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官媒以發動H-6K遠程轟炸機和導彈等軍事攻擊行動,威脅澳洲。因同日稍早,該國總理表達了對台灣的支持:「我方身為世界一員,始終主張自由。」

中共最新的威脅,從《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於5月7日對澳洲的報道中披露,其聲稱澳洲在軍事上的脆弱,遠不及更強大、擁有核武的中共。《環球時報》是由中國共產黨(CCP)操控把持的官媒。

鑑於胡錫進的威脅,透露了中共有更大格局上的侵略野心,美國和盟國應立即支持澳洲獲取自己的核子潛艇以為嚇阻。澳洲更應即刻加入美國、法國、英國和印度等強大全球保衛者的聯盟,以捍衛自由和民主。集結聯盟中各個成員的獨立實力,可以提高聯盟的整體戰力。

澳洲擁有核能的時機有限,當中共不斷擴張區域霸權後,將使澳洲不能再成為擁有獨立核能的國家。可能是5或10年間,時機之窗將被關閉,屆時中共就可以更有效地利用核武邊緣政策,箝制亞洲各個海域;並採用金援外交及其經貿能力,迫使澳洲脫離盟友,將其置於北京的統治之下。

北約應該在中共藉機進行領土爭端之前,歡迎澳洲成為正式聯盟成員,否則將導致澳洲日後的加入更為困難。如果華盛頓受北京的影響,那即使美澳雙邊聯盟形成,也將對澳洲的國防無所助益。

因應全球化和中共,北約不該再純粹只是管轄大西洋事務。如今的地緣因素,不再是我們選擇最親密盟友的依據,而是要支持民主的共同價值觀,歡迎包括沙特阿拉伯和越南等國家在內,更廣泛的盟友加入,這將強化聯盟抵抗中共日益增長的優勢力量。今日的中共在俄羅斯、伊朗和北韓間,擁有強大的聯盟夥伴關係。故樂見沙特阿拉伯、越南和其它專制國家,與民主國家結盟,這將一方面防止它們與我們背道而馳,另一方面也能同時增強我們所有人的力量。

《環球時報》的文章中,包含了一張H-6K核彈轟炸機與兩架中共軍用Su-35戰機一起編隊飛行的醒目照片。文字敘述指出,中共解放軍空軍(PLAAF)於周五進行「巡視中國台灣島的巡邏訓練」。據報道,這些飛機首次穿越巴士海峽,標示著「島嶼巡邏模式的新突破」。中共幾乎每天都會以戰機威脅台灣,迫使台灣戰機緊急升空,從而造成防禦能力下降。中共也經常向日本、印度、不丹、緬甸、越南和菲律賓等國的海、陸、空邊界施加壓力。對於澳洲,同樣可能很快地,就成為其下一個目標。

胡錫進寫道,「鑑於澳洲鷹派繼續大肆宣傳或暗示,一旦台灣海峽爆發軍事衝突,澳洲將協助美軍並參加戰爭,而且澳洲媒體一直在積極宣傳這一波情緒,我建議中國制定一項計劃,針對如果澳洲在軍事上干涉兩岸局勢,立即對澳洲實施報復性懲罰。」因此,胡認為中共進攻澳洲乃師出有名,且明確認為對台灣發動戰爭是必然的,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胡錫進繼續寫道:「萬一澳洲真的將部隊派往中國近海地區,並與人民解放軍作戰的話,中國進攻澳洲的計劃,應該包括對澳境內的軍事設施和相關重要設備進行遠程打擊。」「如果他們(澳洲鷹派)膽敢與美國進行協調,以軍事手段干涉台灣問題,並向台灣海峽派遣軍隊與解放軍交戰,那麼他們必須知道會對自己的國家造成甚麼災難。」

這種好戰的言詞,乃遵循《環球時報》對澳洲的妖魔化,以及把整個五眼聯盟(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視為「白人優越聯盟」。這樣的形塑顯然是錯誤的,因為這些民主國家領導人其實都體現出民族多元性,包括前美國總統奧巴馬、現任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和現任紐西蘭外長納奈·馬胡塔(Nanaia Mahuta)。然而,這一指控實際上與五眼聯盟國的殖民歷史,以及當前他們對國內打擊種族主義的公開讚揚等動作有關。

2021年3月15日,抗議者在澳洲坎培拉的國會大廈外,參加維吾爾族社區的遊行。(Sam Mooy/Getty Images)
2021年3月15日,抗議者在澳洲坎培拉的國會大廈外,參加維吾爾族社區的遊行。(Sam Mooy/Getty Images)

相反地,由七人組成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則都是漢族男性。他們堅決否認中國存在種族主義,但卻同時涉入對少數民族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那麼,真正的「種族優越聯盟」其實不是五眼聯盟,而是北京和莫斯科。

澳洲不是唯一需要擁有自己的核武以為威懾,並且獲准加入北約組織的國家。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遭到強大核武獨裁者威脅的其它民主國家,包括日本、台灣、南韓、紐西蘭、烏克蘭和格魯吉亞。所有這些國家都應被鼓勵加入北約,並獲得獨立的核子潛艇以為嚇阻。

北約還應鼓勵包括德國、意大利和加拿大等最強大和民主的成員國,獲得獨自的核武力量以強化自身防護。面對擁有核武器的敵人,任何國家都不能完全依靠另一個國家進行防禦。在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美國和加拿大、英國、歐盟、意大利和愛爾蘭等民主盟國之間,頻繁地因疫苗和個人防護設備(PPE)問題違反契約。這足以證明,甚至是民主國家間,也會違反彼此間討論的協議,而這都遠不及在核武時代的軍事衝突那樣嚴重。

只有民主國家才應該擁有核武器,因為只有民主國家才具備自由和廣泛的政治參與,所提供的主權合法性,並且往往(但不幸的是,並非總是如此)會限制以平民為目標下使用此類武器。但是民主國家應該捍衛盟國中的專制國家,例如受到伊朗軍事壓力的沙特阿拉伯和受到中共威脅的越南。為維護全球政治多樣性,需要保護這些弱勢的專制國家免受更大的專制威脅。這些弱勢的專制盟友最終將經歷自然且平和的政治演化,朝向民主和人權改善的道路邁進。

民主國家不僅必須捍衛自己,而且也必須捍衛國際上多元的民族國家,以阻止中共和俄羅斯建立強大的聯盟,將世界上實力較弱的國家納入其區域霸權計劃內,並避免導致巴爾幹化現象和1945年統治後產生的動盪局勢。遭受這些野心勃勃、缺乏自由的霸權政體威脅的國家們,必須集結成有力的聯盟,並強大各自的實力,足夠能獨立捍衛自己的主權。

原文China's Threat to Bomb Australia Shows Need for Aussie Nuclear Deterre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和碩士學位(2001年)、哈佛大學政府學博士學位(2008年),也是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負責人與《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曾對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廣泛的研究。著有《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禁止闖入》(No Trespassing),編輯過《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等。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