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中共因爲推遲公佈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結果,成功引起了各界的好奇,大家都在猜測,這個敏感的統計數據,到底背後隱藏了甚麼「驚人」的事實?但是,不管中共如何掩蓋,中國面臨著人口危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

那我們今天,就來看看中國的這個人口危機,到底是怎麼造成的?中共實行的計劃生育政策,又造成了怎樣的災難性後果?

中共長期篡改人口數據 導致誤判生育率

中共這一次的人口普查,原本是要在4月上旬公佈結果的,但是一直拖到現在也沒公佈,幾天前,英國《金融時報》曾在報道中引用了知情人士的說法,說是中國人口已經跌破了14億。

對中共來說,飽受詬病的計劃生育,新疆人口政策,還有去年瞞報疫情死亡人數等等,早就讓「人口減少」這幾個字,成爲了一個非常敏感的政治問題⋯⋯總之,中共統計局否定了《金融時報》的猜測。雖然中共不公佈人口普查結果,但是有很多其它公佈出的數據都顯示,中國很多地方的出生人口,和2019年相比普遍下降了10%-30%,就是中共公安部公佈的2020年出生人口,也比2019年下降了大約15%。

其實,很多專家學者早就關注到了中國出生人口下降的情況。 《大國空巢》一書的作者,著名的人口學專家易富賢早就預測,從2018年或者是2019年開始,中國就已經進入了人口負增長時代,在2020年,中國的總人口應該是12.6億人。他還強調,因為中共不願意承認人口數據的真相,所以一直在篡改人口數據。

我們看看中共是怎麼篡改數據的。在2000年的時候,中共做了第五次的人口普查,當時的數據顯示出生人口只有1,370萬,這意味著人口生育率只有1.22,但是,中共統計局公佈出的數字是1,771萬,這憑空造出的400萬人,讓中國的人口生育率變成了1.6。

這400萬是怎麼露餡兒的呢?因爲10年之後,2010年的人口普查顯示,10歲人口,也就是在2000年出生的人口只有1,400萬,到了2015年,一次人口小普查數據也顯示,15歲人口,也是2000年出生的只有1,300多萬。我們剛才說了,中共2000年人口統計公佈的出生人口是1,771萬,就是算上正常死亡率,15年裏15歲以下的人口憑空消失400萬,也就是每四人中消失一個也實在讓人無法想像,所以,正常的理解就是,中共2000年的出生人口多報了400萬。

而且,像這種互相矛盾的數據還有很多,中共公佈出的很多其它年份的資料也有類似的問題。記得中共在去年初的時候,公佈出了2019年的人口數據,當時人口專家易富賢就公開發推文質疑說,「數據非常荒唐,我將反駁。」看來,在中共隨意製造出的數據下,中國的生育率應該是長期都被高估了。

這裏所說的生育率,指的是總和生育率(TFR),反映的是婦女一生中生育的子女總數。學界普遍認為,要達到正常人口更替水準、保持上下兩代之間人口的基本平穩,總和生育率一般要達到2.1的世代更替水準。

易富賢認爲,根據中共的官方數據,1991年的抽樣調查已經顯示,人口生育率只有1.8,已經低於人口世代更替所需的水準。所以,至少從1991年開始就應該停止計劃生育。但是,中共卻不願承認真實的人口數據,那,中共爲甚麼不願意承認人口減少呢?

計劃生育搞了幾十年,不就是想控制人口嗎?取得了這麼大的成績,中共怎麼還不願提呢?這其中的原因,除了牽扯一些專家學者的個人名譽之外,最主要的,應該還是因爲牽扯到了計生部門的龐大利益,以及中共不願承認的計劃生育政策的嚴重失敗。

1981年,中共成立了國務院常設機構——國家計生委,截至2005年底,中國各級計生機構總數接近8萬3千個,專職工作人員將近51萬,此外還有參與計生執法的人員,像是一部份醫生和警察等,這些人則高達幾千萬人。

2013年,國家計生委的部份職能和衛生部合併,劃入新成立的「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但中共高層發現,計生委​​多年來都誤判生育率,導致中國糟糕的生育形勢已經持續太久,於是在2018年撤銷了這個機構。

計劃生育機構已經被撤銷,獨生子女政策也在走入歷史,但是,我們要如何評價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呢?有些人可能會認為,計劃生育對促進經濟還是起到了作用的,只是方式上可能過於粗暴,那麼事實是甚麼樣呢?

