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年(民國三年),中國山東聊城縣發生莊稼漢崔天選被「借屍還魂」事件,當時許多政府高層官員、北大校長蔡元培等知名人士都親聞其事,或親賭其人。後續發現更震驚社會,崔天選與另一個外國人「靈魂、軀殼互易」!這樁超科學、超物質的奇事驚動中國和安南(今越南),還上了邦交官牒文書。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崔天選還魂復生

民國三年炎夏,山東聊城一農戶崔家傳出了哀慟哭號聲,因為兒子崔天選突然猝死。崔天選是個年輕莊稼漢,突然死掉,讓家裏人遭到很大打擊,悲痛莫名。豈知五六個鐘頭後,崔天選又還魂復生,讓家人喜出望外。

豈知在一悲一喜之後,崔家人又受到更大的震驚!還魂回來的人能開口了,可是說的話怪怪的,家人怎麼聽也聽不懂。崔家人以為天選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他的妻子在他面前想要幫他,可是他竟然連眼前的妻子也不相識了。崔家大小大惑不解,這復生的人難道不是崔天選嗎?

還魂回來的人要了面鏡子,看到鏡中的自己,他竟然大哭起來!

哭著哭著,他索要紙筆,寫了一些字。崔家人一肚子狐疑:天選沒讀過書,大字不識一個,怎麼還魂回來的他會寫字呢?崔家中有識字的人,看到他真寫了字:我叫劉建中,瑤州府山洋縣劉家大坑村人。還魂復生前後的崔天選真的判若兩人了,說話的口音,完全不像當地人。但是外表明明就是崔天選的身體呀!

真的有「劉建中」這個人嗎?「劉建中」到底是死是活呢?如果還魂回來的真是劉建中,那他投錯胎了嗎,怎會跑到崔天選的身體裏?那崔天選到哪去了呢?真死了嗎?如果不是轉生投胎,難道人的元神(靈魂)能夠不受軀體的限制跨水越嶺、穿越時空嗎?遠在它地的人,怎麼幾個小時的時間來到眼前,竟然還能進入別人的身體取代了主人!崔家人又悲又喜又驚疑,霧裏看死生,一頭霧水兩茫茫。

就說劉建中來到山東崔家,原來的本家「瑤州府山洋縣」到底在哪一國或哪一省、離這兒有幾里路,自己怎生到了這裏,他自己也不知道。現實中回也回不去了,就當是崔天選在崔家留了下來,也開始學習當地的鄉話。入境隨俗的他漸漸學會了當地的一些應對進退的鄉俗,像是作揖行禮等等。

崔家人越來越相信還魂復生回來的是另一個人的靈魂,因為崔天選改變得相當明顯,原先會的事情不會做了,一個莊稼漢竟然連一擔水都挑不動。復生的崔天選卻會讀書寫字,還會探流掘泉,這是當地人不懂的,現在找水源的農家只要順著他指示的地點,一掘即能得到泉水。

多麼不可思議呀!這不就說——軀體內換了元神(靈魂),身體的能力也跟著改變了,連後天學得的技能也跟著元神走。

崔家人沒有自行將此事報官,也沒有藉此事招搖賺錢。後來,有一天一個小偷闖進了崔家,因此,崔天選被借屍還魂的事件無意中傳開了。

縣府委員前往崔家查看遭盜情況時,崔老漢病在床上起不來,就由兒子崔天選出見來訪的委員。委員詢問崔天選家中遭盜的細節,聽到崔天選答話不似本地人口音,感到很狐疑,就問他怎麼回事?當時還有別人在場,告訴說他是借屍還魂的人。委員驚疑,乃詳細詢問崔天選,從而崔天選被借屍還魂之事就在山東省甚至全國傳開了。

山東省長蔡儒楷特別把崔天選叫到省署試驗真假,當場讓他擔水,看他果然是文弱書生一個,扁擔上肩都不能舉步了,不過的確會探流掘井。

當時的東臨道道尹龔積柄,特別囑咐調查委員將崔天選帶到他道台署中去親見詳談。據察查,崔天選毫無疾病,更不是精神病人。龔道尹深深感到借屍還魂不可思議,生命由來深不可測,後來他每到公務機關公幹時常常傳述這件奇事。

