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簡要討論一下中東停火的由來;再談談病毒來源的問題,因為美國國會公開表示掌握了大量有力旁證,質疑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與此形成一個佐證的是,深圳華大基因公司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病人。

巴以達成停火協議後,拜登在白宮發表了臨時演講,表示美國在調停巴以停戰過程中付出很多。(Getty Images)
巴以達成停火協議後,拜登在白宮發表了臨時演講,表示美國在調停巴以停戰過程中付出很多。(Getty Images)

巴以交戰期間 美國頻繁與雙方聯係 

在以色列同意與哈馬斯達成停火協議後,拜登在白宮發表了臨時演講,他說為了避免衝突惡化升級,「美國每小時都在與埃及、巴勒斯坦官方和其它中東國家進行密集的高級別對話。」

自從哈馬斯攻擊以色列引發這場戰爭11天以來,拜登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進行了6次對話;此前在19日的時候,拜登在與內塔尼亞胡通話時就表示,他期望巴以衝突能「顯著降級」,並走上「停火之路」。同時,首次為緩解緊張局勢設定了最後期限。

根據媒體報導引述一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的說法,拜登在這次通話中,採取了自就任總統以來從未有過的「直接、直白和坦率」的語氣。

這當然就是外交辭令了,我們都知道這種說法意味著拜登可能使用了比較強硬的措辭。為甚麼拜登這麼急於施壓停火呢?是因為他受到國內的壓力越來越大。

在國會中,以民主黨穆斯林眾議員奧馬爾為首的部份極左眾議員,公開表達對拜登的不滿,聲稱遲遲不停火已造成平民受難。此外,還有至少27名民主黨參議員和2名獨立派參議員也發表聲明要求立即實現停火。

不僅如此,奧馬爾和那位公開支持社會主義的參議員桑德斯還在國會發起串聯,準備阻止拜登批准的向以色列出售7.35億美元精確制導武器的計劃。

拜登隨後和埃及總統塞西在20日通電話,在討論如何實現巴以停火時得到了來自埃及的重要保證,也就是哈馬斯和其它激進組織將遵守停火協定不會主動挑釁。在這樣的背景下,以色列總理在和拜登的再次通話中,同意停火。

中東停戰報導 中共官媒搞笑

看看中共官媒的報導,就會覺得非常搞笑。大陸幾大門戶網站同步轉載的官媒報導說,埃及的面子很大,在這次停火談判中發揮了主導作用,因為是埃及總統塞西命令兩個安全代表團進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被佔領土,維護了停火。

報導還說,埃及對哈馬斯有獨特的影響力,而美國將哈馬斯視為恐怖組織,無法與其領導人進行談判。

這是一篇比較典型的混淆視聽的報導,我們可以看到中共使用了一貫顛倒因果的手法。

事實上,埃及答應派出兩個代表團分別進入以色列和加沙地帶,是為了防止停火被破壞,這是維護停火成果的措施,而不是促成了停火的原因。

其次,埃及對哈馬斯的確有獨特的影響力,美國也的確將哈馬斯定性為恐怖組織,難有直接溝通的渠道。但問題的關鍵在於,這次停火的主動權究竟掌握在誰手裏?我們都知道,哈馬斯引發戰火後才打了僅僅3天,就發現大事不妙立即呼籲停火,被以色列嚴詞拒絕。

當時網絡上傳的最火的一句話就是,「甚麼時候開始你說了算,但甚麼時候結束是我說了算」。也就是說,戰爭持續了11天沒能停下來的唯一原因,是以色列不想停,哈馬斯早就巴不得立即停火了。埃及對哈馬斯再有影響力,最多也就是作為擔保人角色,保證停火後哈馬斯不會在獲得了喘息之機然後又發動挑釁——要知道,哈馬斯過去是有過很多次這樣的先例了,先挑釁,然後被痛扁,然後大呼小叫賣慘,等國際社會出面調停了,哈馬斯緩過勁兒了,然後他們又發動攻擊。這個模式已經循環上演過不知多少次了。

所以,儘管埃及主動提出了停火方案,儘管以色列和埃及的關係還不錯,但要說內塔尼亞胡像個小弟一樣看到埃及這位大哥出面調停了,立即就給個面子答應停火,這未免就有點愚弄大眾智商。要知道,內塔尼亞胡是一度公開拒絕過拜登的停火建議的,他連美國的面子都可以不給,會給埃及那麼大面子嗎?

