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長征五號火箭殘骸失控重返大氣層,最終墜落馬爾代夫以北的印度洋,事件引發廣泛關注。專家分析認為,這顯示中共的航天科技成份還存在差距,或為了節省成本,採取了一慣不負責任的做法。

4月29日,長征五號B遙二運載火箭載著永久空間站天和號的核心艙,在無人搭載的天和號與火箭分離後,未能按原計劃再入軌道,而是以失控狀態重返大氣層,引發密切關注。

美國太空司令部加州第18太空控制中隊(18SPCS)和歐盟「太空監視與跟蹤」共同體(European Union Space Surveillance and Tracking)都對失控火箭殘骸行蹤進行了監控和跟蹤,每日更新預測。

而中方連續多日保持沉默,直到5月9日火箭殘骸墜落當天,中共載人航天辦公室才發佈公告,先說將落入地中海,隨後又發佈公告說將落入印度洋區域。外界分析,火箭墜落殘骸前3小時的兩次預測誤差如此之大,可見中共航天追蹤和計算的真實能力。

美東時間周六(5月8日)午夜,美軍專業太空追蹤網站(Space-Track.org)在推特上表示,美國太空司令部第18太空控制中隊(18SPCS)證實長征5B火箭於5月9日格林威治時間0214重新進入大氣層,坐標位置緯度22.2/經度50.0,落入馬爾代夫以北的印度洋。

中共任由二十餘噸的火箭殘骸不受控地墜落地球,國際輿論紛紛批評這是不負責任。

麻省理工學院空間推進實驗室(Space Propulsion Lab)主任洛薩諾(Paulo Lozano)日前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幾乎所有的火箭都設計了專門引擎,引導火箭在完成任務後重返地球上指定的無人區域,人們從未聽說過美國火箭不受控制地返回地球上不確定的位置。

哈佛-史密松天體物理中心(CfA)的天文學家麥克道爾(Jonathan McDowell)發推表示,從統計學上講,墜入海洋總是最有可能的,看來中國(中共)贏了賭局(除非我們得到馬爾代夫殘骸的消息)。但這是魯莽的。

這是中國第二次失去對火箭殘骸的控制。去年,第一個長征5B碎片落在科特迪瓦,損壞了幾棟建築物。幸運的是,沒有人受傷。

按照北京的計劃,在2022年空間站投入運作之前,將需要至少再有10次類似發射。外界分析,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中共不更改火箭設計,人們將再度面臨長征火箭巨型殘骸的威脅。

中美航天科技存在差距

對於中國長征五號火箭殘骸失控重返,前美國華府Stimson智囊博士後研究員張延廷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在設計上它完全不可控,讓它自由墜落,讓它自己去降落到它要降落的位置,科技的成份是比較低的才會有這種情況。

張延廷說,「整個科技是要進步的,它將來是要更可控,而不是說像目前的這種狀況讓它失控。因為對這方面其實它可以有降落傘啊,最後面的時候還有反助推器呀,減低它下墜的速度啊。」

他認為,中方的科技的趨勢將來要求要越來越嚴謹、越來越嚴格才對。這次這個物體竟然有二十三公噸那麼大,應該要有這一方面的設計跟考慮,才能夠讓這一個火箭殘骸重返地球的時候,可以墜落到想要墜落的區域,而不是說它墜入的地方是「不可控」,造成人員、安全的危害。

他舉例說,美國在這一方面這個科技含量比較高,可以控制、預計火箭到哪裏去,不要降落在有人煙的地區,而是降落在海洋。因為它衝入大氣層的速度非常快,如果會墜落在有人居住的地方,它可以繼續燃料推進,把它推進到海裏面去。

他還認為,能回收火箭殘骸是衡量科技含量的最好標準,而且回收的殘骸再利用,「整個太空競爭的成本就降低了,競爭力就增加了。」

「像美國人馬斯克,他發射的火箭現在可以成功回收了,他的技術的成份科技含量是比較高的。所以這方面它(中共)這個科技的成份跟美國還是有一段差距。」他說。

張延廷認為大家都來關注這是很好的事情,中共的宣傳重於實質,那會造成它科技的遲滯,「它有必要在這一方面徹底地來討論、來研究、來改進。」

中共技術應用上不負責任

台灣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行政總裁蘇紫雲向大紀元分析表示,中共不願意去付出應該要有的成本,這展現出中共違反國際規則的一個行為模式。它不是很健康的、負責任的大國。

蘇紫雲說,「從中國(中共)的太空技術來看,它可以跟太空軌道站對接,也可以降落在月球表面,就表示它的控制技術基本上是沒問題的。它是為了節省所謂的成本,希望大氣層可以把火箭殘骸燒掉,可是證明(這種方式)是不行的。」

「中國(中共)以往也有類似這種不負責的做法。」他說,中共摧毀自己的衛星以展現其攔截衛星的能力,同時製造了大量太空垃圾。

據悉,早在2007年,中共曾違反太空安全和國際規則,進行反衛星導彈試驗,將一顆高軌道衛星擊成碎片,產生的大量太空垃圾威脅人類空間站、衛星等。

蘇紫雲認為,中共這種不負責任做法會變成一個常態了。中共內部整個組織文化在國營企業或是央企的管理上都出現類似的狀況,只是以不同的問題出現。

他指出,中共本質上對於科技運用,常常是違反國際的普世價值和倫理。譬如說,它對於西方科技移入之後,竟然把它用在監控中國的人民,還有做所謂的社會信用,這種違反人權的毫無節制的做法,其實就是一種政治上不負責任的態度。

「它只替政權服務,但是完全違反科技跟合理使用的一個界限。那太空的這個問題也是,如果中共它不更改的話,之後還會看到更多類似的狀況出現。」他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