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紀元時報》資深記者梁珍11日中午於住所樓下,遭一不明男凶徒持長棒襲擊毆打約一分鐘,凶手隨即駕「TV3851」平治車逃離。梁珍雙腿多處受重傷入院,隔日大面積瘀血更加明顯。事件立即引發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的憤怒,美國國務院亦表示「不可接受,不能容忍,要求全面調查」。

這是4月12日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遭4名歹徒砸毀破壞後,中共一個月內再次僱暴徒公然在香港行凶。「港版國安法」實施後,中共不僅對民主派人士公開大抓捕,同時還要在暗處指使黑社會製造暴力事件,妄圖讓香港人噤聲。香港的氣氛比以往更加令人不安。

一名路過的李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作證,看到凶徒手持球棍,登上一輛平治TV3851離開,與梁珍記錄的車牌號吻合。

梁珍相信,從暴徒砸毀大紀元印刷廠、《大公報》連續發文誣衊法輪功、到如今直接襲擊她本人,是一連串策劃好的事件,應是中共江派控制的「610辦公室」在背後幹的。無論她本人還是新唐人大紀元公司,都與任何人沒有糾紛。

而香港警方其實有很多能力調查執法。光天化日之下,政府的「天眼」到處可見。但目前警方未公布CCTV。

她表示,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會用負面方式對待打她的人,反而對這些收了中共錢的打手感到痛心,因為他們將來的命運會是非常悲慘的。打人事件並不只針對她自己,而是對香港所有記者的恐嚇與威脅。

事實上,中共長期暗中收集梁珍的住址和行蹤。4月24日,一可疑男子來到梁珍住宅門口敲門,對保安謊稱「送外賣」,看到梁珍出來後又說「外國人托他送東西」,東西太大所以放在樓下。梁珍下樓去,看不到什麼大件物品。4月26日,梁珍又發現有陌生男在跟蹤她,當她直問其「是否是《大公報》記者」時,對方掉頭逃走。

香港實業家、時事評論員袁弓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代表國際綫的所有香港人和外國朋友對梁珍表示問候,「他們都非常地關心,對這件事情,我們知道你這次真的受了重傷。但是你的那種精神,就是繼續鬥爭,一點都不退縮,還勇往直前,我們非常地佩服。要向你學習,雖然我這麼大年紀了。」

袁弓夷將在5月13日美東時間中午12點,到中共大使館前示威;法輪功學員也會同去,抗議中共黑社會的流氓暴行,「要發動全世界去中共大使館示威,這個事情一定要做。」

犯罪機構「610辦公室」仍在獨立運作

江澤民當年為了迫害法輪功,1999年6月10日成立了專職法外機構「610辦公室」,它是正部級的中央直屬機構,可以隨時調動一切國家資源,操控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活摘器官。據估計,全國各地下設約一千個「610辦公室」,22年來罪行累累,早已罄竹難書,其大量罪證都在明慧網存有記錄。

袁弓夷指出,「610」既不屬於公安,也不屬於國安,而是「直達天庭」,那個天庭不是習近平,而是江家。如今江澤民年紀太大了,由「大內總管」曾慶紅這幫人在管事。過去許多年來,中國每地的局長、處長,全部的職位,沒有江家過目就得不到批准。

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在2018年兩會後被宣布裁併,但2020年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到各地鼓動迫害法輪功時,透露了「內外有別」,所謂「610」被撤不獨立存在,只是搪塞西方的,實際上依然是獨立機構。大紀元及明慧網獲得的外泄密件均顯示,「610辦公室」依然存在。

「我看這件事情,看起來你剛才說的是對的,是江系、江派想用來抹黑習派的。」「如果這樣推論的話呢,『610』命令《大公報》,要它寫你們的事情,它馬上就寫。它可以跳過所有其它的政策,它可以直接指揮。比如『610』找那些人來打你,完全沒有人能阻得住它的。」