所以,這就是中共文宣系慣用的另一種手法,顛倒主客關係。明明是哈馬斯求著停火,埃及出面作保,給了哈馬斯一個台階下,但黨媒蓄意引導成了埃及給了以色列台階,給人營造了一種似乎埃及不出面,以色列就玩不轉的錯覺。

埃及出面為哈里斯作擔保人

以色列為甚麼同意停火,其實原因很簡單,內部因素是以色列已經基本達成戰略目標,就是摧毀哈馬斯大部份軍事能力,讓其至少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無法具備大規模攻擊以色列的能力。

外部因素,是美國施加了越來越大的外交壓力——畢竟美國在武器和聯合國外交上都一直在鼎力支持以色列。同時,埃及作為擔保人的出面,也還算靠譜,因為哈馬斯的來源是穆斯林兄弟會的一個分支,而穆斯林兄弟會就是在埃及發源的,二者關係之密切,的確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埃及是長期都在扮演哈馬斯和以色列之間的調停人角色,N多年前就是這樣了,這裏面基本就沒中共半毛錢關係。

以色列強烈措辭 斥責中共「公然反猶」

在哈馬斯請求停火被拒絕後,中共就一直在聯合國高呼以色列停止攻勢,還3次擬定聯合聲明,但以色列根本不買帳,不但不買帳,還因為中共大外宣環球電視網(CGTN)的一個節目,以強烈的措辭斥責中共「公然反猶」,「再次露出醜陋的嘴臉」,以至於黨媒不得不刪除節目息事寧人。

更何況,中共從自己的利益出發,是希望中東越亂越好的,只有這樣才能牽制美國,減輕自己在印太區域面臨的壓力。這個角度看,中共呼籲停火,不過只是為了保存哈馬斯的實力,好留著以後繼續燒柴點火用的,並非真的喜愛和平。否則,這次哈馬斯如果被以色列團滅了,中共就失去了在中東給美國製造麻煩的一個重要據點。

總之一句話,中共咋呼了半天想過一把大哥大的癮沒人理,反倒還損害了和以色列的關係,實際上是做了一筆賠本買賣,唯一的收穫,就是用自我貼金的報導又忽悠了一把小粉紅。◇

武漢病毒研究所 洩漏病毒?

前天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向福克斯新聞提供了一份報告,報告引述大量間接證據證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爆發可能是由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導致的。

報告提到了武毒所在「不遵守必要安全制度情況下從事危險的冠狀病毒研究」,也提到了2019年秋已有實驗室研究人員出現了冠狀病毒的典型症狀,包括中共軍人也出現在實驗室。報告還特別強調說,幾乎沒有任何間接證據,支持中共所聲稱的「病毒是自然產生」說法。

從內容上看,這份報告和蓬佩奧在任時公佈的武毒所調查報告差不多,只是多了美國學術機構可能資助了武毒所的研究及要求獨立調查等內容。其它的一些證據,並沒有詳細披露。

關於病毒來源的話題,我們已經討論過多次了,我們看到現在無論官方還是民間,對病毒源自實驗室已經越來越成為一種共識。當然,從理論上說,病毒源自實驗室不一定就等於病毒是人工製造,但至少現在擁有的證據已經足夠對武毒所發起一場國際社會聯合的、真正意義的獨立透明調查。這是我們看到當前國際輿論最主要的呼聲。

5月初,深圳華大基因公司一名員工,被檢測出帶有武漢原始病毒株,比較蹊蹺。圖為華大基因公司在武漢市的「火眼實驗室」,可以做冠狀病毒檢測。(Getty Images)
5月初,深圳華大基因公司一名員工,被檢測出帶有武漢原始病毒株,比較蹊蹺。圖為華大基因公司在武漢市的「火眼實驗室」,可以做冠狀病毒檢測。(Getty Images)

深圳華大基因男員工 感染武漢原始病毒株

比較巧合的是,就在前幾天,深圳華大基因公司一名29歲的男員工在5月初到香港接受定期檢測,結果呈陽性,他也立即被列為確診個案。但當他的病毒樣本被送到香港大學做基因排序後,發現他身上居然帶有去年年初的武漢原始病毒株。要知道,這種病毒株早就沒在香港或海外流行了,所以該男子不可能在香港感染到這種病毒。

這就出現一個問題,現在各地流行的病毒株,都是各種各樣的變異毒株了,華大基因的員工是從哪裏感染了武漢最初期的原始毒株呢?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是在華大基因實驗室感染的,因為華大基因就在做病毒檢測業務。也就是說,這很可能是實驗室洩漏造成的。

儘管華大基因矢口否認,聲稱該男子並未進入過實驗室。不過這個來源成謎的華大基因案例,無形中給美國國會的報告提供了一個強有力的旁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