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人權律師常瑋平的妻子陳紫鵑與人權律師包龍軍、任全牛一同前往陜西,就常瑋平遭受酷刑和非法取證等提起控訴,三人還一同前往位於秦嶺山區裏的寶雞市鳳縣看守所,為常瑋平存錢。

陳紫鵑對記者表示,此次去陝西省公安廳和省檢察院,就此前常瑋平受到的酷刑,以及在第二次指定監視居住期間寶雞市警方非法取證,兩項內容進行控告。「我們三人在省公安廳門前拍照片,保安立即上來強制讓我們刪除,還一直跟著我們。工作人員態度很傲慢,只接材料,不給收據,沒人理會我們,他們只是走形式,相互推諉。」

「省檢察院一位馮姓(音)女子竟然稱檢察院不管監查部門案件,他們只管事後監督。刑訊逼供不屬其監督事項,歸監察委管。」陳紫鵑說,「可是我拍到他們牆上掛的檢察院的管轄範圍明確說了在偵案件歸他們管。」

一名知情律師對記者表示,「目前,(寶雞當局)仍是無理阻撓,稱有礙偵查,不讓律師會見。而且此次(常瑋平)關押的地方是陜西省寶雞市下邊一個特別偏遠的縣城,沒有高速沒有高鐵,都是彎彎曲曲的山路,使得律師和家屬會見特別不方便。」

記者致電鳳縣看守所,顯示電話已接通,但對方無回應即掛斷。負責偵辦此案的向姓國保的手機也無法接通。

4月30日,三人又前往鳳縣看守所。「昨天上午我和兩位律師一起去了鳳縣看守所,存了錢。走出看守所,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半年沒見他人了,大家很擔心他的安危。」陳紫鵑說。

同時,她還公開要求陝西當局為常瑋平換看守所,因為鳳縣看守處位於大山裏,開車路上儘是崎嶇險徑,給家屬和律師會見造成很大的困難。

常瑋平是80後人權律師,自2013年執業後長期參與人權和公益案件,曾為法輪功、家庭教會等案件作無罪辯護,代理多項反性別歧視、艾滋歧視、性侵女童等公益案件,因而遭受當局打壓,2018年10月被停業3個月。

2019年底,常瑋平參加了「12.26廈門聚會」,次年1月被寶雞市公安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受到嚴重酷刑。

參與該聚會的十幾名人權律師及人權活動人士遭非法傳喚和短暫扣押。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李英俊分別被煙台警方帶走。

人權律師常瑋平,將自己遭受的酷刑,製成二百多個小視頻上傳YouTube,引外界關注。(網絡圖片)
人權律師常瑋平,將自己遭受的酷刑,製成二百多個小視頻上傳YouTube,引外界關注。(網絡圖片)

2020年1月23日,常瑋平突然被取保,回家後,他將自己在被關押期間遭受的酷刑製作成二百多個小視頻發在YouTube上曝光,引起外界關注。

2020年10月22日,常瑋平在鳳翔縣老家再次被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帶走。

陳紫鵑證實,接到寶雞張姓國保電話,被告知常瑋平被抓是「因違反法律規定被指定監視居住」。

2021年4月7日,寶雞市檢察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逮捕常瑋平,關押於鳳縣看守所。

常瑋平案引起國際社會關注,歐洲律師協會致函中共主席習近平,呼籲釋放常瑋平,國際特赦組織也致信給寶雞市公安局局長賀東,要求釋放常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