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發各國軍艦競航的南海局勢日趨緊張,日前《大紀元》獲得一份機密文件,披露了中共在南海之爭中的一個動作:中共去年在南海爭端中曾拘捕、審判「越界」越南漁民,並計劃根據中央意見進行宣傳和「震懾」。

獨家:文件洩中共去年在南海爭端中抓捕越南漁民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防空和邊海防辦公室,在2020年8月11日發給自治區黨委宣傳部、自治區外事辦和廣西海警局的「特急」秘密公函《桂防函〔2020〕203號》中稱,該辦公室去年6月12日拘捕了越界捕魚的越南籍漁民楊文海、楊文佑,並且將該案訂於去年8月12日在東興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和宣判。

這份名為《自治區人防邊海防辦關於越籍漁船侵權案件宣傳報道事宜徵求意見的函》披露說,「根據中央指導意見和自治區領導指示精神」,屆時將以新華社廣西分社的名義發佈新聞通稿,進行公開宣傳,以「提升震懾效果,展示我維權決心」。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防空和邊海防辦公室2020年8月秘密文件截圖(大紀元)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防空和邊海防辦公室2020年8月秘密文件截圖(大紀元)

8月11日的這份公函附錄了將於次日(8月12日)審判及定罪的一審判決新聞通稿(初稿),並請相關單位急速反饋。公函註明了「不公開」。

公函附錄的一審判決新聞通稿顯示,因近年來外籍漁船「非法侵入我國管轄海域」,「對我國家主權、海洋權益、資源保護和漁業利益造成衝擊」,廣西海警、漁政、海監等執法部門加大打擊和處罰力度。

《自治區人防邊海防辦關於越籍漁船侵權案件宣傳報道事宜徵求意見的函》截圖(大紀元)
《自治區人防邊海防辦關於越籍漁船侵權案件宣傳報道事宜徵求意見的函》截圖(大紀元)

密函附錄新聞稿披露,6月12曰,廣西海警執勤艦艇在中越北部灣分界,中方一側防城港海域,發現並扣押了正在從事拖網工作的越南漁民楊文海、楊文佑及其漁船。移交地方檢察院後,由東興市人民法院負責審理。

新聞稿稱,該案是全國首宗「針對外籍漁船南海伏季休漁期越界侵權行為」的刑事案件,「對今後運用司法手段維護我國家主權和海洋權益具有重要實踐意義」。

本報暫未獲得涉及該案的反饋意見等後續文件,無法確定最終的「中央指導意見」是甚麼。

不過,本報記者未能找到任何涉及該案的「震懾」性公開報道,甚至在對中國大陸互聯網的公開搜索中,也未能查詢到任何與該案相關的訊息。

記者僅在裁判文書公開平台「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查詢到被執行人為「楊文海、楊文佑」的結案通知書。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對比涉案人員姓名以及判案法院等資料,可以確認該文書就是廣西特急密函披露的,拘捕越南漁民一案的結案通知書。中國裁判文書網由中共最高法院設立,需註冊及登錄後才能查詢案件資料。

另外,根據東興市人民法院的結案通知書,「楊文海、楊文佑」被判處的刑罰應為沒收財產,並且已全部執行完畢。

南海爭端指南中國海周邊的幾個國家因為對於該海域部份島嶼的主權歸屬、海域劃分和相關海洋權利的聲索而發生的衝突。涉及南海主權之爭的國家包括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越南、菲律賓等國。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法院文書披露了被捕越南漁民僅被沒收財產,而且該案也不見諸於報端。這些跡象表明中共當時突然放棄了原本計劃好的震懾性宣傳,改為低調到近乎秘密的處理該案。」

2020年7月美國政府首次公開否認中共在南海的主權聲索後,雙方都加強了在南海的軍事活動,南海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

分析:中共利用國內法「管轄權」插手南海

去年8月的廣西密函透露了中共已開始利用國內司法管轄權,介入南海爭端。

該密函附錄新聞稿披露,2020年南海伏季休漁期內,廣西海上執法部門共警告驅離越界侵權的外籍漁船260餘艘次;廣西海警扣押了其中3艘,並已進入司法程序。

儘管中共實際上並未如同密函聲稱的那樣去高調宣傳,但與以往對越界漁民僅驅離或扣押後直接釋放相比,中共政府首次正式將南海爭端中的涉事外籍漁船、納入其司法程序,並適用中共《刑法》判處刑罰。

另據陸媒網易自媒體去年9月的分析文章,在南海爭議海域,越南、菲律賓等國經常抓捕審判「越境」捕魚的中國漁民,但鮮見中共進行類似執法。

該文分析說,「在爭議海域確立管轄權即係彰顯主權」,所以越南等國宣揚抓捕和審判中國越界漁民的消息,是為了在南海爭議海域確立管轄權。

該文認為,中共「在爭議海域確立和行使管轄權存在嚴重不足」。該文舉例稱,周邊國家在爭議海域頻頻針對中國漁民等進行執法;但中共卻罕有對對方漁民採取對等措施。該文建議中共當局針對南海修改法律,行使管轄權。