鄧小平拍板實行計劃生育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中國的人口控制理論從何而來?哈佛大學人類學教授葛蘇珊(Susuan Greenhalgh)發現,中國獨生子女政策的理論基礎,是1972年的時候,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四位年輕學者合寫的一本書——《增長的極限》的直接翻版。

1978年,錢學森的門生、中國的火箭專家宋健,到芬蘭出席國際會議時第一次讀到了這一本《增長的極限》,書中運用數學模型,預測人類文明在人口擴張和資源萎縮的情況下面臨崩潰的危險,其實反映的是十八世紀時《人口論》的作者馬爾薩斯的觀點。

宋健很感興趣,因為他看到用來推算彈道導彈的數學模型,同樣可以用來推算人口增長。回國後,宋健開始推銷書中的悲觀預言,並要求必須採取行動來減緩中國出生率的增長。 1979年底,宋健利用數學模型推導的結果,說服了鄧小平。

計劃生育是「毀我中華的屠嬰戰爭」

於是, 從1979年下半年起,中共開始在全國推行「獨生子女政策」,除了實施巨額罰款、連坐威脅外,強制上環、強制結紮、強制墮胎等手段十分普遍。山東冠縣甚至曾經推出了一個「百日無孩」運動,一百天內,無論是否合乎計生要求,一律強制流產,甚至見到孕婦就踹肚子。

我們知道,這幾十年裏,爲了強制執行計劃生育,大陸出現了很多讓人驚悚的宣傳口號,像是「寧可血流成河,不準超生一個」,「誰不實行計劃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等等,通過計劃生育,中共也確實做到了讓太多的中國人家破人亡。

但是,西方國家竟然默認了這種殘酷的政策,當時的中共衛生部部長錢信忠,積極推行各種計生政策,但是1983年的時候,聯合國竟然還給錢信忠頒發了「世界人口獎」。

普立策獎(Pulitzer Prize)得主、前《華爾街日報》華裔記者方鳳美,在她的英文著作《獨生》中記錄了一位福建省計生官員高女士的證詞。這位高女士1989年曾在美國國會作證,揭露中共計生工作的殘暴。據高女士自己估計,她大約要為1,500多個胎兒的死負責,其中有三分之一左右死於懷孕晚期。

高女士還說,計生官員可以根據達成的絕育和墮胎手術數量多少來領取獎金,最多時可以達到他們底薪的一半,而他們的底薪並不高。因此,就連醫生也很樂意多做墮胎手術來增加獎金。

美國漢學家毛思迪先生(Steven Mosher)在其紀實文學作品《生死劫》中,記錄了在北京第四人民醫院發生的一個案例:一位農村婦女被帶來強制墮胎,嬰兒腦袋已經從母體的產道冒出來了。其中一位醫生下不了手,另一位醫生就拿起注滿甲醛的注射器,將針頭狠狠地刺入嬰兒的天靈蓋。嬰兒發出反抗的呼叫,起初是身子抽搐,然後猛烈蹬腿,很快哭聲漸弱,溘然停止。

這樣的慘劇在過去幾十年中一直在發生著,就在幾年前,馮建梅被強制引產的事件還曾轟動海內外。2012年6月,陝西婦女馮建梅因懷了二胎,被綁架到醫院打了毒針,7個月的嬰兒在她腹中掙紮了4個小時才死去。

那麼,中共的計劃生育殺死了多少人呢?按中共官方自己的說法,40多年來,中國由於計劃生育累計少生了4億多人。如果按照中國每年記錄在案的1,300萬例人工流產手術來推算,那麼30多年來,至少有4億多胎兒被屠殺,這還沒有統計那些到私人診所或是藥物流產的案例。

大陸一位婦幼保健醫院的主治醫生,工作之一是統計全國墮胎嬰兒的數字。這位醫生曾跟他的朋友透露說,婦女流產做掉的嬰兒,全國起碼超過4個億。有的小孩都8、9個月了,結果連大人帶孩子都死了。不僅如此,這些被墮胎的嬰兒還被加工成高級營養品高價出售,比如「胎盤注射液」、 「嬰兒保健丸」等,還專門供給中共的高幹。中共的計劃生育,不但政策本身缺失人性,還連帶著催生出了更多的黑暗產業。

有人把計劃生育稱為「毀我中華的屠嬰政策」,真是一語中的、直指要害。而像是這樣把中國民眾視爲仇敵的各種政策和運動,在中共建政70多年的歷史上,其實一直都是在各種重複著。

計劃生育是徹頭徹尾的錯誤政策

中共鬧騰了幾十年後,然而到了今天,很多人口學家都認識到,中國的計劃生育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例如,前任清華-佈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豐就曾經指出,在人類社會發展中,人口增長必然要受到資源限制的說法,已經一再被證明是錯誤的。舉例來說,在1960年到2010年的50年間,世界人口翻了一倍,但是由於技術進步和制度改革,人均糧食佔有量反而增加了50%。 20世紀是人類財富增長最快的100年,人口總量增加了4倍,但世界經濟總量增加了16倍,相當於人均生活水準提高了4倍。

王豐還強調說,在中國有意識地控制人口增長之前,中國社會已經自發出現了生育率的大幅下降。在一胎化政策推出前,中國婦女的總和生育率早已經從1970 年的5.8 降到了1979 年的2.75,已經接近更替水準2.1 了。

人口科學家易富賢也對中共的計劃生育做了個總結,「無功當代,有罪千秋」,不僅沒有為經濟發展做出任何貢獻,反而導致消費者數量不夠、內需不足等經濟問題。@

策劃: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松筠、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