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至7日,大陸火鍋界龍頭「海底撈」股價連續三日下跌,相較於今年2月的高點近乎腰斬,市值蒸發2000億港幣。更耐人尋味的是,海底撈在加拿大溫哥華分店,4月被披露佈滿六十多個監視器,每張餐桌就有兩個攝錄鏡頭,分店經理潘瑞安(Ryan Pan)宣稱這「是海底撈總公司要求的」,會將錄像傳回中國,原因則是「機密」。

無獨有偶,最近台灣立委陳亭妃在立法院質詢時也指證,海底撈全台分店被發現監視器比例過多,要求投審會與行政院資安處立即調查。

香港實業家、時事評論員袁弓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現在全世界對中共都非常反感,所以類似消息一傳出,就會引起各國疑慮。現在很多中共控制的公司股票不斷下跌,美國政府圍堵它,投資者也在出脫。迥異於往日的親共很普遍,現在整個華爾街都在醒覺。

「如今美國人民、議員都不喜歡中共,立法也是專門對付中共的。」他指出,美國議會立法之後,行政部門一定要照章行事,所以在民主國家立法很重要。

袁弓夷說,現在全世界對新疆、香港和台灣都是同情的。他考慮去各國游說,讓議員們提出立法,將中共定為「跨國犯罪集團」。

他也正在與荷里活商談,準備拍攝兩部影片揭露中共「超限戰」,用戲劇性的故事情節,像《紙牌屋》那樣,吸引各國民眾觀看,讓更多人明白中共的邪惡本質。

游說外國議員提出立法 定中共跨國犯罪集團

去年,袁弓夷就投身游說美國政界,敦促制裁中共。他表示將繼續去英國、澳洲、日本,等印度疫情降溫,也可能去說服他們的議員。

「中共壞事做盡,第一步務必立法,定中共為跨國犯罪集團。成功與否不重要,但有議員提出立法,報紙一登,就會逐漸加深印象;然後將來與中共斷交,把它踢出聯合國。」

5月5日G7外長會議聯合聲明,毫不隱諱地指出中共在新疆、香港、台灣的惡行,這是前所未有的舉動,說明歐洲也已經覺醒;隨後習近平與古巴、土庫曼、剛果、聯合國秘書長等元首打了幾通「外交電話」。「中共也怕在聯合國出事,因為反對它的越來越多,有過半國家不認同。」

美國國會和各國政府推拜登反共

拜登上台近四個月。袁弓夷指出,現在美國朝野是反共的態度。國會議員代表人民意志,不易被中共買通。「眾議院每兩年改選,議員一定要對人民負責,如果他反對反共議題,下次就會受到選民制裁。」

4月21日美國參議院外委會,以近全票贊成通過兩黨提案的《2021年戰略競爭法》,提交商務委員會審定。該法案是國會為行政部門制定的對抗中共整體戰略,第一條就明言是為處理關於中國的問題。

他指出,國會主導美國政策,這個《戰略競爭法》基本上等於「反共手冊」,如果定案,白宮和國務院也得遵照去做,不得有誤。

「法律是人民立的法,非常重要,一定要依法行政,不容拜登目無法紀。一旦違反,隨時都可以提告,要他收回那些總統命令。」

袁弓夷認為,原本拜登親中,與習近平關係很好,但是他後面的勢力太大了。有國會、反共人士,和全世界其它國家,如澳洲、日本對中共的態度很激烈,因此各方勢力不斷地將拜登向前推。

目前就習近平而言,「國際上,時勢對他非常的不利;國內,他卻自我感覺良好。」其實,除非有絕招,否則「就會越來越困難,因為現在全世界都在對付他」。

所以袁弓夷覺得中共出招越狠、越壞,反而越好,讓全世界都看清楚它。「最怕它溫溫吞吞地慢慢來,像過去的二十幾年,大家都沒有察覺,連我們香港人也被騙了。」

習近平用「鎖港條例」扣大陸有錢人

4月28日香港立法會通過《入境條例》修訂草案,允許保安局局長、賦權入境處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可或不可運載某乘客」,將在8月1日開始實施。該修例並沒註明只限於香港居民,即意味著包括所有人。它使港府有權隨意禁止「敏感人士」出入境,影響香港的出入境自由,被稱為「鎖港條例」。

袁先生認為,8月1日之前,香港移民走資的情況肯定會加劇。「當然是錢先走,然後人就跟著走。還不走嗎?真危險了!不值得以身犯險」

曾參與「12港人渡台案」的大陸律師盧思位,今年年初被中共當局吊銷執照,本月8日又在上海搭機飛美國參加學術會議時,遭警察攔下禁止出境。袁弓夷說,中共在大陸動輒限制人出入境,在香港也不例外。

中共限制香港出入境自由,在他眼裏,主要目標除香港的民主派外,還有大陸有錢人,如紅二代、紅三代。在港的那幫人,包括貪官的子女、二奶等也會離開,因為一旦限制出境,他們比民主派人士還害怕。

「他們在股票、債券有很多錢,如果出不了境,都扣在這裏,習近平便可以掌控。他們對共產黨的了解,遠遠超過我們,所以現在他們紛紛出走,走得很多、很快。」

還有一批大陸新移民,在香港也有很多錢和房產。「他們比香港人更憂心,現在也在賣樓,因為他們的錢是骯髒的,是不義之財。」

與荷里活談拍影片 揭中共超限戰

袁弓夷說,中共要做甚麼,無須理由,它要控制,就控制了,現在對香港已經撕破臉了。「那些戰狼的話,是完全不要臉、無恥的。」而另一方面,中共仍在不遺餘力地自我抹粉、自我標榜,繼續欺騙。

他在思考,中共幹的壞事,如何能讓更多世人知道?如何有效對付它的大外宣?不能只拍紀錄片,一定要拍一些戲劇性的作品。像《紙牌屋》那樣,好的電視劇、電影會有幾千萬人觀看,「人們追著這些影片,看著看著就明白共產黨的底細,效果也就出來了。」

「我們準備在美國拍一套影片,講(中共的)超限戰。」「目前在加緊談。」

袁先生表示,荷里活有一些很厲害的猶太製片人,但他們怕得罪中共,不敢有所行動。不過局勢正在轉變,已經有人覺得,這個題材除大陸外,在全世界銷路都會很好。」

「中共的大外宣,法輪功有很多平台對付它,肯定頂得住。但是要贏它的話,得借用荷里活戲劇的力量來做。」

他分析,做廣播講事實,但是要有些戲劇性,譬如表現愛情故事、間諜情節等,如此更能引人深思、激起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