的畫家,她受家庭薰陶,小時候畫畫就畫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中學畢業後考上了著名的中央工藝美院。此後她便與繪畫、美術設計結下了終生的緣份。

畢業後,孟慶霞將藝術與教書育人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畫畫和教書成了她人生的主要項目。

然而成家後生活的不如意及打擊使她身體憔悴、面色暗黃。

1999年,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孟慶霞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短期內萎黃的臉變白了,體內肝氣不再鬱結,走起路來一身輕,而且像琴弦一樣富有節奏和彈性。

她的性格變得開朗、平和,一家人其樂融融。在親朋好友、同事鄰里的眼裏,她是一位好女兒、好媳婦、好母親與極具愛心的藝術家。

身心遭受摧殘

1999年7月20日,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迫害,剛剛修煉不到半年的孟慶霞不斷地受到當地警察和單位保衛科幹部的騷擾。

2004年12月30日,孟慶霞被昌平國保警察綁架到洗腦班關押。

2005年,她被冤判5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裏。那時她兒子剛上學,婆婆身體狀況不佳也需要照顧。

當孟慶霞剛跨出監獄大門時,又被中共塞進北京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直到2012年年底才從勞教所回家。

中共屢次的迫害,致使孟慶霞的丈夫與她離婚。身心遭受摧殘的她帶著孤苦伶仃的孩子在外租房居住。

2015年7月20日,昌平「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與公安國保十幾人闖入孟慶霞的租屋,將她劫入昌平區看守所,一個月後又秘密轉到昌平南口鎮陳莊洗腦班。

把孩子拉回正路上

孟慶霞剛從勞教所回來時,兒子因長期備受外界欺辱,失去家庭的關愛,變成了社會上的小混混,到處打架、惹是生非。

孟慶霞悲憤交加,哭了三天,後想起法輪功師父教導的「真、善、忍」,要用最大的善心對待孩子,孩子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自她有了這個念頭後,孩子突然變好了,非常懂事聽話。

孩子聰明、能幹,參加了中學一個社團,設計圖案,獲取報酬。孟慶霞發現那個圖案是宣傳中共的,就跟孩子說:「這個圖案誰看了都會中毒的,咱們不能為了錢害人啊。」孩子馬上退出了社團。

有一次她對孩子說:「媽媽沒有錢,無法讓你過上優越的生活,很對不起你。」

孩子說:「哪裏啊,我感激媽媽還來不及呢,是您把我從歪道上拉回來的,以後我要努力賺錢養活你。」

孩子後來考上了大學,因受媽媽追求「真、善、忍」的薰陶與影響,為人正派,受到老師同學的器重。

畫中包含強大的正能量

孟慶霞失去了正常的工作,只好靠賣畫為生。她將修煉中的心得融入到繪畫藝術之中。她畫的畫不僅題材傳統、畫卷美好,而且是她用善心和善念去畫的。

她的畫包含很強的正能量場,就連那個在看守所號房的牆上畫的菩薩也是,那裏的在押人員都愛看。

當時在看守所裏,她還陸續在牆上畫了很多各類神仙佛道、嫦娥飛天。中共獄警命令號裏的人擦掉畫,沒有人動手,因為她們大多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開始相信神佛,在內心裏祈求神仙護佑。

最後號長為了積極表現,將那些神仙畫擦掉了,結果全身疼痛、哼哼唧唧在板上一連躺了好幾天。

儘管她的畫筆因一次次被非法關押而折斷,但她內心對「真、善、忍」的追求從來也沒有丟棄過。

她發現,她先前在心態不太良好的狀態下畫的畫,隨著她修煉境界的提升和內心的純淨,畫面所帶的不良信息會自動解體與消失,作品傳遞出越來越強的純善純美的能量與光輝。#

(資料來源:明慧網)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