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密函揭示了中共從去年起開始將司法管轄權擴展至南海爭議區域,只是可能顧忌刺激南海局勢,所以暫時很低調。」

事實上,中共另外一項國內法律正在南海激起漣漪。

2020年11月中共公佈「海警法」草案,2021年1月22日正式通過《海警法》,並自2021年2月1日起施行。該法明確授權中共海警在爭議海域使用武力。

中共《海警法》遭到美國與日本、菲律賓、越南等周邊國家的抗議。

5月17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與越南總理的范明正(Pham Minh Chinh)舉行首次電話會談,一致反對中共改變東海、南海現狀,雙方還就中共允許海警局使用武器的《海警法》表示嚴重關切。

不過,李林一分析說,「中共推出《海警法》的佈局,可能不僅在於授權海警使用武力,更重要的是將國內立法管轄權延伸至沒有明確定義的有爭議海域,從而強化在南海的主權主張。」

李林一表示,越南、馬來西亞等南海爭議國都曾對越界的外籍漁船開火;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也曾為《海警法》辯解說美國、越南等沿海國都立法授權海上武力執法;所以中共試探的重點,很可能是將國內法的管轄權擴張至南海。

南海爭端和主權平等

雖然南海已成各方爭奪主權或大國博弈的焦點,但南海爭端的淵源和背景相當複雜。

根據維基百科記錄,在上世紀70年代之前,包括越南共產黨政權(北越)在內的南海周邊國家都承認中國對該海域的主權。直到2010年之前,美國亦承認中國對南海的主權。

自70年代在南海發現石油資源後,越南、菲律賓等國改口並聲索南海主權,積極在該海域進行漁業和油氣勘采活動。而90年代蘇俄解體後,亞太地緣政治的變化令南海形勢也變得更為複雜。

事實上,目前的南海問題除了摻入油氣資源、大國航海權、地緣政治等利益糾葛外,中共對領土主權的政治態度也為周邊各國介入南海埋下隱患。

例如在中共與越共政權的蜜月期,1952年中共主動宣佈放棄了北部灣等二段線的主權,將之前沿襲自中華民國的南海十一段線主權收縮為如今的九段線。換言之,如今的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對南海的主權主張(十一段線)其實是大過中共(九段線)。

美國的介入雖被中共指責為「霸權主義」,但美國政府強調其基點是維護航行自由和國際秩序。

據美軍第七艦隊5月19日發佈的聲明(超連結),美軍艦穿行南海是在實施航行自由,以挑戰中共、台灣和越南對無害通過作出的不合法限制。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5月7日在聯合國安理會多邊主義問題辯論會上指出,美國將恪守國際秩序的核心原則;原則之一包括「成員國主權平等」。他舉例說,當一個國家要重新劃定另一個國家的邊界時,或者試圖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去解決領土糾紛時,它沒有尊重那項原則。

在維護國際秩序和原則上,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在南海之爭中的表現與中共大相逕庭。

南海太平島(谷歌地圖)
南海太平島(谷歌地圖)

不同於中共近些年才開始在南海爭奪島礁及修建軍事堡壘,中華民國早在七十多年前就在南沙群島中的太平島上宣示了主權,並在太平島上開發和平應用,例如加強島上的醫療和搜救設施。據《紐時》2018年報道(超連結),時任台灣海巡署長李仲威在巡視太平島時曾表示「要打造成人道救援中心」。

中共「小藍人」軍隊攪動南海

今年3月份停泊在南海牛軛礁(Whitsun Reef)的二百多艘中國船隻引發菲律賓抗議和國際關注。菲律賓和美國稱其為中共的海上民兵船。中共多次否認了該指控,堅稱只是漁船。

不過美國國防部顯然不認同中共的說辭。美國國防部去年12月出具的研究報告《海上優勢:全面整合海上力量以取勝》(PDF下載)指出,中共部署了一支由海軍、海警和海上民兵組成的海洋艦隊在海上爭霸,試圖侵蝕國際海洋規則。

美國國防部將中共海上民兵定義為偽裝成民用船隻的海軍輔助部隊。該報告還指,中共同時資助遠洋捕魚船隊在全球偷魚,搶奪海洋資源。

美國國防部去年9月發佈的2020年中國(中共)軍隊報告(PDF下載)曾經提到中共海南省政府在2016年訂購了84艘專業的「海上民兵」船隻。

但研究中共軍事的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艾瑞克森(Andrew Erickson)認為實際數量遠不止如此。

艾瑞克森早在6年前就指出(媒體報道),中共組織並利用海上民兵(Maritime Militia)參與南海爭端。艾瑞克森當年11月告訴美國《外交家》雜誌(報道超連結)說,中共指令「小藍人」在南海幹髒活。中共的海上民兵船因顏色有時被稱為「小藍人(Little Blue Men)」。

前美軍太平洋司令部聯合情報中心作戰主任舒斯特(Carl Schuster)最近告訴CNN說(報道超連結),中共的海上民兵不捕魚,他們船上有自動武器,船體也經過加固,航速比世界上90%的漁船都要快。#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