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資深記者梁珍5月11日遇襲後,收到許多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民眾的關心和慰問。特別是香港的網民表示,外表柔弱的梁珍面對暴力展示出的勇氣和善良,令人感動,稱讚梁珍是女中豪傑,更是「正義女神」。二十年來,梁珍的真誠打動了香港人,他們透過梁珍改變了對大陸人的偏見,喜愛上了《大紀元》,並且認識到了法輪功的美好。

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過去曾經多次拒絕梁珍的採訪邀請,15日也一改常態,主動邀請梁珍擔任自己節目中的採訪嘉賓。沈旭暉表示,二十年來梁珍在香港的社會運動中,衝跑在第一線的身影,逐漸被香港人所熟悉,而且還「令我們改變了很多對大紀元、新唐人的看法。這是個事實。」

梁珍在採訪中表示,她在大陸出生和成長,從小被洗腦成一名小粉紅,到後來改變成一名有神論者,也因為信仰「真、善、忍」的基礎是要善待他人,因此她很願意採訪不同政治光譜的人物,傾聽他們的故事。她是美國公民,但她表示自己同時也是中國人和香港人,二十年來親眼見證了港人從對法輪功的不理解,到現在變成了支持法輪功,她認為香港依然擁有希望,因此她會繼續留在香港。

應該恐懼的是中共而不是我

梁珍在14日貼出照片,顯示她的兩條大腿和小腿佈滿了大片深淺不一的暗紅色淤血傷痕。不過鏡頭前的梁珍,依然是招牌式的開朗笑容和甜美的嗓音。

「我覺得,身體的傷痛是會有,對我來講是難忘的。我相信很快都會過去的。所以大家不要擔心我。我不會害怕的,我會站在這裡。」

同時她也呼籲所有關心她的讀者和網友,不要擔心未來會發生什麼。「大家不要擔心下一步對我會怎麼樣。大家都不要去想,這才是對我最大的保護。我們最重要的就是要曝光。因為我沒有做錯事,從頭到尾我自己覺得,它是想嚇唬我。恐懼的應該是他們,不是我。」

梁珍認為,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都是一群善良的人,沒有金錢糾紛,更沒有感情糾紛,唯一能解釋的就是中共的迫害,中共利用黑社會打手進行了這次襲擊。「如果説有人打我們,就一定是中共特務,因為它不是只針對我一個。你看到我們在街頭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襲擊,不會有其它原因的。就是中共在後面買通了爛仔來打人。我覺得我這次的case案件都是這樣。」

雖然有目擊證人向警方提供了很詳細的資料,包括兇手的車牌,但是,「我相信這些就算是抓到人,也抓不到幕後的元兇。」

網民yeechap mak認同梁珍的觀點:「對方當然是恐懼,如果對方不是恐懼,就不會僱用流氓襲擊記者。」

網民艾草表示:「暴徒以爲打美女可滅聲,但效果就是越打壓越强勁。珍姐好人一定平安。」

許多網民在跟帖中稱讚梁珍的堅強和勇敢,他們表示,面對李慧玲封咪、852郵報暫別、蘋果停印紙版……如此大的壓力之下,梁珍遇襲後依然不被嚇倒,紛紛豎起大拇指說「珍姐是女中豪傑!」、「神奇女俠」、「勁呀!」、「香港人都以珍姐為榮!」「珍姊的堅持令我得感動。」

「支持珍姐,欣賞你的堅毅和勇敢! 有你是香港人的福氣,祝你身體健康! 」

「港版國安法」與法輪功無關

中共在香港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以後,許多香港的民主人士和敢言媒體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嚴厲打壓,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空間受到擠壓,恐怖的氣氛瀰漫在香港的各個行業之中,還有很多KOL(關鍵意見人物)不再輕易接受採訪,甚至移民其它國家。

沈旭暉作為一名定期參與大陸交流合作項目的學者,也看到了現在的香港不是「依法治港」,而是「依『港版國安法』治港」,他問梁珍是否擔心法輪功學員在街頭舉辦真相點的自由會受到影響?

梁珍強調,「港版國安法」與法輪功無關。「我們講的是國家的安全,不等於黨的安全。我們講的是一個事實。如果它要用所謂的『港版國安法』來對付法輪功,它不用等到今天了,不需要現在去制定一條法律,專門針對法輪功去打壓。我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們不會害怕。我們都會堅守。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沒有法律、在中共這種殘酷的迫害下都仍然堅守,就不要說海外了,還有香港,我們還有一點自由的空間。我們更加不會放棄的。這是我們信仰的巨大力量的支持。」

此外,「中共想做跟能不能做到是兩回事。因為現在各方面的人都知道真相。他們都會站在法輪功這邊的。就像我們的街道真相點,以前人們看到我們被襲擊都是很冷漠的,甚至裝看不見,甚至是站在中共的那一邊,『這些人最好是讓他們消失』。但是現在不是這樣了,現在我們被襲擊,很多市民來幫忙看護,我覺得這是民心的轉變。我對香港還是覺得有希望。」

