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錦州市凌河區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徐貴賢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轉化」(逼迫放棄修煉)迫害。2020年6月4日,在獄警的慫恿下,數名犯人將滾燙開水倒在她的後背上。

明慧網報道,徐貴賢(徐桂賢)在中共最高法院於2015年5月1日宣佈「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向最高檢察院提起了對元兇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此後遭當地派出所警察騷擾。

2018年7月19日晚六點多鐘,錦州市凌河區鐵新派出所副指導員和兩警察闖到徐貴賢的家中,把她綁架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

2019年3月初,徐貴賢遭凌河區法院誣判4年;3月19日,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裏,徐貴賢始終不寫「五書」(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

2020年6月4日晚八時左右,在404監房內,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導下,肖淼、宋蘭傑將飲料瓶裝滿滾燙開水,殘忍地倒在徐貴賢的後背上,同時李菲菲強行按住徐貴賢,使其不得動彈。

當時監房內有很多人親眼目睹,那時值班的科長是李哲、李妍,幹事是楊敏、六小隊分隊長牛靜靜。

第二天早晨,人們都看到徐貴賢后背淌著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幾天。

為了掩蓋罪惡,獄警讓包夾(刑事犯人)帶她單獨洗漱。

後來徐貴賢后背大約寬10厘米、長20厘米左右面積的皮膚全部脫落。

獄方帶徐貴賢到獄內醫院治燙傷,同時強迫她錄像許諾不對相關人員追究刑事責任。五監區監區長王宏雲雖然當時沒在班上,但她事先知道此事。

2020年8月開始,徐貴賢絕食兩個月抗議迫害。

在遼寧女監遭受更多的迫害

徐貴賢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後,非法關押在五監區六分隊裏。在監區副科長李澤的授意下,隊長高曉航指揮犯人殘酷迫害她,每天罰站24小時,不許她睡覺。她只要一閉上眼睛,犯人就把她的眼皮扒開。

三四月的東北仍然很冷,惡徒們把徐貴賢衣服扒光,只剩一件勞改服,將她拖到床頭監控看不到的地方,逼她雙腳站在冰冷的盆中,然後往她身上澆冷水,衣服浸透,外面蓋上棉衣。

連續六天的迫害致使她昏迷,被送醫搶救。醫生甚麼也沒問,只說這樣下去會有生命危險。

獄警將徐貴賢從醫院拉回監獄後,讓她只穿一件勞改服躺在光板床上,然後蓋上床單,往床單上澆冷水;犯人每天對她掐、打、罵不斷。隊長高曉航當眾宣稱,任何人不准給她一點吃的用的。

徐貴賢入監後半年左右,獄警對她實施多種迫害手段:讓她穿著單衣在三面開著窗戶的衣間裏凍到晚上十點多,或在大冷天裏,強行把她拽到水房裏往全身潑涼水,在其衣服箱裏、床上都潑上涼水。

此外,犯人們讓她睡在床板上,不讓蓋被子;獄警安排犯人輪流值班不讓她睡覺;一個多月不讓她洗漱、沾水,不讓用衛生紙等。

2020年6月1日,獄警開始對徐貴賢實施了又一輪的強制轉化。

6月1日至3日,她被罰站3天3夜,不讓閤眼,不讓上廁所;一閉眼就打、扒眼睛,站不好就打。

其間,犯人用電棍打她,把她關在倉庫裏。因不讓她上廁所,她只得便在褲子裏,到第4天,已被折磨得認不清人了。

遼寧省女子監獄一直奉行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如:開水澆身、打毒針、電擊、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陰道、吊銬、扒光澆涼水、超強奴役等等。

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4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瘋、致殘。

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桂榮,原瀋陽市大東區合作街小學校長,曾被譽為「區十佳優秀校長」,2015年2月再次被綁架,遭冤判5年,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五小隊迫害。

獄警為了逼迫她「轉化」,指使犯人把她渾身打成青紫色。一次,惡人薅住她的頭髮滿屋跑,大把大把的頭髮被薅下來。李桂榮於2020年1月中旬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78歲。#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