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一個卡車司機日前因受不起重罰的刺激而當場服藥自殺,幸好及時獲救。分析認為,當權者無視此前河北省卡車司機金德強的死諫悲劇,卡車司機的困境沒有得到改變。

貨車司機生存艱難 當局幾十年不解決

山東省鄆城縣警方周一(5月3日)通報顯示,上述卡車司機服藥自殺發生在鄆城縣220國道交通治超檢查站,時間是周日(5月2日)17時11分。5月1日,卡車司機許某某駕駛車輛運輸鋼卷行至鄆城境內,掛車魯A2T51(超)為大件運輸專用車輛,被指不允許進行普貨運輸,掛車所屬濟南宏安物流公司被5月2日被罰款五千元。

媒體人陳軍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認為,河北省卡車司機金德強上月初的死諫,並沒有改變卡車司機的困境。山東再次發生司機自殺抗議,顯示被肆意壓搾的卡車司機,依然無法獲得當權者的絲毫同情。

陳軍說,這個現象已經不是說這一年、兩年之內的事情,已經是幾十年存在的了。根本就沒人管。高速費又貴、油價又高,如果不超載,所有的貨車司機就賺不到錢,就虧本。

他說,現在公檢法各個部門都有任務去搶錢,他們藉著超載設立的這個檢查站,就是搶錢。這個機關的職員全是官員的七大姑八大姨,農家子弟進到這裏面去的很少很少。

有多年的士營運經歷的劉濟濰說,交通稽查部門成立之始,就表現得肆無忌憚,並一直延續至今。

交通稽查站相當黑 專門收拾這些司機

劉濟濰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交通稽查站這幫人,他不屬於交警,比交警要壞很多。交通稽查站成立的時候,主要是國營運輸公司這幫人去組建了交通委員會,運管是其中一個分支。所以他們對司機太了解,專門就是收拾這些司機的,而且沒有限制他們的權力尋租。

他說,「我知道這幫人,它這個開口就是幾萬,就是逼著你私下交易,讓你找人,給我送點禮,就是一萬塊錢唄,給你罰五千,或者二千。相當黑,這幫人。」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致電鄆城縣交通運輸局及鄆城縣雙橋治超檢查站,均有語音留言稱沒有發言的許可權。而鄆城縣政府辦公室,一直拒絕接聽電話。

卡車司機無力反抗 以自殺抗議

中共各地監管部門以治理超載為由收取高額罰款,已成為中國公路貨運的常態。近年來,被逼入絕境的卡車司機無力反抗,頻頻以自殺方式表示抗議。

今年4月5日,河北省卡車司機金德強因北斗定位系統掉線,在唐山市因被罰款2000元而自殺身亡。他留下遺書表示,要為廣大卡車司機要個說法,他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領導對此事件的重視。

去年5月1日,卡車司機朱某夫婦,就因為車輛被扣而在鄆城縣一治超站服毒自殺,但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2014年,河南卡車司機張高興因車輛超載被扣押長達2個月,損失參重。夫妻二人其後在超限站服毒自殺,張高興身亡,其妻僥倖獲救。而更多的卡車司機被各地執法部門肆意敲詐勒索,都只能忍氣吞聲。#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