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的CEO張一鳴辭職,成為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騰訊馬化騰、拼多多董事長黃崢之後的又一個高科技公司創辦人「退休」。專家認為中南海出於恐懼政權的安全,擔心中國的精英與其離心離德等,全面管控高科技等私企,將使更多的CEO將離職。

5月20日,TikTok(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聯合創辦人兼CEO張一鳴發出內部信,宣佈其今年年底辭職。該職位將由另一位聯合創辦人梁汝波接任,未來6個月張一鳴將與梁汝波合作確保順利交接。該消息在社會上引發震動。

高科技CEO離職的幾種可能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高科技CEO離職、辭職或者被辭職有多種原因,其中之一是政治清洗所致。很多老總、老闆跟他的政治後台、政界人物有關連,如果那個後台被處理、被下台,他們會受牽連,同時也會受到清算。

第二個可能是一些關鍵的公司、關鍵的企業的老總,如果被認為不是最高當局這一派的,或者他們被懷疑忠誠度不夠,也會以反貪名義讓他們下台,或找理由把他們開除。最後讓這類公司(企業)牢牢控制在最高當局手上。

還有一種原因確實是企業在經營過程中,他們有什麼失誤,然後換人。

馮崇義強調,企業換將三種可能都存在。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博士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科技巨頭辭職有二種情況。一是像吳曉輝,共產黨要查你、整你,你不辭職就要法辦你;二是在國進民退中,你的公司事實上已被共產黨拿走。比如說被國企拿走,國企實際掌控了這家公司,你不辭職,他也會罷免你。

「無論哪一種情況,都說明中國現在是國進民退。」他說,「共產黨現在準備全面要接管一些大型企業,特別是對國家信息、安全、戰略和金融,有影響的這些民企,他都要進行掌控和接管。」

中共以國家安全名義搶高科技私企

王軍濤指出,掌控和接管並不是出於企業發展需要,而是國家安全需要。

他進一步分析,所謂國家安全,就是共產黨政權安全,習近平政權的安全。「共產黨一貫是對政權很看重,但江澤民、胡錦濤時期對私企還沒有現在這麼敏感,他們很大程度上在謀求共同發展。但習近平實際上是擔心這些私企被黨內其他派系利用。」

他舉例說,肖建華的「明天系」被查封的時候,實際上是因為太子黨或者紅二代、官二代等在他的企業中有大量投資。「這些人都是習近平的對立派系,他怕這些人的資金搗亂。2015年的股災就是這些人興風作浪,公安局在上海抓人才制止住。」

王軍濤認為,改革開放之初,當時的那些領導還想搞市場機制,共產黨管政治,經濟領域下放權力讓民間去搞。而現在的北京當局已經決定要國進民退,要重新把國家計劃提上日程。

「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有意識形態的考慮。他不忘初心,要回到共產黨最早的革命理念上去,由共產黨全面的掌控各個方面。」他說。

王軍濤進一步分析,「共產黨為了自身執政地位的安全,一方面要控制信息產業;另一方面,如果中國最有錢的人,最有錢的公司都是私營的,證明資本主義和市場有優勢,私營的比國營的更有效率。從意識形態來講,中共是不會允許的。」

習近平反腐 大陸精英階層離心離德

王軍濤認為中南海恐懼政權的安全,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陸現在的精英階層都與當局離心離德。他進一步分析,當年中共搞改革開放,讓中國的精英跟中共一起腐敗發財。「中共就是用改革開放得到的紅利,讓腐敗企業、腐敗官僚,還有腐敗的教授們一塊瓜分,這些精英成了既得利益者。教授炮製各種理論為中共辯護,企業家也說共產黨好。而且地方政府官員和中央都在一塊發財。」

「習近平上台後反腐還涉及權力鬥爭,他們(精英)現在政治上不能反抗,有可能用經濟手段反抗。為此,2015年股災之後,習近平要求在各大企業設黨委。後來發現黨委還不夠,因為黨政幹部鬥不過企業家,根本沒法管。所以乾脆把這些企業拿走,說到底就是為了政權的安全,這樣使得中國的精英現在離心離德。」他說。

王軍濤進一步分析,「這樣使得一些民營企業家都不想投資,致使前二年民營企業下降,中國經濟開始蕭條。習近平只好反過來說民企的好話,但是民營不相信他。他們明白了,讓民企發財只是權宜之計,消滅民企才是中共的理想。共產黨最後是要搞共產主義,是要把他們銷毀掉。」

二十大前人員都會有一大堆變動

馮崇義認為,中共二十大之前還會有一大堆人事變動。他進一步分析,習剛上去前沒有在中央工作,「上面沒有他自己的人脈,用的都是原來的人馬。只換了對他有直接危害或有威脅的人。現在他立穩腳跟了,特別是二十大謀求連任及終身制就要競購他自己的人馬。這幾年,那些對他忠誠的會留下來。如果他認為你忠誠度不夠,或者有二心,會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換人。」

他強調,「在現在這種大背景下,要清洗一些不同派系的人,底下會有一些變動,所以在政府、在軍隊、在公安、在企業都會一大堆變動。」

張一鳴宣布年底辭職後,在民間也引發廣泛猜測。該消息在微博的閱讀量迅速攀升。網民 Eviao 說:「發生了什麼?字少事大的感覺?」

網民名揚哥哥說:「卸任潮,發生了什麼或要發生什麼。」

大陸社交媒體評論員趙稚認為,在當前一切必須服從政治需要的氛圍下,張一鳴卸任CEO絕非是一項商業決定。

他說:「有很多新興企業發展很順利,也有可能它本來就是國家的項目。只不過它是代持股份罷了。你的成功有可能是國家(中共)結合了很多智囊團創辦了這家公司,你只是一個代持人,工作任務一旦完成,你也就該卸任了。」@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