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影片《無依之地》(Nomadland,又譯《遊牧人生》、《浪跡天涯》)榮獲最佳電影獎,導演趙婷(Chloe Zhao)獲得最佳導演獎,成為首次獲得此殊榮的亞裔女子。該片的女主角弗朗西絲·麥克多曼德(Frances McDormand)獲最佳女主角獎。

此前,《無依之地》已為趙婷帶來「金球獎」、「美國評論家選擇獎」和「導演工會獎」的最佳導演獎,以及全球近40個獎項和題目。作為北京長大的趙婷,她無疑給中國人帶來了榮譽,但同時又成為中共的禁忌。

中共官媒沈默  幾乎全網封殺

這次趙婷獲獎後,中共官方的主要媒體都沒有立即刊登這則消息,奧斯卡頒獎典禮在香港、大陸都被停止轉播。不但如此,民間私下挺趙婷也不行。

趙婷獲獎當天,她的紐約大學校友在上海外灘一個小酒吧直播頒獎典禮,也遭中國的防火長城封鎖,活動主辦人的虛擬私人網絡(VPN)服務被擋了將近2個小時。

這一切的起因皆源自趙婷在2013年發表過的所謂「辱華言論」。

3月1日,在趙婷榮獲金球獎最佳導演獎的當天,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曾立即發表題為《中國的驕傲》的文章,祝賀趙婷獲獎。但第二天就又刊登了一篇題為《中國人還是美籍華人?中國網民質疑金球獎獲獎導演趙婷的國籍》的文章,給趙婷獲獎降溫。

那麼趙婷發表過甚麼「辱華言論」?2013年她在接受《電影人》(Filmmaker)雜誌訪問時說:「要從我小時候在中國說起,這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

趙婷說:「我小時候收到的很多信息都不正確,我開始對自己的家人和背景變得非常叛逆。於是我突然去了英國,重新學習了我的歷史。在文理學院學習政治學是我弄清事物本質的一種方式。用信息武裝自己,然後挑戰它。」

獲獎感言:「人之初,性本善」

趙婷在發表獲獎感言時,本別用中文和英文誦讀了《三字經》中的話:「人之初,性本善」。她強調自己直到今天仍然相信這一點。

趙婷說:「在我在世界各地到過的地方,遇到的人中,我總能發現他們身上的善,所以這部影片是給那些有信念,並且有勇氣保持善的人的。無論多麼艱難,都要在彼此身上堅持善。這個獎是給你們的,是你們激勵我繼續前行。」

影片《無依之地》是趙婷執導的第三部長片,她集導演、編劇、製作和剪輯於一身,展現了驚人才華。

影片講述的是一個女人在丈夫去世後,變賣所有家產,離開自己的小鎮,在美國中西部地區遊歷的故事,其間她遇到很多人,經歷了不同感情糾葛以及生活酸甜苦辣,但在苦難中她看到了人性中的善。

有評論稱,趙婷獲得最佳導演獎,並感言「人之初,性本善」,可以說這是中國傳統文化在世界舞台上又一成功案例,當今現代化的人類,也許應該從傳統文化中吸取更多的養分。

繼母宋丹丹默言 香港人替她祝賀

今年38歲的趙婷,1982年3月31日出生在北京,父親趙玉吉曾任首鋼集團總經理及副董事長,生母黃濤在醫院工作,而她的繼母是中國著名喜劇演員宋丹丹。

一直力挺她的宋丹丹,面對繼女的巨大成功,卻意外地沒有公開講一句話。

宋丹丹曾說過,最初送子女出國讀書,覺得很貴,後來看到趙婷取得的成就,又覺得花的錢很值。她總是很樂意和人分享她的親子教育之道,尤其是作為繼母,與繼女的相處之道,而繼女趙婷的成功本可為她掙來更多的談資,如果本屆奧斯卡沒有那麼多敏感詞,她或許會一邊看著直播,一邊在微博分享她的喜悅。

自稱「文藝憤青」的香港自媒體人陳牛,在27日發表文章:「宋丹丹,這次讓我替你祝賀趙婷」。文章說,趙婷每一次獲獎,宋丹丹都會在微博向她寶貝女兒表示祝賀,稱讚她在別人的主場拼別人的強項,並希望她的成功能激勵更多的中國孩子;而這次「本來十分值得大張旗鼓祝賀一番,宋丹丹卻一句話也沒說。」

宋丹丹曾在2017年5月17日的微博中寫道,「夢一樣的就是大人了? 甚麼時候回來導一部我跟巴圖都能參演的影片?」

她花錢培養出來的寶貝,如今一下子又成了這個國家的敏感詞。自己的繼女拿了個大獎,宋丹丹卻連她的名字都不能提,那又如何指望一個名字都不能提的導演拍一部她也能參演的電影呢?

文章認為,中國根本不容許成為她的主場,因為這個國家由黨說了算,甚麼電影能拍甚麼電影能上也是黨說了算,它只能是黨的主場。

「宋丹丹不能公開說的祝賀,讓我這個卑微的人,替她完成 — 但我也不知道香港人還能擁有這種自由多久,畢竟直播奧斯卡在今日的香港也成了一種禁忌。」

「趙婷,祝賀你,你永遠是你繼母心目中的『傳奇』,即使是一個不能言說的傳奇,即使你因為你的真誠直率而失去了十幾億人的市場。」

拍自己的童年 還需再等幾年

趙婷當年在紐約大學(NYU)電影學院讀書期間,不再依靠父母。她一邊學習,一邊在酒吧打工。她認為這段經歷對她影響非常深遠:「使我從一個很自大的人變得謙遜很多。我至今仍感激那段時光。」

也是這個時期,她結識了比她低兩個年級、後來成為攝影師和她男友的喬舒亞·詹姆斯·理查德斯(Joshua James Richards)。

如今,兩人住在洛杉磯郊外Ojai小鎮的托帕托帕山上,家裏另有兩隻收養來的狗和三隻雞。她在每次拍電影前都會看一遍王家衛執導的《春光乍泄》,認為「這是一種儀式」。

趙婷之前拍過的大作有2015年的《哥哥教我唱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和2017年的《重生騎士》(The Rider),皆入選法國戛納(坎城)影展,被視為近幾年來最受矚目的新銳女導演。她因此獲得漫威青睞,執導新片《永恆族》(Eternals)。

拍攝自己童年的故事也在趙婷的規劃中,不過她表示目前還沒有勇氣這麼做。

4月6日,趙婷在聖巴巴拉國際電影節表示,還要「再好幾年」她才敢把自己在中國的童年經歷搬上大銀幕。

趙婷與其他3位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導演進行視訊,當被問到她是否會考慮在中國拍片,或拍一部有關她青少年時期的電影時,她說:「探究自己的過去是最恐怖的事。」

她還說:「我覺得我必須想起青少年時期的焦慮等等的東西⋯⋯這還需要再幾年時間,我覺得我需要再更成熟點,不要害怕檢視自己。」

趙婷也提到,講述別人的故事「對我而言較保險」,同時向韓裔美籍導演鄭李爍(Lee Isaac Chung)以自身童年經歷改編成半自傳式電影「夢想之地」(Minari)的勇氣致敬。

她告訴鄭李爍:「我沒有那股勇氣。所以我覺得你這麼做非常勇敢。」@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