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曾任特朗普總統國安委員會幕僚長的基思·凱洛格(Keith Kellogg)的說法,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在與伊朗高級官員進行未經授權的會談時,多次破壞了特朗普總統的伊朗外交政策。

「他一直在這樣做。」當被問及克里是否向伊朗發出了矛盾的信息時,凱洛格對美國保守派通訊社「Just the News」說。

凱洛格說:「僅僅是他去那裏的事實,以及他與(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交談的事實,就對我們在那裏試圖做的事,發出了一個非常、非常強烈的反面信息。」

「我們讀了電報,我們明白發生了甚麼事」,凱洛格補充說,「我們在橢圓辦公室裏談了幾次。他的所作所為毫無幫助,因為他基本上是在反駁我們發出的每一個信息,並試圖推動他們進行某種談判。」

在退出國際核協議之後,特朗普重新對伊朗實行了嚴厲的制裁。這些措施使這個石油大國陷入癱瘓,迫使伊朗承諾實現無核化。

「我曾多次參與其中,當總統準備聯繫法國馬克龍等元首時,他會聯繫英國的約翰遜,並試圖讓他們成為與伊朗人對話的中間人,讓我們參與某種討論。」凱洛格說,「因為像克里這樣的人,不停與扎里夫等人士會晤,我們總是倍感阻力。」

特朗普政府似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阻止克里,這讓凱洛格等人感到很頭疼。

「我們知道他在做甚麼,我們感到沮喪的是,基本上每個人都承認這一點,這基本上被所有人承認了。沒人在乎我們中的某個人是否這樣做。」凱洛格說。

2016年底,特朗普總統的新任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因與俄羅斯大使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討論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因此受到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FBI考慮以一條古老的法律起訴弗林,該法禁止個人進行未經授權的外交活動。

現在,類似的指控發生在拜登總統的氣候問題特使克里身上。最近傳出,克里曾向伊朗外長透露以色列襲擊伊朗設施的次數,克里也一直為此事辯護。

克里說,這些信息已被公開。克里引用了一名記者的推特指出,一名以色列高級官員在新聞報道中說,以色列對伊朗在敘利亞設施進行了200次攻擊,這與克里向扎里夫透露的數字相同。目前還不清楚,克里與扎里夫的談話,是否早於這篇報道。

白宮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凱洛格說,即使披露的機密信息已被公開,也是非法的。

「即使是公共記錄,我們也不能承認機密行動。媒體可能會得到消息,但我們不會承認它。」凱洛格說。

克里向扎里夫透露機密一事,是在扎里夫於今天3月接受採訪時的錄音洩漏之後,從而被人們發現的。

在洩露的音頻中,伊朗最高外交官扎里夫還抱怨,伊朗革命衛隊中的高階成員在外交事務和核子計劃中,比他更有影響力。

扎里夫說:「我一直沒辦法要求一位軍事指揮官,為幫助外交事務而做點甚麼。」#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