在崔天選還魂一年多後,龔道尹又將他送到濟南高等法院院長梅擷雲處,請他協助調查此事。梅擷雲後來見過復生後的崔天選數次,聽他說話不像山東腔,倒像是福建人學說北京話,又頗似日本人學說中國語。崔天選見著他時,也會拱手作揖,但不甚熟練,說是還魂後在山東學的,他以前的家鄉沒有這種禮儀。問他前身的家鄉——瑤州府山洋縣劉家大坑村在哪?崔天選答說不知道,因為從小未曾遠行,只知道本村和四鄰的村名罷了。

人們對瑤州府的劉建中怎麼來到崔家變成崔天選感到既疑惑又好奇。他說當時被家人用棉被蓋身,棉被兩頭被緊緊壓住使他不得動彈,熱氣逼得他昏死了。後來聽到了有呼喊聲,睜開眼一看已經就在崔家了。算一算從在家昏死到崔家復生,前後大約五六個鐘頭。

梅院長和龔道尹察找不到瑤州府山洋縣劉家大坑村的地點,認為很可能是疆外的國邦。就問了他一些那裏的社會情況,他一一作答說:地方官員稱為「上司」,皇帝稱為「人王」,當時年號是「公夥二十年」,每年只納米與紅糖繳稅,沒有其它的稅,他在那裏並未見過外國人等等。

後來,梅擷雲拍了崔天選的照片。將照片和龔道尹的筆記數張,寄給上海管理外國事務的狄楚青先生,請教他是否知道瑤州府山洋縣,能否將此事登報廣告,以便聯繫上劉建中的家人,進一步了解內情。

驚人的真相:真有其人真有其地

民國四年春,山東聊城縣令拜見山東財政廳長楊壽柟(苓泉居士),當時,說起崔天選被借屍還魂的事,事情發生已經幾個月了,在當地沸沸揚揚流傳開了。

廳長就令人把崔天選送到廳辦。他見到復生的崔天選是個素樸的鄉下農夫,說中國話很生澀,就讓他以紙筆代言,說的與縣令所言大致無異。

楊廳長曾經去過安南,略知當地土人擅長開井術,猜測他可能是安南人,因為歷史因素,安南人也用漢字姓名(安南在秦漢至唐時是中國的一部份,後來成為藩屬,在清光緒十二年才成了法國屬地)。楊廳長就在廳辦院子裏,當場讓崔試試本事。崔答說這裏水脈很足不用開井,說的一點不錯,山東濟水暗流就在附近牆下通過。

楊壽柟廳長把崔遣送回去後,心中一直揣著這件超乎尋常的事。後來遇到任職翻譯署的友人許溯伊時,就談起了這件事。奇妙的事就在眼前展開,許回應說:「真有這樣的事!!」

許溯伊在署裏曾見到法國公使來了一件「尋人」的公函。說有一個安南人死而復甦,醒來後竟然說起華語,說自己是山東某縣人,乃借屍復活。因為這件事非常奇特,從民間傳到了當地官廳,法國駐安南領事乃告知北京公使,行文向中國外交部詢問,是否山東省該縣有這樣的人。許溯伊說,聽說後來該件公文到了山東,山東府辦也回覆了公文書,並附上崔天選的照片,公文到了北京公署。但是當時國家處於多事之秋,就沒進一步去了解。

楊壽柟廳長將自己親見和許溯伊所述進行比對,發現山東和安南的借屍還魂事件,時同地同,實際上乃是相同一件事。王季同在《一樁輪迴確證討論集》中說:「據法公使來牒,則又知山東崔天選和安南人劉建中兩人之靈魂與軀殼已互易。借屍還魂見記者不一,從前至今有不少記載,然靈魂、軀殼互易實前所未聞」。蔡元培校長在《佛法與科學之比較》之〈序〉中說,此例為「超物質的精神」提供一強證。

相隔萬里的兩人死後,元神入了對方的軀殼,而且同又還魂人間復生,這是怎樣的「巧合」!這有可能是另外空間安排的「失誤」嗎?或是造物主故意的「失誤」,藉此透露給人「元神」跨越時空、跨越生死真實存在的訊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