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官員警告說,中共推動數碼人民幣除削弱美元的重要性外,還希望將貨幣使用者的可視度和技術控制結合起來,進一步將中共監控體系通過「一帶一路」滲透到各國公民的錢包。

《華盛頓觀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近日報道說,中共官員夢想透過貨幣使用,進一步將中共監控體系滲透到各國公民的錢包。因為他們將政權寄託在監控和遏制私人活動的能力上。

「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接受數碼人民幣,可以為中共政權提供一個重要的地緣經濟工具,這個工具可以繞過受美國法律約束的銀行和金融機構網絡,使客戶國更直接地受北京約束。」報道寫道。

北京推進數碼人民幣是在中美關係緊張的背景下發生的,前總統唐納德 特朗普在任時對中共長期以來的不均衡經貿政策發起系列挑戰,新任總統祖 拜登(Joe Biden)也在延續特朗普的對華政策。特朗普政府於2019年8月將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

報道說,消息人士稱,在特朗普之前,前總統奧巴馬對中方官員也同樣感到失望。

前商務部副部長:中共在監視你花錢

對中共推行的數碼人民幣安全性,前美國商務部副部長納扎克尼卡赫塔爾(Nazak Nikakhtar)提醒說:「不匿名意味著(中共)中央銀行和中央政府會監視你,監視你如何花錢。它是可編程的。」

她曾領導商務部國際貿易管理局工業和分析小組。

「它們(中共)在試圖創造一個(美元)替代品,」尼卡赫塔爾警告說,「基本上,是造一個震央,並希望它像一塊磁鐵,將所有東西從美國吸引到其它中心。」

專家認為,數碼人民幣是中共對美元進行威脅的最新舉措,美元長期以來是全球商業的首選貨幣。

中共專家避免承認他們有計劃。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曾說:「如果你願意使用它,人民幣可以用於貿易和投資,我們沒有取代現有貨幣的野心。」

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木內登英(Takahide Kiuchi)4月告訴共同社:「如果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美元和人民幣的競爭格局將發生急劇變化。」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中國(中共)打造數碼人民幣,在主要經濟體中一馬當先;數碼人民幣將使中共政府能夠實時追蹤個人消費情況,同時其在設計上不受由美元主導的全球金融體系制約,而且還可以弱化美國制裁的影響。

中共或借道一帶一路推廣數碼人民幣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在海外推行的「一帶一路」倡議,這個被美國官員視為對發展中國家進行「掠奪性 」貸款計劃的中共海外基礎設施投資項目,已經成為中共借道推行數碼人民幣、冀望變成國際金融工具的目標。

大西洋理事會的朱莉婭 弗里德蘭德(Julia Friedlander)說:「如果是長期貸款……它(中共)們會期望那個外國行為者用數碼人民幣償還。」「這是在試圖創造依賴性領域,比如說,一帶一路已經創造了某種債務陷阱外交。(現在)這種是貨幣外交,用了一種不同的方式而已。」她補充說。

弗里德蘭德曾是財政部制裁辦公室的高級官員,在特朗普執政的2017年至2019年期間曾在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過。

數碼人民幣為恐怖份子提供庇護渠道

數碼人民幣可能成為恐怖份子或流氓國家逃避美國制裁的一個渠道。

一位未被授權公開發言的參議院共和黨助手告訴《華盛頓觀察家報》說:「如果人民幣有這個子域,成為『一帶一路』的儲備貨幣,美國對那些直接違反制裁令的銀行實體的制裁就會變得不那麼致命。」

但他同時淡化了數碼人民幣對美元的衝擊。他說:「數碼人民幣不是對美元的直接威脅,數碼人民幣和中國(中共)的銀行系統之間真的沒有甚麼區別,就像以前一樣。」

他推測,這是中共政府在試圖控制新系統之前,滿足中國民眾對替代數碼貨幣和加密貨幣需求的舉措。

一些分析家同意,數碼人民幣代表了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步驟,但在這一舉措的危害性認識上,中方媒體報道存在明顯分歧。

香港的一家媒體《一帶一路新聞》在最近的一份評估中說,除非北京解決腐敗以及中共控制需求等問題,否則數碼人民幣將無法對美元構成嚴重威脅。

前官員:美應儘快建立排除中共的數碼貨幣框架

前美國商務部副部長尼卡赫塔爾則對這些輕描淡寫的說法表示懷疑。她說,這種說法低估了西方政府和企業追求短期利益的意願。

她表示,聯邦官員應該更快推出美國的數碼貨幣,同時與多邊機構談判,制定一個可以排除中共掠奪性行為的「數碼貨幣框架」。

「至少建立一個數碼貨幣框架需要的國際原則,以便引力不會向中國(中共)方向發展,」尼卡赫塔爾說,「同時,幫助其它國家推出它們的數碼貨幣,通過這個框架塑造需要的模樣。」

美聯儲官員對美元的主導地位仍充滿信心,且不急於發展跟中國一樣的數碼貨幣。

參議院4月聽證提及美元是否可以數碼化,以幫助美國捍衛美元的地位時,美聯儲主席傑羅姆 鮑威爾(Jerome Powell)回答說,研究這個問題是「優先級非常高的項目」。「我們不必要當第一個(發行數碼貨幣),」他說,「我們需要把事做好。」

鮑威爾稍早曾表示,美元是世界上的主要的儲備貨幣,不需要急於發行數碼貨幣。

「美元CBDC(央行數碼貨幣)將對這裏和世界各地產生潛在的巨大影響。」他說,「在我們接近作出決定之前,我們一定會仔細考慮所有這些問題,並與世界各地的公眾,特別是美國這裏的公眾進行非常廣泛的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