她進一步指出,中共並非想做什麼就能做成什麼。她舉例說,20年前,1999年中共打壓法輪功,也想在香港取締法輪功。2003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搞出了「二十三條」惡法,目的是企圖取締法輪功和「支聯會」等組織。結果引發了香港50萬人上街遊行的抗議事件,因此「二十三條」惡法就做不成。「他們這樣都做不成了,就不要說20年之後,香港或者是全世界的人更加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我覺得中共想做什麼不是那麼容易的。」

鍥而不捨用誠意打動香港人

許多youtube、FB和香港的網民紛紛表示,他們過去看不起大陸人,對大陸人有偏見,對大紀元也不接受,同時也因為中共的造謠宣傳,對法輪功學員有誤解。但是因為透過梁珍和《大紀元》的前線記者們二十年來鍥而不捨的努力,還有在現場報道中展現的專業精神,以及真誠、親切的態度,慢慢感動了香港人,喜歡上了《大紀元》。他們從最初受不了梁珍的北方腔粵語,到現在變的喜歡聽她講話,很多網民甚至每天都會聽她的採訪節目,「不聽都不行」。尤其目前香港的新聞自由受到中共打壓之際,《大紀元》依然堅持報道真相,堅持為香港人發聲,令許多香港人成為《大紀元》的忠實讀者。

網民Sashar st發帖說:「好鍾意聽珍姐講話,她令我對大陸人改觀,當今生活在香港好壓抑,珍姐的做人、生活態度令我覺得好舒服。」

譚炳文:「妳係上天派下來的正義女神。」

sun A 表示:「感謝珍姐,一生平安。強大正能量,是我們香港人真正需要的。」

miu ma也跟帖說:「珍姐面對人前都帶著笑容,樂觀面對困難,香港人人讚揚你……身體力行、多謝你呀」

paklam ng:「珍姐,你的廣東話,內容重要過發音。」

Ryan Walker:「珍姐的廣東話好攪笑,但是聽慣了,已經親切到不聽不行。珍姐己經成為當代香港的代表性人物。她的工作熱誠真是令人感動。珍姐,努力加油,永遠支持妳! 」

梁珍來自大陸,她回憶起自己最初開始擔當《大紀元時報》的記者時,對香港還不夠了解,什麼都不懂,「因為我的北方口音,你們一聽就已經轉頭走了。我覺得什麼事情都是要用誠意去打動人。我不怕別人拒絕,因為我很理解他們的處境。我自己的信仰基礎都是要善待他人。就算你今天不接受我,我覺得你會看到我不是惡意的。某一天可能他會覺得,也許接受採訪也是OK的。所以我就覺得這已經是我的bonus(獎賞)了。」

梁珍也談到,大家都感到《大紀元時報》越來越豐富,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香港讀者,「第一,就是我們的實力越來越強。以前人手很少,比如我一個人要做很多事情,要兼做報紙又要做電視,所以只能做一些大的新聞或者大家關注的,做不了那麼多本地的或者是香港人喜歡的新聞。但是我們現在人手多一些,就可以多幾條線去跑一跑,甚至可以加一些本地香港人的口味。」

另外,《大紀元》是一個國際性的媒體,「我們講的東西和香港本地的媒體角度不同,還有我們有很多東西比較有前瞻性,其實能讀懂我們文章的人不是一般的,很多都是有知識,或者比較高階層的人士,他覺得我們講的東西,確實真的是在發生了,慢慢地香港人能夠接受大紀元了。」

梁珍還用「談戀愛」來比喻香港讀者和《大紀元時報》,她說:「大家雙方就好像談戀愛那樣,你與他之間也有一個認識的過程。」我們都是大陸出來的,我們寫的東西,香港人真的覺得是有些距離,但現在慢慢接受了,就好像變成他們都聽得明白珍姐的廣東話是一個道理。

當然她也談到,她在大陸出生長大,從小被洗腦成一個小粉紅,但是今天她卻是180度大轉彎,因此她認為任何人也都可能像她一樣,即使今天不接受她的採訪邀請,但也許某一天會突然改變想法。所以呢,她不會根據人的政治光譜或者立場來看人,不管對方來自中資集團或者是建制派,她都樂意去採訪,傾聽對方的故事。

「在大紀元,我們除了做新聞報導之外,包括我自己都很喜歡去講一些傳統文化的東西,或者是一些令大家對生活方方面面,其實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所以我會在不同的地方找一些不同的人去採訪,包括不同的政治光譜,希望他們可以講出自己真心的話。這個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香港有找到家的感覺

梁珍在四川出生,她的父親是廣州人,她是來到香港以後才開始學習粵語。她喜歡四處旅遊,以增廣見識,她到過很多國家,北美、歐洲、澳洲都去過,但是最喜歡的還是香港,因為她在香港找到了能夠令人感到溫暖的濃濃的人情味,找到了家的感覺。特別是這次遇襲以後,她得到很多人的關心,每天都常常感動到哭。因此,即使她是美國公民,遇襲之後她依然還是會選擇繼續留在香港,因為在香港她有一種找到根的感覺。

