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上午8時許,一夥自稱是派出所的人騷擾牛騰宇的母親可可。他們急促地敲門,並大聲喊叫,令可可感到害怕。她向外界求助,擔心自己一旦被抓恐難活著出來。

可可向《大紀元》表示,一夥人從早上8點持續到中午,停了一陣子,13時許又繼續敲門。

「就因為我去羅村醫院的事情,他們嚇壞了,就來找我了。」可可表示,此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是廣州國保害怕了,串通其住地警察進行騷擾。

「我不敢開門,因為害怕他們把我帶走了。」「這都是下三濫手段,我呼籲外界關注我的安全,一旦被抓,希望大家繼續為孩子主持公道。」

從5月11日晚開始,可可的手機卡網絡也被斷掉,淘寶上充值也無法操作。

可可認為,當局之所以這樣對待她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就是怕真相曝光,想阻止外界知道真相。

可可於5月5日去看守所與牛騰宇會面後,去了廣州羅村醫院,調查酷刑真相。

醫院的一個人向她透露,「當時這小伙子(牛騰宇)被抬來的時候,就是瞪著大眼睛,呼吸相當困難,不能說話,只能問他甚麼東西點頭搖頭,思維是清楚的,就不會說話了,就是大口大口地喘,是這種情況。」

「當時給他做搶救的就是粱(志輝)大夫,搶救經驗比較豐富,人也挺好,但是現在不讓他坐診。這個我不敢告訴你,說了我可能就會受到處分。」

還有醫護告訴她,醫院開會已封口了,凡是來調查mm20的(牛騰宇被關押時的秘密代碼),誰都不准說,否則的話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牛騰宇因習近平女兒信息在網上洩漏一案(又稱惡俗維基案)受到牽連,被廣東當局非法做成「主犯」,於2019年7月非法抓捕,遭受酷刑逼供,重判14年,同案另有二十多名年輕人也被判重刑。

牛騰宇的姥姥、姥爺因經受不了打擊相繼離世,給可可的精神和心理造成巨大刺激,身體健康狀況急轉直下。她雙眼近乎失明,看不清物體,腿部摔傷,全身浮腫,身體虛弱,無錢醫治。她擔心自己一旦被抓,是否還能活著出來。

牛騰宇的二審辯護律師曾針對其遭受刑訊逼供發出控告信,詳細講述了關小黑屋,被吊打(繩子穿過手銬雙手被吊起,只腳尖著地)、鞭打,用滴蠟、強制拍裸照、猥褻侮辱毆打、強迫向他們磕頭,用打火機燒私隱部位等酷刑。

然而,在廣東司法部門的指使下,廣東茂名中院於今年4月23日秘密宣判,維持原判。目前,牛騰宇被羈押在廣東茂名第一看守所。#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