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吃地道的土耳其早餐是在塞爾的父母家,也就是和家人初次拜訪他們的隔天早晨。

盥洗更衣後,我走進客廳,便看見塞爾和他妹妹,一人拿著直徑約30厘米的圓木圈,一人拿著純白繡花的大方桌巾,動作熟練地把桌巾鋪在地毯上的木圈上。正當我好奇著他們的舉動時,塞爾的媽媽從廚房端出擺滿各種早餐的大托盤,迅速地把大托盤放到鋪了桌巾的木圈上,接著說:「早餐準備好了!」塞爾笑著拉我和家人入座,他對我們說:「隨意坐」,接著示範如何把桌巾鋪在自己的腿上。

大家圍著圓形的大托盤坐著,一個托盤前大約可以坐5個人,6個人稍嫌太擠,7個人以上就得加開「一桌」。

因此,塞爾家的廚房裏,一共有3個木圈、3條以上的大方巾和3張大托盤,即使20多人來家裏,也足夠應付;若人再多一些,也可以學鄉下的方式,把家裏的臉盆全部拿出來,倒放在地上充當圓木圈就可以了!

托盤上共放著10個碟子,盛裝著10種不同的食物:帶有幾分光澤的綠橄欖和黑橄欖、切成塊狀的番茄和青瓜、3種顏色不同且軟硬度和口感也不同的乳酪,其它3樣食材,則是用來塗抹在麵包上的牛油、蜂蜜和番茄泥橄欖油的混合物。

除了塞爾爸爸半小時前,從樓下烘焙店買回家的熱騰騰長條麵包,一旁還有塞爾媽媽自己做的烤菠菜捲,吃起來和春捲有幾分相似。擺滿食物後,托盤上還有一些空間,他們放著裝有紅茶的鬱金香玻璃杯和刀叉。

土耳其早餐一定要搭配紅茶,這樣才完成整體的儀式感。
土耳其早餐一定要搭配紅茶,這樣才完成整體的儀式感。

「你們每天早上都這麼吃嗎?」我問塞爾。他微笑著說:「是啊!這就是土耳其的鄉村早餐,種類雖然很多,但準備起來其實很快。今天托盤上是比平常多放兩三盤,畢竟有客人來,要吃得更豐盛才是。」

眼前雖然有十幾種食物,但大概是不習慣沒有溫度的早餐,也還吃不出甚麼樂趣。很可惜,那頓早餐我只專攻青瓜、烤菠菜捲,和其中一種味道比較淡的乳酪。

真正再次接觸土耳其早餐、開始研究它,並且吃出樂趣,是結婚之後的事了。

說起來,我的婆婆不怎麼幸運,老人家比較傳統,本該有個可以幫忙準備三餐、打理家務的土耳其媳婦,她萬萬沒想到,兒子娶了個好吃懶做的外國媳婦。這個媳婦不僅語言不太通,最初還只聽得懂婆婆說「番茄」和「青瓜」這兩個詞,更別說要煮出能讓土耳其人送入口中的料理了。

土耳其姑娘們年紀輕輕就能變出整桌的菜,而我在婚前從未進過廚房下廚,好在我的婆婆和她兒子從不和這個手腳笨拙的媳婦計較──前者每次在備餐時,就要我跟塞爾待在客廳看電視多休息;後者則是不管我做出甚麼味道的飯菜,總是嘴甜地說:「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然後一口接著一口吃下去,我看著都覺得於心不忍。

為此,我就算沒有學做土耳其菜和土耳其甜點的打算,還是希望能學會基本的「大托盤鄉村早餐」,畢竟它算是人一天當中最重要的一餐。

學做土耳其早餐

「除了番茄、青瓜和橄欖之外,還要買甚麼?」站在超市裏,對土耳其早餐大略只剩這些印象,於是我轉頭問了塞爾。

他想了一下,接著說:「紅茶包家裏有了,牛油、蜂蜜和榛果醬上星期買了,那應該就剩雞蛋、乳酪和香腸。」

拿了雞蛋,本來以為乳酪和香腸很好解決,可以拿了就走,沒想到,真正的挑戰從這裏才開始。

土耳其超市中琳瑯滿目的乳酪。
土耳其超市中琳瑯滿目的乳酪。

光是乳酪,種類和形狀就有十多種。由於不知道它的味道如何,我便站在乳酪櫃前把每一種口味都試吃一遍,最後買回家的是我比較能接受的乳酪——味道較淡、顏色偏黃的凱斯利乳酪(Kaşar Peynir)、櫃上很常見的白乳酪(Beyaz Peynir),和吃起來鹹中帶點微酸的茅屋乳酪(Süzme Peynir)。

土耳其超市櫃上很常見的白乳酪(Beyaz Peynir)。
土耳其超市櫃上很常見的白乳酪(Beyaz Peynir)。

在土耳其最大眾口味的坎高香腸。
在土耳其最大眾口味的坎高香腸。

至於香腸,也分成好幾種類別,每一種的顏色和包裝都不一樣;然而,香腸要煎熟後才能吃出它的風味,無法像乳酪那樣一一試吃,所以我請香腸櫃的員工推薦,最後我買了最大眾口味的坎高香腸(Kangal Sucuk), 和來自開塞利省著名的蒜味香腸(SarımsaklıSucuk)。

土耳其早餐中不可缺少的香腸煎蛋。
土耳其早餐中不可缺少的香腸煎蛋。

材料買齊後,我突然發現,要準備一個土耳其大托盤鄉村早餐真的不難,只要耐心地把每樣食材切開、放到盤子裏,接著把香腸切片放上平底鍋煎,煎至半熟時,在縫隙間打上幾顆雞蛋,做出一份色香味俱全的香腸煎蛋(Sucuklu Yumurta),最後把冒著白煙的「兔血色」紅茶端上桌,地道美味的土耳其早餐就呈現在眼前了!

經過多次的練習,通常不到半小時的時間,我就可以變出一個「大托盤」份量的早餐。「看看萊拉呀!會做一整桌的早餐呢!」塞爾滿臉驕傲,彷彿那一桌是他的作品似地引以自豪。當我笑著說:「我也只會做早餐,晚餐麻煩自理。」他不多思索地又說:「早餐這麼豐盛,一天吃這一餐也就夠囉!我可以這麼吃一輩子呢!」

平常上班日我是不做早餐的,塞爾在公司餐廳吃,我則是上班途中到早餐店或小攤子購買;周末不外出的日子,才會在家裏吃早餐,通常是星期日早晨,或是接近中午的時候。

起初,我們都在廚房的餐桌前吃早餐,有一回春天到了,塞爾說我們要過得「土耳其」一點,於是又買了各種能裝食物的保鮮盒,帶去外頭野餐。

有時坐在社區庭院大樹下的木桌前吃,會引來多隻貓咪的「討食圍觀」,有白的、黑的、黑白灰的、虎斑紋的和數不清花色的貓;我們也因此認識了每一隻貓咪,而天氣晴朗時,甚至連隔壁社區,或者路過的貓咪,都會試圖搶食。牠們各個吃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覺間我把牠們都養肥了。

日子久了,我對土耳其早餐算是相當上手,但若要做得更精緻一些就不一樣了。準備土耳其早餐,其實是非常考驗腦力的!困難在於如何在食材上做變化和搭配,好讓每天吃起來不至於煩膩,又如何正確擺盤,讓食物看上去可以更美味,以及為餐桌配色與佈置,讓用餐的人能帶著滿滿的好心情。◇

本文摘編自《情旅土耳其:從一抹鵝黃到一片靛藍,那些你未曾知曉的美與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