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名所謂的中共「國師」談及「中國打贏生物戰」議題時說漏嘴,宣稱2020年中共打贏史上前所未有的「生物戰」。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官員紐尼斯首次對外表示,COVID-19(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且將它與生物戰聯繫起來。

此外,2015年由18名中共軍方高層科學家與中共高階公衛官員等所撰寫的一份文件,內容形容SARS冠狀病毒預示「基因武器的新時代」;曝光如何將該病毒武器化;宣稱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會使用生物武器。值得關注的是,該文件提及,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研發更具傳染力且更致命的病毒。

中共「國師」說漏嘴:創記錄打贏「生物戰」

日前,一段關於北京大學教授陳平在其自媒體談及「中國打贏生物戰」議題時說漏了嘴,他宣稱,中國(中共)打贏了史上前所未有的生物戰。

大紀元5月19日報道,陳平在自媒體《眉山論劍》節目中說:「2020年,中國(中共)打贏貿易戰、科技戰,尤其是生物戰的成就,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劃時代歷史紀錄。」「在這一次貿易戰與生物戰之後,把美國打出了原形。」

2020年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後,陳平在自媒體節目中談及「對世界局勢的三種估計」。

陳平說:「我原來設想貿易戰大打時,絕沒想到會有現在生物戰這種規模。」「中國(中共)手上拿的牌都不敢玩。所以我想到的大打(貿易戰)也就是金融戰,局部熱戰亦有可能,但是沒想到打生物戰的結果是全球性的。」

據報道,陳平現任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資本主義與社會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員。他因在自媒體節目中經常發表極端反美言論而備受詬病;他還為中共政策背書,包括各界指責的中共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政策。

陳平被諷是地地道道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典型代表人物之一。2021年2月,他自曝生活在美國德州首府奧斯汀的高科技區。有媒體爆料,他擁有佔地面積較大的房產。

美國情報官員首提中共病毒生物戰

此外,近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加州共和黨眾議員紐尼斯透露,COVID-19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且將它與生物戰聯繫起來。前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亦表示,證據表明COVID-19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紐尼斯(Devin Nunes)5月16日在霍士《Sunday Morning Future》節目中向主持人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表示,越來越多旁證證實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沒有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海鮮市場。

「這是關於生化武器的。這是關於生物戰的。這非常令人擔憂。」紐尼斯強調。

此外,巴蒂羅莫問及,2014年美國駐中共大使馬克斯·博卡斯(Max Baucus)曾警告「功能增益」實驗可能被武器化、會造成病毒大流行,對該項研究表示擔憂。

紐尼斯表示,所有該研究都應該停止,包括在武漢(實驗室)。但事實並非如此。因此,研究可能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繼續進行。中共不應該這麼做。

希望之聲3月24日報道,2015年,國際著名科學周刊《自然》(Nature)發表題為「改造蝙蝠病毒與風險研究之爭」文章。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實驗室主任石正麗與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達扎克(Peter Daszak)2013年共同發表蝙蝠冠狀病毒研究。

該實驗被稱為「功能增益」實驗計劃,即旨在提高病毒毒性及致死性研究。他們在2013年成功地把致命病毒接到人體細胞上。不僅科學家認為該實驗風險過高,當時美國政府亦因該功能增益實驗過於冒險,在2014年暫停了美國該實驗。

此外,前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同日在《Sunday Morning Future》節目中受訪。他表示,中共「發現」COVID-19的起源,儘管其努力拒絕外界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在那裏工作的醫生及實驗室原始材料,但證據仍在繼續增加。

蓬佩奧說:「我們盡力找到一切可能的證據。我們試圖將其提供給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試圖與中國人合作,但他們竭力掩蓋。」

「所有我們看到的證據均證明這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新的證據不斷的湧現。」

「結合間接證據加上中共極力的否認與該實驗室有關的任何信息,表明該病毒起源於該實驗室。」蓬佩奧說:「我還沒有看到有任何相反建議的證據。」

「從該實驗室或另一個中國實驗室,再次發生類似的事情的風險是非常現實的。」「他們(中共)的經營和活動與其保障這些設施的能力不符。」「從該地區洩露生化武器與生物恐怖的危險是非常現實的。」蓬佩奧強調。

