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EA)主席塞西莉亞·勞斯(Cecilia Rouse)周日(5月2日)表示,白宮將繼續敦促貿易夥伴對企業徵收「全球最低企業稅」(global minimum corporate tax rate),以抵銷未來對國內公司加稅所帶來的影響。

勞斯告訴霍士新聞說:「提出全球最低企業稅的構想,是為了確保企業支付他們的公平份額,防堵一些(逃稅)漏洞,例如:企業將資金外流到國外——離開美國本土。設置全球最低企業稅,有助於美國與其它貿易夥伴合作,讓企業在世界各地支付公平的(賦稅)份額。」

上個月初,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提議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訂在21%,即對美國企業的海外所得稅課徵至少21%。她預計,若制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可部份抵消總統將美國企業稅率提高到28%的不利因素,並避免其它外國企業享有較低稅負成本的競爭優勢。

不過,此舉被共和黨人和商業團體抨擊是在損害美國公司的競爭力,和減緩美國國內工資增長。

國會參議員帕特·圖米(Pat Toomey)說:「我預測這項努力很可能會失敗,即使有某種協議,它也將是沒有約束力的,因為它不是一個條約。」他還說,如果共和黨人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重新獲得國會多數席位,他們將推翻任何的提高公司稅。

美國稅務改革協會稅收政策主任亞歷山大·亨德利(Alexander Hendrie)在一篇專欄文章中指出,「拜登的增稅計劃要求將公司稅率從21%提高到28%、建議對美國企業徵收新的全球最低稅,並對『帳面收入』(book income)徵收15%的稅。這些增稅措施對美國企業來說是毀滅性的,(未來)將看到美國企業在扣除州稅後支付32%的稅率,這是發達國家中最高的稅率之一。」

勞斯在回答有關徵收全球幾乎最高的公司稅制、是否會損害美國企業的問題時,她表示,「我們不想妨礙公司,但我們確實想確保他們支付公平的份額。」勞斯又補充說,「在國際上,我們不希望處於不利地位,所以美國也在與其它國家合作,以便我們在國際上有一個最低稅率,這樣就不會出現競爭。」

拜登日前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採用「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將減少美國公司的稅率套利機會,這些公司一般會把利潤轉移到低稅率的國家,以減少他們在美國的稅收負擔。

拜登說:「這意味著企業不能在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和百慕達(Bermuda)這樣的避稅天堂,隱藏他們的收入。」

不過,全球最低企業稅能否成功實行取決於美國與主要經濟體在「21%稅率」的談判。而美國提出的稅率遠高於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正在討論的12.5%。

20國集團(G20)財長4月初舉行了虛擬會議,承諾在今年年中前就新規則達成共識。

上周,法國和德國的財政部長在《Zeit Online》的一次聯合採訪中表示,他們支持拜登政府提出的,將全球最低企業稅定在21%的想法。

德國財長奧拉夫·紹爾茨(Olaf Scholz)說:「我個人並不反對美國的提議。」法國財長布魯諾·勒梅爾(Bruno Le Maire)表示:「如果這是談判的結果,我們也會同意。」#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