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時事評論員、有「香江才子」之稱的陶傑在接受港媒訪談時,講述了自己神奇的瀕死經歷。與死神擦肩而過,讓他對生命、時空、來世等有了全新的看法,也讓他相信人類之上還有更高的主宰。

陶傑,香港專欄作家、時事評論員,原名曹捷,另有筆名楊非劫、蔣一樵,廣西桂平人,曾在英國居住16年。陶傑文筆鋒利、知識淵博,多以幽默的形式諷刺時弊,批評香港和中共政府。

車禍遇難 靈魂出竅

4月30日,香港商業電台首席智囊兼主持人陳志雲的Youtube頻道,一連播出三集有關陶傑的訪談,題為「未知死焉知生」。節目中,陶傑講述了他在二十多年前,曾經從鬼門關走了一圈,與死神擦身而過的親身經歷。

訪談中,陶傑回憶起自己36歲時的一段的往事。

1994年9月12日,陶傑遭遇了一次嚴重車禍。當時他在一家英文報紙當總編,每晚截稿之後,與其他兩名採訪主任乘公司車回家。習慣上,陶傑總是坐在車頭司機旁邊那個位置。事發當晚,本來乘另一輛車的外籍編輯提早下班,趕來同車。陶傑見他胖嘟嘟,三個人坐在後面有點兒擠,就讓了前面座位給他。

車子高速行駛,經舊啟德機場隧道時,陶傑一看,一輛白色奔馳車,同樣以一百多公里的速度迎面而來。怎麼躲閃也無法避開,司機本能地扭轉方向盤,兩車迎頭相撞,那個外籍同事當場七孔流血,送院後不幸身亡。

坐在後面的陶傑,當時沒有佩戴安全帶,「砰」的一聲向前一衝,他以為自己沒事,但身體無法移動、左腿麻木,像一條裏面沒東西的空褲管,一點感覺也沒有。等了大半天救護車來到,醫務人員用擔架把陶傑抬上車時的衝撞,才是要命的痛,他暈了過去。

醒來後,發覺被放在醫院走廊。坐在陶傑身邊的那兩個人受的傷並不厲害,但死去活來大聲嘶叫,夜間醫生們就先把他們處理。

多個小時後,陶傑已奄奄一息,剛好有個見習醫生這時上班,一看他的臉色已發白,知道事態嚴重,趕緊把他推進手術室。腿上骨頭的碎裂,已是小事,有嚴重內傷:橫隔膜穿破、左邊肺被頂上一寸,尾龍骨有一截碎掉,如再遲一個小時動手術就要殞命了。

經過15個小時的緊急手術後,醫生告訴他:一切醫療手段已用盡,「現在要靠你的意志了」。陶傑說,當時感覺呼吸微弱、動彈不得,他迷迷糊糊之間,覺得自己要離開了。

「在我的視覺,我看到前面有一片很大的海、很闊的河,然後有一朵朵金色及粉紅色的、像圓桌子般大的蓮花,在海中飄浮,然後聽到耳邊有人唸經。我告訴自己,如果我的身體跨進河裏,那就『系咁先』(到此為止)了。」陶傑形容,這段經歷非常清楚真切,甚至能聽到海浪的聲音。

陶傑還說,當時彷彿有一股力量將他推過去,但心內也有個聲音告訴他,不可以跨過去,因為有很多東西沒做完,「那個感覺既有恐懼,但也有安詳,一直在問自己,其實跨過去也會很舒服,那一朵朵蓮花會像船一樣接我到另一個地方。」

還有一件事,他說科學也解釋不了。當時,在ICU病房中,每個病床都被不透明的塑膠帳幕隔著,陶傑聽到他父母在討論他的治療方案。

陶媽媽說:「要不要請外面的專科醫生來檢查?」

「伊利沙伯醫院的政府醫生,都是一流水準,現在這個關頭,交給他們最妥善。」陶爸爸說。

「但是問多一個意見,總是比較放心。」

「不用了,我相信他們。」

接著聽到父母的哭泣。

半個月後,陶傑脫離了危險期,從ICU搬到普通病房,雙親來探望。

「我昏迷時,好像聽到你們在商量找專科醫生,有沒有這一回事?」陶傑問。

「有呀」,他父親說,「但是奇怪了」。

「奇怪甚麼?」

「當晚我們從港島家裏趕來,醫生說不能探病,我和你媽媽為了方便第二天再來,就在醫院隔壁的油麻地大華酒店租了一間房住下。商量的時候我們在房間裏,離開那麼遠,你怎麼可能聽到?」陶爸爸說。陶傑肯定地表示,這並不是幻覺,而是聽得清清楚楚,還可以複述出對話內容。

