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我呼籲唐納德·特朗普,如果他再次競選,應該把自己定義為教育總統(the education president),把我們帶回到一個沒有意識形態偏見的制度中,教育年輕人如何思考,而不是像目前這樣:只教年輕人想甚麼,從幼兒園到博士學位,少有例外。

我還認為,這意味著教育將回到地方政府、父母和學生——教育的真正消費者手中,想盡一切辦法從華盛頓官僚們(通常是中央集權主義者)的手中奪回教育。

當下總統職位把持者祖·拜登在其4月28日(也就是他上任第100天之前)的演講中所說的卻恰好相反。

他概述了他的意圖,增加聯邦政府對我們的教育系統的控制,這一次一直到學前班,這樣一來,他就成為了錯誤教育總統(the Miseducation President)。

在拜登當晚談到的美國家庭計劃(American Family Plan)中所有的巨大的支出計劃(據報道支出金額在1.8萬億到1.9萬億美元之間,奇怪的是,演講沒有提到具體支出,儘管在其它地方可以找到)中,他的教育計劃構成了最嚴重的長期危險。

它將影響到我們的文化結構,一旦開始,就很難逆轉。無論有意或無意,他們都有能力將這個共和國帶到一個無法回頭的地步,讓它變得面目皆非。

這很糟糕,原因應該很明顯:當聯邦政府,而不是地方政府,在全國的教育上投入鉅額的、起主導作用的資金時,它往往會實施控制,通常會控制我們的孩子和年輕人正在學習的內容。

這意味著所有的教材、課程、考試等等,從上到下,由中央指定,就像在今天的共產主義中國、前蘇聯和納粹德國所做的那樣。

這是走向極權主義的必經之路。沒有對學校的控制,你就無法走到那一步。

現在他們想從控制更小的孩子開始,資助2,000億美元的學前教育,我們敢說,是為了給三四歲大的孩子洗腦。

說洗腦誇張嗎?

好吧,你自己決定。拜登在他的演講中沒有提到批判種族理論(這並不奇怪,因為它具有放射性)。大多數讀者都知道,這是一種新馬克思主義信條,認為種族決定我們生活中的一切。聯邦教育項目中已經充斥著這種信條,其影響與日俱增,連同臭名昭著的1619計劃(它把美國的全部歷史都與奴隸制聯繫起來)。

但是我們沒有理由相信這些東西不會被用於學前教育。

還有甚麼比這更可怕的嗎?教導或者甚至暗示三四歲的孩子,他們的一生都被他們的膚色所主宰,這種想法純粹是虐待兒童,更不用說直接違背了你認為這個國家所代表的每個原則,也就是馬丁·路德·金所宣揚的原則。

想像一下,一個三歲的白人孩子要與某種簡化版的「白皮膚特權」作鬥爭,或者一個黑人孩子被告知他一生都是一個受害者。這是一個多麼糟糕的為他們的未來做準備的方法啊!(那首古老的歌謠是怎麼唱的?「二、四、六、八;洗腦教你恨啊!」「Two, four, six, eight/brainwash and teach to hate.」)

再問一句,這是不是太誇張了?即使這只是部份真實,這也是在以我們從未在這個國家經歷過的方式為法西斯主義鋪平道路。

而且,只有富人才能經受住這種虐待,因為他們的孩子無疑會上私立學校,儘管如今私立學校經常充斥著類似的宣傳,但是至少在某種程度上要對支付學費的父母負責。

此外,在教育前線,拜登提議讓兩年制的社區大學免費,納稅人將為此付出1,090億美元的代價,還有850億美元的佩爾助學金(Pell Grants)用於資助那些想上四年制大學的人,另外還有620億元,降低「弱勢學生」的留校率。此外,還有460億美元用於資助黑人大學和其他為少數族裔服務的機構(提高種族隔離程度)。

就像他們過去在《時尚先生》(Esquire)雜誌裏說的那句很滑稽的話,「錢到底算個啥?」

更重要的是,關於學前教育,他們打算教甚麼?他們用這些無限量的現金買甚麼?更多的控制嗎?對於那些相信存在所謂的「系統性種族主義」的人來說,這是一條特別的軌道嗎?讓每個美國學生都信奉赫伯特·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在每個學生身上的花費比世界上幾乎任何國家都多,但是結果往往是負面的,不足掛齒。這種前所未有的慷慨將如何改變這一現狀?

拜登考慮過這些事情嗎?或者只是釋放一個成本(過份)高昂的美德信號?

很難說,因為沒有人,至少在我認識的人中沒有人,指責拜登是一個深刻的思想家。我們曾經認為他是一個好打架的傢伙,即使(大範圍地)剽竊被抓也能從法學院畢業,繼續他的政治生涯,甚至成了總統,後來又多次被發現剽竊其他政客,無論是國外的還是國內的。

他的想法是最不重要的。總之,他的立場會隨著風向變化。

拜登的歷史總是讓我想起17世紀英國普通法(British common law)的一句格言:「一件事是錯的,一切都是錯的」。

因此,關於他的大量贈品中的其它非教育成份,你很難解讀他真正的用意,甚至很難認為他深信這一點,演講中幾乎沒有任何能量。

他在假裝努力讓我們團結在一起的同時,也有點想要成為「簡版羅斯福」。關於1月6日的事情,他更是信口雌黃,認為它對美國的威脅比珍珠港事件還大。

他的這一派胡言絕不是因為頭腦混亂,真正的內容似乎來自其他來源:奧巴馬集團、瓦萊麗·賈勒特(Valerie Jarrett)、蘇珊·賴斯(Susan Rice)等等,通過一個相當明顯的舞台私語。

拜登計劃以向富人徵稅的傳統方式為這些前所未有的慷慨計劃買單。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一旦他們嘗試這樣做,富人就會逃往其它國家。法國曾經強徵財富稅,但是不得不取消。提高營業稅也是同樣的道理,因為它比共產主義中國還要高。(也許蘋果和谷歌最終會解決這個問題,搬到中國去。)

但是所有這些經濟戰略都可能在一到兩年內被逆轉,即使它們能首先通過國會。

即使是開放了的邊界也可以重建。

是拜登的教育計劃嚇壞了我。#

作者簡介:

羅傑·L·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獲獎小說家,奧斯卡提名編劇,PJMedia的聯合創始人,現在是《大紀元時報》的自由編輯,近期出版作品《山羊》(The GOAT小說)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如果它還未被摧毀的話》(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說),可以在Parler上找到他,地址是@rogerlsimon

原文Biden’s 100-Day Speech: Brainwashing Will Begin at Age 3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