中共是最大黑社會 滅共世界才能太平

袁弓夷指出,現在全世界都在面臨中共擴張的威脅,因為在中共眼裡只相信權力,「權力是無限的,越多越好,越多越好。到後來十四億人就一個人掌權,其他人都沒有權。」「我剛剛在電視裡面看《斯大林之死》,就是這樣。毛澤東、斯大林,現在習近平,全部都是一個人掌權。這些事情就恐怖,現在全世界都開始醒覺,這樣下去是很大的問題。」

他引述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最近在聯合國的發言說,那個意思就是,不可以讓中共在和平的世界,像現在這樣繼續下去。「看看它們的行動,用報紙去攻擊,然後就是打人,然後是抓人,然後又不判,連律師都不允許離開香港,你說這算什麼?全部這些都是屬於黑社會的行徑。」

「那些傻子說要跟它(中共)做生意,真是笑死人了;有些以前立法會也說跟它議會抗爭,那也是笑死人的。我不是在侮辱他們,現在它的本色大家看到了。你辦報紙的,它都要打的,那你說這個怎麼辦?真是沒有辦法。」

他直言,他一步走到盡頭直接「滅共」,就是因為他看透了中共,它只要還存在就不可能變好,在中國政治領域裡抗爭是沒有用的,批評林鄭這班鸚鵡也是沒有用的。一定要由美國來領導全世界,使中國放棄共產主義,採用普世價值。「聯合國的人權宣言,按照聯合國的章程去做,這就已經夠了。現在聯合國的什麼東西(中共)都不做的。」

「像梁珍這樣,她傷害過誰?從來沒有傷害過人。那中共就要傷害她了。這種體制是不可以有的,絕對不可以!但是你跟中共講它不明白的,因為它只相信權力,它不相信這個世界有普世價值的。」

他表示,由於兩年來發生的事情,現在香港人不管是藍絲、黃絲都清醒了。而且現在全世界的人開始覺醒了,「這陣子我們都看到全世界的報紙,日本也好,澳洲也好,英國也好,印度也好,根本就是大家清醒,所以這個力量是很大的。」

佩服法輪功 在全球率先講「天滅中共」

梁珍也是香港法輪佛學會的會長。袁弓夷感歎,法輪功在當今多麼難得,可以教出梁珍這樣的人。「我真是完全佩服。你看(中共打壓香港)有多少個基督徒走出來的?很多牧師都沒有看到走出來,我不知道他們是信什麼,不知道信去了哪裡?」

「你們(法輪功)絕對是正的那一方。以前共產黨誣陷你們的講法,全世界現在已經撇清了,你們當然付出了很大的代價,而且用了很長的時間,這個無可否認。」

同時他覺得,法輪功實在是非常仁慈和難得,被人家這樣打都不還手,就忍著。「我也是基督教的,都是差不多有這樣的信義,基本上我們的信念是普世價值的一部分。」

實際上,法輪功學員在2004年《九評共產黨》推出後,在全球最早呼籲解體中共,「講『天滅中共』是你們第一個帶頭的。」而且法輪功學員在國內國外以千萬人計,「你們是全世界最大的媒體。我去的幾個地方了解到,原來語言多,地區也多,CNN就是小意思。老實說,如果以後你們(觀眾)到全世界去,你們就清楚了。所以千萬不要小看。」

袁弓夷感到,法輪功絕對沒有壞處,他跟法輪功學員相處了這麼久,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人有不道德的行為,一樣都沒有,又不貪心,都不知道上哪去找這樣的好人。

他指,將來中國長遠的希望,法輪功是其中很大的力量,「你們真是用行動來證明自己。」

最後他強調,梁珍是沒有拿工資的,每天那麼辛苦卻一分錢都不拿,這也是非常難得的。「以前基督教有很多這樣的精神。我媽媽也是這樣的人,全是報效的,還要借錢給別人,我們每個月給她的錢都還沒到,她就已經借給別人了。這就是一種心願,所以為什麼我很明白你們。」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