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智囊大西洋理事會的研究員和國際事務專家賈斯汀·謝爾曼(Justin Sherman)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雲端運算是中美未來幾年即將看到的激烈競爭領域。

中共在國內和國外的巨額投資已經讓它成為雲端運算霸權競爭中的主要參與者。

最新案例是,2020年底,海灣國家最大的電信集團沙特電信宣佈與中國的阿里巴巴雲合作,幫助沙特建立其雲端運算基礎設施。

根據研究機構Canalys的數據,中國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雲端運算市場。2020年,中國的雲端運算支出達到190億美元,佔2020年全球雲端運算總支出的13%。美國雲端運算支出佔全球總支出的46%。

「中共一直很有野心 它把雲端運算視為未來」

跟美國雲端運算支出主要依靠企業、走民間發展路徑不同,中國雲端運算支出很大程度由政府撥款推動。去年5月,中共政府表示,根據一項「新基礎設施」計劃,將向技術平台撥款14億美元、發展國內雲端運算服務。

《數字戰爭——中國的科技力量如何塑造人工智能、區塊鏈和網絡空間的未來》的作者溫斯頓·馬(Winston Ma)告訴《金融時報》說:「這個『新基礎設施』的概念很大,相當於中國2007年對鐵路和高鐵的投資,是在危機中刺激經濟的一種手段。」

阿里巴巴雲、騰訊雲和百度網盤都已經從中共當局的雲端運算資助中受益。但外國公司基本上被擋在門外、享受不了同等的中國企業在海外享受到的權利。

此外,北京已經計劃通過在東南亞、非洲、澳洲、歐洲和美國尋求業務,將其影響力擴大到境外。

德薩斯州大學傳播學院廣播電影電視學系和社會學系陳文泓(Wenhong Chen,音譯)告訴《金融時報》說:「在談到雲端運算時,中國(中共)一直很有野心,它把雲端運算視為未來。」

他表示,中共當局的優先中國公司政策使亞馬遜和谷歌等競爭對手很難進入中國市場,哪怕他們費盡了力氣。

低價輸出海外 「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份

報道還說,中國雲端運算供應商寄望通過價格競爭(在歐洲和澳洲,這是一個關鍵因素)和文化相似性交易(對東南亞的客戶很重要)來達到目標。

《數字戰爭》作者馬先生說,北京的這種擴張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一帶一路」不只是中共對外輸出基礎設施項目,也是習近平外交政策的核心。

「雲端運算可以使『一帶一路』國家數字化,並與中國建立強大的貿易關係。」馬說。

此外,此舉還將允許中國參與制定東道國與雲端運算有關的行業標準,有可能影響到未來的雲共享和數據保護的國際規則。

馬先生表示,如果涉及到未來的國際規則,將影響巨大。

中共雲計劃輸出計劃遭遇更多阻力

中共的擴張計劃已遭遇越來越多的阻力。專家說,儘管拜登領導的白宮收起了特朗普時期的強硬措辭,但美國抵制北京進軍雲端運算的決心依然堅定。

受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的影響,地緣政治競爭,以及相對缺乏經驗的中國國內市場都在阻礙北京的雲計劃發展野心,更重要的是,中國的雲服務提供商不像亞馬遜那樣成熟,不能提供同質服務以及贏得信任。

「雲政策和操作已經成為美中雙邊關係中的爭議問題。」德薩斯州大學的陳文泓說。「爭端實際上是關於誰將開發下一代的尖端技術。」

去年8月,時任美國國務卿的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提議,對獲取美國數據的中國科技公司進行廣泛打擊,包括限制可能在美國本土營運的雲端運算集團。他還鼓勵其它國家跟進、共同抵制聽命於北京的中國科技公司。

「這一舉措是特朗普政府戰略的一部份,目的是讓歐洲盟友加入進來,讓澳洲、加拿大在各自國家市場禁止華為5G網絡,同時也針對雲端運算供應商」,陳文泓說。「在拜登政府領導下,雖然已經調低言辭,但(限制中共的)政策仍在推進。」

此外,印度和中國之間因邊界造成的緊張關係已經讓新德里將幾十個中國研發的應用程式列入黑名單,並限制與雲端運算有關的投資。

「印度政府希望促進國內公司的發展,開發自己的雲技術。印度和其他次大陸國家也將中方的這種擴張視為數字殖民主義。」大西洋理事會的謝爾曼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