三次世界大戰 中共軍中科學家曾論SARS武器化 

另據澳媒披露,數年前中共軍方科學家曾討論,將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冠狀病毒武器化。一份文件概述了他們的想法;文中宣稱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使用生物武器。

《周末澳洲人報》(The Weekend Australian)5月7日查證後披露,該份263頁的文件是6年前、2015年中共軍方高層科學家與中共高階公衛官員所撰寫;美國國務院官員在調查2019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時,2020年5月取得該文件。

題為《沙士病毒的非正常起源 作為基因生物武器的人造新病毒物種》(The Unnatural Origin of SARS and New Species of Man-Made Viruses as Genetic Bioweapons New Species of Man-Made Viruses as Genetic Bioweapons)文件形容,SARS冠狀病毒預示了「基因武器的新時代」。稱其可經「人為操縱」成為「新興人類疾病病毒」,「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將其武器化並釋放出去」。該文件引發外界對中共在COVID-19起源資訊缺乏透明度的嚴重關切。

該文件列有18名作者,除中共軍方與高階公衛官員,還包括中共防疫單位前副主任。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大學追蹤系統,其中10名作者是第四軍醫大學(即陝西西安市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中共軍方科學家與武器專家。該校國防研究水準被列為「非常高風險」,包括醫學與心理科學研究。

文件提到,美國前空軍上校安斯可夫(Michael J. Ainscough)有關衝突模式與生物武器研究。作者們據該研究推斷稱,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生物戰」(文件稱一戰是化學戰;二戰是核武戰),且致勝核心武器將是生物武器。

文件稱,釋放生物武器不可在大白天或雨雪天氣,應該在夜半時或凌晨或多雲天氣(因擔心日光導致病原體失效;雨雪影響氣溶膠顆粒),最好還有風能將生物武器吹到其欲襲擊的目的地;文件還提及,使用生物武器能擊垮敵國醫療系統。

據報道,澳洲網絡安全專家波特(Robert Potter)認為,文件並非偽造,但他又認為,中共科研人員研究各方面可能性的情況並不罕見,不一定等同正採取相關行動。

ASPI執行主任詹寧斯(Peter Jennings)告訴媒體,上述報告是他們所得到的一份「確鑿的證據」(smoking gun)。他說:「這很重要,因為它清楚地表明,中國科學家正在考慮冠狀病毒不同菌株的軍事應用,並考慮如何部署它。」「這開始證實一種可能性,即我們在這裏看到的(COVID-19)是用於軍事用途的病原體的意外洩漏。」

這份文件可能解釋了為何中共一直試圖阻止外界調查中共病毒的起源。詹寧斯說:「如果這是一個從海鮮市場起源傳播的案例,那麼合作(調查病毒起源)將符合中方利益…… 但我們看到的情況正好相反。」

5月5日,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說:「這是個新型病毒(COVID-19)。沒有人知道這種病毒是在實驗室產生,還是人們吃了不該吃的動物才產生的病毒。軍方了解化學、生物與核武戰爭。我們難道不是在打一場新型戰爭?我想知道,哪個國家的GDP成長最多?」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分析,波索納洛所言明顯暗示三點:中共病毒(COVID-19)可能來自實驗室; 中共病毒疫情更像是一場生物戰爭;第三,疫情期間GDP增長最多的國家有問題。他指,自武漢爆發疫情以來,G20經濟體中唯一經濟增長的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GDP增速達到2.3%,主要源於國際社會對中國醫療產業鏈的依賴。

文件:中共在研發更具傳染力更致命病毒

另據英國《每日郵報》5月8日報道,上述文件還提及,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研發更具傳染力且更致命的病毒;而該所可能就是中共病毒發源地。

文件宣稱:「隨著其它科學領域的發展,生物製劑的投放方面亦有很大進展。例如凍乾微生物的新發現有利於存儲生物製劑,且在其發起襲擊時變成氣溶膠成為可能。」@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