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出現2012年創立以來的最大人事變動——聯合創辦人兼CEO張一鳴宣佈其今年年底辭職。該消息在業界和民間引發震動,近年來馬雲、劉強東等重量級科企高層相繼離職。

張一鳴5月20日發出內部信,宣佈了卸任的消息。該職位將由另一位聯合創辦人梁汝波接任,未來6個月張一鳴將與梁汝波合作確保順利交接。

張一鳴和梁汝波是大學同學,兩人於2012年共同創辦了字節跳動。

張一鳴突然宣佈辭職的消息,在大陸引發震動,該消息在微博的閱讀量迅速攀升。網友「Eviao」說:「發生了甚麼?字少事大的感覺?」網友「名揚哥哥」說:「卸任潮,發生了甚麼或要發生甚麼。」

分析:或不是商業決定

大陸社交媒體評論員趙稚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在當前一切必須服從政治需要的氛圍下,張一鳴卸任CEO絕非是一項商業決定。

趙稚說:「有很多新興企業發展很順利,也有可能它本來就是國家的項目。只不過它是代持股份罷了。你的成功有可能是國家(中共)結合了很多智囊團創辦了這家公司,你只是一個代持人,工作任務一旦完成,你也就該卸任了。」

2020年,字節跳動的國家安全風險引發高度關注和爭議,並一度與特朗普政府對薄公堂。當時美國司法部應法官要求出示了一份法律文件,顯示字節跳動與中共政府有密切關係。

該文件顯示,張一鳴曾發表的公開聲明中說,他「致力於推動」中共的議程;字節跳動在北京的辦事處僱用了130名中共黨員。

美國政府官員表示,儘管張一鳴不是中共黨員,但他於2018年4月對字節跳動的一個應用程式因觸怒了當局而向中共政府公開道歉,說:「我們的產品走了錯誤的道路,內容似乎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

在張一鳴宣佈辭職的內部信中,他給出的理由是:「事實上,我缺乏理想經理人的一些技能。我對分析組織、市場原則,以及利用這些理論進一步減少管理的工作更感興趣,而非管理人員。同樣地,我不是很喜歡社交,我樂於上網、閱讀、聽音樂和做白日夢這類的個人活動。」

而根據數據顯示,字節跳動成立至今的8年多時間內,公司估值接近四千億美元,張一鳴持有四分之一公司股權,總值接近一千億美元。

大陸科企高層多人退出 引關注

從去年至今,大陸科技企業創辦人出現多人辭職——馬雲2019年9月辭去阿里巴巴CEO職務;京東董事長兼CEO劉強東2020年6月11日之後相繼卸任旗下五家公司經理職務;拼多多創始人兼董事長黃崢2021年3月辭職。

張一鳴辭職後,網友紛紛猜測其中緣由。

網友「這輩子自己過」說:「你品你細品。」網友「就當我冇講過」甚至猜測:「充公變國企了。」

關注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廣州異見人士王愛忠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有關張一鳴卸任公司CEO的消息,在民間引起震撼。

王愛忠說:「前一段時間拼多多董事長黃崢也退出來,今天又發生字節跳動張一鳴退出。他們都非常年輕,不到四十歲。外界就此也有很多說法,當然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們肯定受到了企業之外,甚至可能是資本之外的壓力。」

河北大學畢業的學者段先生表示,最近十年,中國大型互聯網企業發展迅猛,如阿里巴巴、騰訊、拼多多、字節跳動等,但這些企業的創辦人近期先後離去,不得不讓人感到奇怪,在國進民退政策下,民企資本正遭到吞噬。

段先生說:「張一鳴的辭職很可能是形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中共對於互聯網企業的管控進一步加強,前一段時間阿里巴巴被天價罰款,騰訊也受到處罰。另外,在國民經濟的許多領域,國營資本大舉攻城略地,像這些大的互聯網企業終極持有者就是權貴家庭,亦有可能被最高當局打壓。」

從2020年至今,北京當局多次要求民營企業「跟黨走」。據悉,大陸民營企業均設有中共黨組織,除了字節跳動,阿里巴巴成立之初就成立了黨支部,2008年變成黨委;拼多多2018年2月成立黨支部,2019年變成黨委;劉強東的京東設立了超過150個黨支部,其中共黨員人數過萬。

而從去年以來,當局首先從阿里巴巴開始啟動「反壟斷調查」,重罰182億元人民幣,馬雲隱身。隨後,騰訊等幾十家科技企業被「約談」,被當局要求「整改」,否則重罰。#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