瀕死期間,陶傑還經歷過不少奇特的事情。他講述在ICU的第三天,朋友來看望他,有兩三個人,告訴他要好好休息,又說很擔心他等等。誰知第二天,那些朋友又來了,這讓陶傑心裏覺得很奇怪,不理解這些朋友為何穿著同一樣的衣服,說著同一樣的話,重複來探望他。

後來陶傑才弄明白,原來在他瀕死狀態下,他看到的第一次來是還沒有發生的朋友前來探望,第二次來才是真實的。他說,人清醒的時候,時間是在一條直線上,但在瀕死的3天內,聽覺及時空的感知,就像Inception(盜夢空間)這部電影一般可以拆開再組合,可以看到未發生的事。

這次,陶傑對生死的意義有了更深層的認識,「既然看過了未來的事情,還離開了這個空間,那人死後應該會有另一個所在。這個所在到底由什麼宗教去定義?是佛教、天主教還是基督教?我不知道,但當時我看到蓮花和聽到佛號,意境是佛家的。」陶傑說,「我不知道,也想像不到。但接我過去的道路很明顯像是佛教的。這就是緣份了。」

陶傑之後的人生,還有兩次也曾與死神擦身而過,讓他相信在人類之上還有更高的主宰。瀕死體驗也讓他領悟到做人要好自為之的道理。

幾位名人的瀕死經歷

靈魂脫竅,難道真的存在嗎?這世上有過瀕死體驗的案例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你的身邊或許就曾出現。下面我們再來看幾個名人的故事。

上個世紀台灣大名鼎鼎的陸軍二級上將、曾任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的蔣緯國,是蔣介石的次子。

1994年,蔣緯國接受台灣《時代周刊》的專訪時,第一次講述了他曾經出現心血管疾病、死裏逃生的過程。最為神奇的是,在瀕死狀態中,他居然見到了父親蔣介石、國父孫中山等人。

蔣緯國是如此描述的:「我一看到父親坐到我旁邊,我就告訴他,我說我很高興,又能來到你的身邊來做事情了。」父親說:「孩子,你不要說傻話了!你要回去的。」過了一下他又說:「你還有沒有完成的使命,你必須回去的。」又過了一天還是兩天,他又說:「你放心,你一定會回去的,我會陪你一直到你脫險為止,你放心好了,你會回去的。」

果然,經歷了幾次大手術的蔣緯國最終化險為夷,而且讓醫生也大為驚訝的是,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醫生也不由得感歎:「這若不是神賜給你的福,實在是令人很難解釋。」

蔣緯國當然不是世界上僅有的有過瀕死體驗的名人。

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美國著名作家海明威19歲那年正在一戰意大利前線的救護車隊服役。1918年7月8日午夜,一枚彈片擊中了海明威的雙腿。後來,他告訴朋友蓋伊.希科說:「我覺得自己的靈魂從軀體內走了出來,就像拿著『絲手帕』的一角把它從口袋裏拉出來一樣。『絲手帕』四處飄蕩,最後終於回到老地方,重新進了口袋。」

瀕死者多以大愛重生

在英國某醫院重症監護病房工作了17年的護士佩妮.薩托利(Penny Sartori),2014年出了一本書《瀕死體驗的智慧》(The Wisdom of Near-Death Experiences),記錄了她所親見的許多瀕死案例,她發現許多經歷過類似體驗的人大多有愉悅的感覺,而且復活後都變得更善解人意,珍惜生活。

佩妮有17年的重症看護經驗,她對那些瀕死病人進行細緻的觀察與研究,並於2005年獲得博士學位。在她的書中寫道:總體來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每個經歷過瀕死體驗的人,都會從精神上重新定位自己的信仰。有的人變得更相信宗教,而有的人則認為宗教已經無法支撐自己,從瀕死體驗中感悟到的事物。無論如何,大部份經歷過瀕死體驗的患者都會變得更善解人意。@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