梁珍:「我真的是喜歡香港,我覺得我與香港是有緣分的,就是因為覺得這裡有我想要的東西,中西文化聚集,有我們喜歡的美食,人們還很有人情味,而且是華人的地方。在香港這裡始終感覺到自己是一個中國人,可以在這裡找回自己的根的感覺,可能有些老土,但是不管如何,這是我自己的感受。」

「好像這幾天我都很容易哭,我試過我的WhatsApp整天都停了,原來是太多的人發信息給我,過了一天後全部出來了,很多人都會來慰問我,今天早上也聽了一些電話,我覺得這個東西在其它國家是找不到的。」

當然,她也會因為現在不能回大陸而傷感,也因為親人對她擔心勸她離開香港而傷感,她更因為香港很多記者無奈的離開香港而傷感。如果將來只能選擇一個護照的話,「我就選擇香港,你覺得哪裡是你的家,那裡就是你喜歡的地方。」

梁珍表示,就她個人的感受而言,「不希望變成香港都沒有了《大紀元》,這才是香港的悲哀,或者香港沒有了法輪功。但是我也覺得不會發生到這一步的。因為第一,我們不會放棄;第二,我們沒有做錯;第三,這個社會已經和20年前,就是中共鎮壓法輪功那個時候,想一手遮天的時候已經是不同的了,大家沒有將中共想像的那麼強大。我覺得很多事情呢,你受了苦以後,很快會有一些Bonus(獎勵)給回你。就好像今天我被襲擊,但是很快,我看到美國剛剛制裁了一個(中共官員),是中共前610辦公室的,四川成都的一個主任,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態度。所以我覺得有些事情,大家一定要堅守,因為如果你不堅持,就沒有人會幫你的,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我們不是指望誰來幫我們,是我們自己夠不夠Strong(堅強)。」

不明白的人需要時間去明白

沈旭暉在採訪中提了一個看似很辣的問題:在「港版國安法」中的那條線,已經越畫越過,比如「支聯會」說結束「一黨專政」,這個口號本身都已經是屬於顛覆政權了等等。但是你們的口號比「結束一黨專政」會更加 Provacative(挑釁)。  

雖然沈旭暉沒有親口說出更具有「挑釁」的口號是什麼,但是梁珍很清楚沈旭暉所指的是什麼。她回答說:我覺得這是信仰的問題。其實我們講「天滅中共」,其實這是一個「有神論」和「無神論」的分別。因為中共是「無神論」的,那麼我們「有神論」的人,我相信老天爺會做一個公道的事情。「有神論」的人肯定是不會支持「無神論」的,所以「天滅中共」是一個歷史的必然,對於我們有信仰的人來說。那麼它(中共)如果覺得這個有問題的話,那我覺得它們不夠……我覺得,這是一個對所有有信仰的人的挑戰,所以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

她還補充說,做採訪,其實我們不需要談那麼多政治,因為政治的事情,明白的人就明白,不明白的人他就是要時間去明白,也不需要在這一刻去明白很多事情。因為我們做記者就是這樣,覺得每一個人都很精彩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我最喜歡聽一聽不同的人的那些不同的故事。

梁珍的回答獲得許多網民的支持點讚。

網民Tom Wong發帖說:「珍姐,講得正確。面對世界,你們不要以為中共有多強大,其實一直靠恐嚇,整個都是謊言。」

網民Mo Dau說:「珍珍比好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更明白香港的核心價值,更願意捍衛這種價值,多謝妳。」

Gi Ji:「以前對法輪功半信半疑,現在絕對相信。珍姐,幸苦了。」

nm sl:「我也做了十幾年小粉紅,現在才開始關心政治,才知道以前說話多麼露怯。」

martin woo:「大紀元珍珍,內心強大,實在值得真香港人學習及尊重。」

Davidlupino Lee:「傷在你身,痛在香港人的心!我們不會被鼠輩行惡的人所嚇倒的。」

Rumi Leung:「小時候經過法輪功街站(街道真相點)都好怕,走快2步不敢望。(但是)2019年(清)醒了啦!知道你們是被迫害的。珍姐加油!我們一家人都撐你!」

李明:「珍姐真正言行一致!善良勇敢!正義!多謝珍姐為中國為香港為正義的付出與承擔!」

網民們說,「中共本身就是邪教,所以『天滅中共』」、「我們需要真相」、「感謝妳為香港講了很多良心話」、「珍珍,好勇敢,真女神」、「很佩服珍珍,有堅毅,勇氣,不屈的精神」、「香港需要更多像你這樣無畏無懼的人」、「香港人應向珍姐學習,堅持再堅持! 」

Aurea Mediocritas:「天佑珍姐,天佑香港。」@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